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二世祖的美嬌娘 > 第726章 萌芽的感情
?    景兮聽了景德輝的話,更加錯愕。

    心想繼父今天怎么了?像是變了個人似的,對她這么好?

    “我在這里工作,很開心。”她委婉的拒絕了景德輝的好意。

    她已經二十三歲,雖然不能說話,工作不容易找,但是能夠自己養活自己。

    “你喜歡這個工作?”景德輝問,開始上下左右打量這個只有十平方的花店。

    景兮點頭。

    看了一圈,景德輝收回視線。

    “好吧,既然你喜歡在這里工作,那爸爸就不勉強你了。如果有什么困難,記得跟我和你媽媽說。”他這一番話,說的就像是一個疼愛女兒的父親,令景兮受寵若驚。

    景兮點點頭。

    景德輝又道,“扉扉是你妹妹,她要是做錯了什么,你別跟她計較。”

    景兮沒有吭聲。

    “若是在你朋友那里住不習慣,就搬回家來住。我絕不讓扉扉再欺負你。”

    景兮聞言,道,“不用了,我和丁丹是很好的朋友,沒什么不習慣的。”

    相反的,和丁丹住在一起,比和景家人住在一起舒服多了。

    “既然這樣,那就按照你自己的意思吧。”景德輝盯著景兮的臉打量片刻。

    景兮被他看的有點不自在,悄悄往后退了一步。

    景德輝道,“小兮,你沒事時,記得多和顏少爺走動走動。你正是適婚年齡,如果能有個歸宿,你媽媽和我就都安心了。”

    景兮眉心一蹙。

    又是顏庭洛,怎么覺得所有人都在跟她提那個男人。

    景德輝見她低頭不說話,還以為她害羞了。

    “那你好好工作,我就不在這里打擾你了。”景德輝道。

    景兮將他送出花店,等他上車離開后,她才又轉身回花店。

    不知道顏庭洛工作結束了沒有?她還等著拿回自己的包和手機鑰匙呢。

    唉

    正嘆氣,店里就來了客人,景兮趕緊迎接。

    忙到大約十二點鐘時,店長來了。店長是位五十歲的中年女人,平時除了帶孩子,就是打理這家花店。

    “小兮,你昨天不是說今天要去墓園看你爸爸嗎?”

    景兮放下手中的記帳本,點點頭。

    店長走過去,說道,“那你現在就下班,別忘記吃午飯啊。”

    景兮道,“現在下班?可現在還沒到兩點呢。”

    “去吧去吧,反正我都來了。”

    景兮笑著道了謝,然后將賬本遞給店長,和她交接了一下現金。

    “今天的白菊很漂亮,給你爸爸扎一束吧。”店長說著,挑選出幾朵漂亮的白菊。

    景兮親手將花包好,起身準備離開時,一輛車突然在店門外停下,景兮轉頭一看,就見卓昱從車上下來,緊接著一陣悅耳風鈴聲響起,卓昱打開店門,走進花店。

    景兮立馬放下手中的花,開心的看著卓昱,跟他打招呼,“卓先生,你好。”

    卓昱看見她,也很意外,心想自己怎么總遇見這個女孩。

    “這么巧。”

    景兮點頭,用手語說道,“我在這里工作,卓先生,你想要買花嗎?”

    “你在這里工作?”卓昱看了眼店里的花,說道,“那請你幫我包一束白菊。”

    “誒?”景兮愣了下,隨即又點頭,然后去選花,又包花。

    “這樣可以嗎?”包好了花,她問卓昱。

    卓昱點頭,將花接過,然后走到店長那里付錢。店長微微笑,打量著眼前這個高大帥氣的男人,“這位先生是小兮的朋友吧,那就給你打個75折。”

    “多謝。”卓昱付了錢,拿著花就要走。

    這時,店長又喊住他,問道,“請問,您是要去店南邊的墓園嗎?”

    卓昱停下腳步,問道,“有事嗎?”

    店長看向景兮,道,“小兮,你不是也要去墓園嗎?這位先生正好開著車,你請他送你一程啊。”

    景兮一怔,完全沒反應過來。

    店長走到她跟前,拿起她之前包好的花遞給她,然后看向卓昱道,“可以麻煩您嗎?”

    卓昱看了眼景兮,想著反正是舉手之勞,就點頭答應了。

    “走吧。”

    景兮拿著花,跟卓昱走出了花店。

    雖然是順路,但她還是感到很不好意思,覺得是在麻煩卓昱,畢竟她和卓昱并不算朋友,只是卓昱每次都幫她,她心里著實過意不去。

    “卓先生,謝謝你。”到了墓園,景兮下了車,向卓昱道謝。

    “不客氣。”卓昱看了眼不遠處的專線車站臺,說道,“這里打不到車,專線車一個鐘頭一班,如果需要我送你回去,等會就在這里見。”

    景兮點點頭,再次感慨,卓昱真是好人。

    景兮的親生父親叫景俊民,說來也巧,林惠的兩個男人都姓景。林惠出身相當不錯,當年因為年輕,不顧家人反對,和景俊民在一起,并且生下景兮,但沒多久,就無法忍受苦日子,離開了景俊民,之后嫁給景德輝。

    景俊民雖然喜歡林惠,但知道自己窮,沒法讓林惠過上好日子,所以就放手了。

    林惠雖然走了,但把景兮留給了景俊民,景俊民為了好好照顧女兒,一輩子都沒結婚。生活雖然拮據,他卻沒讓景兮吃過太多苦。

    前段時間,景俊民忽然患上重病,臥床不起,景兮為了給他籌集醫藥費,去酒吧打工,奈何景俊民最后還是離開了這個世界。

    景兮將手中的花放在墓碑前,想著這些年父親對自己的照顧和疼愛,不由得眼睛泛酸落下淚來。

    在墓碑前待了大約三四十分鐘,她才轉身離開,走時眼睛還紅紅的。

    出了墓園,她往卓昱之前停車的地方走去,遠遠的,就見卓昱正站在車前抽煙。

    景兮趕緊跑了過去,“對不起,讓你久等了。”

    卓昱搖搖頭,吸完最后一口煙,將煙頭掐了。轉眼見她紅著眼睛,問道,“去看了什么人?”

    “我爸爸。”景兮用手語道。

    一提起景俊民,剛壓下去的悲傷情緒,又猛竄了出來。

    她覺得在卓昱面前哭泣太失禮了,于是連忙抬手去擦眼淚。

    卓昱明顯不太會安慰女人,見景兮流淚,也不知道該怎么應付,想了想,拉開車門,把車里的一包抽紙拿出來,遞到景兮面前。

    景兮抽了一張紙,趕緊擦干眼淚,面露一絲羞囧看著卓昱。

    她目光明亮水潤,看著楚楚可憐,卓昱心里一跳,產生一種莫名感覺。

    他輕咳一聲,隨即拉開車門,示意景兮,“上車。”

    景兮沒有上車,遲疑了下,說道,“卓先生,拜托你讓我請你吃頓飯吧。”

    “不用了。”

    “拜托你。你已經幫了我好幾次,就讓我請你吃頓飯吧。”景兮雖然不是在用聲音說話,但她臉上的表情已經傳達出她的真誠。

    “”

    卓昱沉默了數秒。

    “好吧。”

    景兮頓時喜笑顏開,轉身就上了車。

    但是很快的,她就意識到一個問題,她要請卓昱去一個什么樣的地方吃飯呢?

    環境太差的話,會不會顯得很沒有誠意?去一個環境好的地方,價格肯定會貴點。

    可是,卓先生幫了她那么多次,她一定要帶他去好一點的地方吃飯。

    這樣想著,景兮偷偷看了眼卓昱,見卓昱正認真開車,便悄悄拿出自己的小錢包,打開,仔細數了數里面的錢。

    二百多塊

    估計是不夠的?不曉得他飯量怎么樣?

    幸好她還有**,不夠的話就先刷**好了。

    嗯!

    決定了以后,景兮緩緩拉上錢包。

    她沒有發現,卓昱剛才已經通過車內的后視鏡,將她的小動作全看在了眼里。

    “去什么地方吃飯?”卓昱問道。

    景兮看了看路兩旁,本想讓卓昱停下車,找個好地方的,卻又聽卓昱說道,“我知道一家店,菜的味道還不錯,你要不要去試試?”

    景兮聞言,連連點頭,心想只要卓昱滿意就行。

    到了地方,卓昱將車停好,轉頭與景兮說,“到了。”

    景兮下了車,跟在卓昱身邊,朝卓昱說的那家店走去。

    她以為卓昱帶她去的會是家高檔餐廳,所以當卓昱指著一家普通餐館說就是這里時,她微微一愣。

    找了位置,兩人在桌前坐下,景兮看了看卓昱,“卓先生,你剛才說的店,就是這里?”

    卓昱點頭道,“是這里,怎么了?”

    景兮連忙搖頭。

    店員走了過來,手里拿著筆和點菜本,問道,“兩位要吃點什么?”

    卓昱看向景兮,似乎在問她的意見。

    景兮打著手語道,“你來點吧。我不挑食,也沒有來這里吃過。”

    卓昱便點了幾道菜。

    “請稍等。很快就給你們上菜。”

    此時已經兩點鐘,很多店都停止了營業,這時店里除了他倆沒其他客人,所以菜上的很快。

    “你們的菜上齊了,請慢用。”

    景兮見卓昱拿起筷子開始吃飯,自己也拿起了筷子。

    隨便夾了一道菜,送入口中,嘗了味道,景兮立馬明白卓昱為什么會來這里了。

    想不到這家小餐館的菜這么好吃。

    她偷偷看了眼卓昱,卓昱正襟危坐,即使吃飯的時候,給人的感覺也很嚴肅。

    她本想跟卓昱說話,但又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又怕話太多惹卓昱反感,最后還是低下頭,小口小口的乖乖吃飯。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