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二世祖的美嬌娘 > 第590章居心叵測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kcmtjn.live』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找我?”顏小蕾狐疑看她。閃舞網om



    “我可以進去嗎?”葉蘭問,臉上露著淡淡淺笑,看上去還算友好。



    顏小蕾遲疑一下,道,“進來吧。”



    兩人走進客廳,葉蘭坐在沙發上,顏小蕾也沒有要給她倒水的意思。



    “顏小姐,你對我是不是有些敵意?”葉蘭開門見山的問。



    顏小蕾哼了一聲,不理她。



    葉蘭并沒有表現出生氣的樣子,“因為我以前是景修的女朋友?”



    “不是。”顏小蕾立即否認,“以前的事是以前的事。”



    “那”



    顏小蕾道,“因為我知道,你現在還想跟我搶景修哥。”



    “顏小姐,其實你誤會了。”葉蘭解釋說。



    “誤會?”顏小蕾可不信她的話,“你別想騙我,我知道你還喜歡景修哥。”



    “你真的誤會了,我今天來,就是想跟你解釋一下之前的事情。希望你不要誤會景修,傷了你們倆的感情。”葉蘭說的很真摯。



    顏小蕾看她一眼,還是有些不信。



    葉蘭繼續說道,“我和景修曾記的確是男女朋友,但你剛才也說了,那只是以前的事情,我知道你們現在是戀人,所以我什么都不會做的,你盡管放心。”



    “我憑什么相信你?”



    “所以我才要來跟你解釋。”說到這里,葉蘭的雙眼微微低垂,神情帶著傷感,看上去有點可憐無助,“之前我家里有點事,爸爸的生意出了問題,把家里的房子賣了,我沒有地方住,又想到媽媽去世了,一時很難過,所以景修才讓我來他這里住幾天。”



    顏小蕾性格單純善良,聽說葉蘭媽媽去世,爸爸又生意失敗,頓時心里有點軟了。閃舞網om



    但同情歸同情,她可不會把景修哥讓給任何人,“那我也不會把景修哥讓給你。”



    “我沒有這個意思,我和景修現在只是朋友。”葉蘭道,“你也知道景修對朋友一向很好,又有同情心,他只是見我可憐,才幫助我的,他對我并沒有男女之間的感情。”



    顏小蕾聞言,微微瞇起美麗的眸子,默默打量葉蘭,似乎在揣摩她話中真假。



    她說的是假話?可是聽上去真的很真啊。



    如果她想破壞景修哥和自己的關系,應該說些景修哥跟她怎么怎么親密的話,而不是說景修哥同情她,對她沒有男女感情啊。



    顏小蕾這下苦悶了,還真有些分不清葉蘭的話是真是假。



    正在這時,茶幾上的手機響了,顏小蕾趕緊拿起手機,見是好友白白的回電,立刻接了。



    “喂,白白。”



    “小蕾,對不起呀,我剛才在忙,沒有聽見手機響,你打電話找我有事?”白白在那邊問。



    顏小蕾道,“我只是想問問你,有沒有什么賺錢快的工作?短期臨時的。”



    “賺錢快?還短期臨時工?”白白翻白眼,“那你不如去偷去搶,或者直接問你家人要啊。”



    “你不要開玩笑了,我必須要自己賺。”



    “我沒有開玩笑啊。”白白正經道,“你不是會跳舞嗎?那去當舞蹈教師啊,帶幾個學生,一節課也不少錢呢。”



    “唔可是”顏小蕾本想說葉景修不讓她跳舞的,轉眼見葉蘭在這里,就沒有說,“算啦算啦,先不跟你說了,我這里有客人。”



    “那好吧。”



    掛了電話,顏小蕾放下手機,看向葉蘭。om她還沒開口,葉蘭倒是先說話了,“顏小姐,你想找賺錢快的兼職?”



    顏小蕾點頭。



    葉蘭道,“那你可以去酒吧啊,我聽說那種地方賺錢快又多。”



    說完,她佯裝說錯話,又趕緊道,“你就當我沒說好了,酒吧是要夜晚工作的,顏小姐是個女孩子,還是不要去比較好。”



    顏小蕾若有所思,沒有說話,葉蘭悄悄看她一眼,嘴角不易察覺的勾了勾。



    “顏小姐,既然你有事,那我就不打擾了。”葉蘭站起身。



    顏小蕾自然不會留她繼續坐。



    臨出門時,葉蘭又道,“希望你能相信我說的話,我和景修真的沒什么關系。”



    顏小蕾沒應聲,葉蘭走后,她關上門,戳了戳下巴。



    “葉蘭這女人,真的好奇怪啊”



    武館。



    “鮮于先生,我們休息休息吧。”與鮮于南切磋了一會兒拳腳,云中天喊停。雖然很不想承認,但五十多歲的他和二三十歲時的體力,確實不能比了。



    “云先生,辛苦了。”鮮于南將毛巾遞給云中天。



    云中天一邊擦汗,一邊走到門邊,打開門喊道,“大黑,拿兩瓶水過來。”



    回答的卻是云小淺,“知道了。”



    “小淺?”云中天意外的看著出現的女兒,“你什么時候來的?”



    “剛到。等等,我去拿水。”云小淺拿了水后又折回來。



    “小淺,最近還好嗎?”鮮于南接過水,跟云小淺打招呼。



    “還不錯。”云小淺應道,接著打量起鮮于南來。



    鮮于南見她打量自己,笑問,“你看什么?”



    “我只是覺得奇怪。”云小淺道。



    “奇怪?怎么奇怪了?”



    “咳咳”云小淺遲疑一下,才道,“我不知道該不該說。”



    “你盡管說。”



    云小淺支吾了一聲,道,“你不是前段時間剛離婚嗎?我以為你會很難過的”



    “我看起來不難過嗎?”鮮于南問。



    “還還好吧,沒感覺太難過呢。”



    鮮于南聞言失笑,“那我是不是應該天天哭。”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云小淺擺手。



    鮮于南卻突然道,“大概是因為經常來這里放松心情吧,跟云先生和云小姐相處,是件很輕松愉悅的事,你是個能讓人開心的女孩。”



    “誒”云小淺一愣。



    一旁的云中天聞言,雙眼一瞠,仿佛恍然大悟,接著視線開始在鮮于南和云小淺身上曖昧的掃來掃去。



    鮮于南又似假非假的道,“其實我很傷心的。”



    云小淺狐疑看他,仿佛在猜他哪句話真,哪句話假。



    最后她斷定,鮮于南不可能不傷心的,畢竟他老婆是跟他弟弟跑了啊。這事攤誰身上誰不傷心?



    正想著,就聽鮮于南問道,“朋友送了我兩張音樂會的門票,就是今晚的,要不要一起去聽?我們現在也算是朋友了,我這么傷心,你不陪我聽場音樂會?”



    云小淺突然覺得,自己好像給自己挖了一個坑。



    她道,“可我對音樂沒什么研究,我去就是浪費。”



    “我也什么都不懂,聽力正常就行了。”



    云小淺還在猶豫,云中天就替她做了決定,“去,去,反正小淺沒事。”他轉頭看云小淺,“小淺,鮮于先生這么傷心,你去陪陪他。你們好歹是朋友,爸知道你最講義氣了。”



    云小淺斜了云中天一眼,但是



    云中天既然都說到那份兒上了,她哪還好意思再拒絕。



    “好吧。”



    鮮于南和云小淺離開武館時,云中天提醒道,“鮮于先生,聽完音樂會后,拜托你再帶我家小淺吃頓晚飯,別餓著我家小淺哈。”



    “云先生放心。”鮮于南笑著答應。



    “不好意思,我爸這人比較自來熟。”車上,云小淺道。



    鮮于南邊開車邊道,“我覺得你爸爸這種性格很好。”



    “是嗎?”問后,云小淺仔細想了想,笑著點頭道,“確實。”



    “我看得出來,你們父女感情很好。”



    “對啊。”這點云小淺倒是大方承認了。



    鮮于南扭頭看了她一眼,視線在她白凈的臉上停頓兩秒后,又轉回了正前方。



    將車停好,鮮于南領著云小淺進入藝術中心,他們的票是貴賓座席,位置相當好,云小淺坐下后,看了眼整個會場,“想不到會場還挺大的,原來來聽音樂會的人這么多。”



    “是啊。”鮮于南道,視線若有似無的朝其他位置看去,最后不知看到什么,嘴角滑過一絲冷笑。



    “馬上就要開始了吧,人也差不多到齊了。”云小淺扭著腦袋,看看這邊看看那邊。



    她臉上本還掛著笑,結果看到不遠處的鮮于風后,笑意刷地一下,瞬間從臉上退去。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