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二世祖的美嬌娘 > 第434章快點喜歡上我吧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kcmtjn.live』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已經見過景修哥,我不打攪你們工作了。om”想起葉景修剛才的態度,顏小蕾不敢再多待。



    徐封得知她是來找葉景修的,又聯想到她剛才哭泣的樣子,心底已有了幾分猜測。



    “顏小姐,路上小心。”



    見顏小蕾登上電梯,徐封朝公司走去。



    他與葉景修是多年的好友,上大學時倆人同專業同班,又因興趣相投,還沒畢業就合開了這家公司。



    不過他和葉景修又有些不一樣,葉景修是個典型的游戲開發愛好者,技術方面要比他強得多,而他善于交際,所以主要負責外務那一方面,倆人分工合作,再加上一群好同事的支持,公司越來越好,規模也越做越大。



    “景修。”徐封走進寫字廳,葉景修正在要外賣。



    “徐統領,你來了啊。”



    徐統領是大家給徐封封的外號,大亨見徐封來了,嚷嚷道,“徐統領,你快教育教育葉哥,他實在是太不解風情,不憐香惜玉了。”



    徐封聞言,隱隱猜到大亨口中的話肯定與顏小蕾有關,他很有興趣,于是道,“什么情況?”



    大亨便把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



    才剛說完,就被葉景修踹了一腳,“就你話多。”



    徐封道,“我剛才出電梯時遇見她了,正哭著呢。”



    葉景修聞言,聳了聳肩,道,“女人就是愛哭。”



    “你們交往了。閃舞網om”徐封問道。



    葉景修果斷答道,“不算交往。”



    大亨立刻戳穿他,“葉哥撒謊,她剛才都說回家等你了。”



    葉景修又補充說,“只是同居。”



    寫字廳里立刻傳來曖昧的歡呼聲。葉景修喊道,“思想能不能干凈點,工作都做完了?”



    他可沒興趣成為別人揶揄的對象,轉身就進了辦公室。徐封跟他走了進去。



    “你不喜歡她?”徐封往沙發上一坐,問道。



    “不喜歡。”葉景修毫不遲疑的道。



    “那你跟她同居?”



    “是她自己送上門的。”葉景修急著撇清,“先說好,我對那種干巴巴的小女孩不感性趣,沒跟她睡過。”



    “真不感興趣?”徐封道,“我覺得她挺可愛的。”



    “真不感興趣。”葉景修挑眉看向好友,“怎么?你看上她了?”



    “她是顏家的小姐吧?”徐封笑道,“說出來你可能不信,先前我和她相過親,不過相親那天她沒去,她家人給的理由是她身體不舒服。后來也挺湊巧,我看了她演的舞臺劇。想不到今天又在公司遇見她。”



    葉景修聽完,嗤笑道,“那你們還挺有緣的。”



    徐封點頭,“沒錯,所以如果你真對她不感興趣,那我可就出手了。”



    聽徐封說要對顏小蕾出手,葉景修微微一愣。om



    接著道,“隨你便。你最好把她搞到手,省得她盯著我不放。”



    顏小蕾在路上轉悠了半個小時,最后還是沒出息的決定回葉景修的公寓。



    打開門走進公寓,她頓時嚇了一跳。



    東方穗梨不知是何時來的,此時正站在客廳里。顏小蕾雖然沒有與東方穗梨打過招呼,但她是認識東方穗梨的。



    東方穗梨見顏小蕾進來,狐疑的看向她,問道,“你是誰?”



    顏小蕾緊張道,“阿姨你好,我是顏小蕾。”



    她局促的揪著衣服,然后又趕緊道,“你渴不渴?我去給你倒杯茶。”



    她迅速跑到廚房,倒了杯水給東方穗梨。



    東方穗梨坐到沙發上,看著顏小蕾問,“我看你有些熟悉,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



    顏小蕾點頭,“是的,以前在晚宴上遇見過兩三次。”



    東方穗梨聞言,想了想,問道,“莫非你是,顏建軍顏先生家的女兒?”



    “嗯,顏建軍就是我爸爸。”



    得知她的身份,東方穗梨不由得多看了她幾眼,“你怎么會在景修的公寓?我方才看公寓里有些女性用品,都是你的?”



    顏小蕾靦腆的道,“是的。我我現在和景修哥住在一起。”



    “你跟我兒子同居了?”東方穗梨挺訝異的,隨即在心里道:想不到自家兒子還挺有眼光的。



    “搬進來多久了?”



    “才剛兩天。”



    “你和景修正在相處?”東方穗梨口中的相處自然是指談戀愛。



    顏小蕾乖乖點頭,生怕東方穗梨不喜歡自己,不同意葉景修跟自己在一起。



    然而,事實是,她想太多了。東方穗梨對她還是挺滿意的。



    東方穗梨繼續問,“在哪工作?還是在上學?”



    顏小蕾道,“從小到大一直在學舞蹈,之前在廊橋劇院的舞團工作。”



    東方穗梨一聽她是學舞蹈的,對她更是滿意了。



    “你也是學舞的啊,阿姨我最喜歡跳舞的女孩了。”



    顏小蕾聞言,遲疑片刻,回應道,“可是我已經辭職了。以后也不會跳舞了。”



    “為什么?”東方穗梨驚訝問。她是個舞蹈家,這大半輩子幾乎都獻給了這項事業,她認為每個深愛舞蹈的人都不會輕易放棄跳舞的。



    顏小蕾抿了抿唇,道,“因為景修哥不喜歡。”



    “胡鬧!”東方穗梨頓時來氣,“你怎么能因為他說不喜歡就放棄自己的愛好!”



    “可是如果我繼續跳舞,景修哥就不會跟我在一起了呀。”顏小蕾雖然也很舍不得舞蹈,但是對她而言,還是葉景修最重要。



    東方穗梨聽了顏小蕾的話,有點啞口無言。



    顏小蕾見她不說話,忙問,“阿姨,你是不是生氣了?”



    東方穗梨心里自然是不太舒坦的。



    “算了,我先走了,不等他了,不然等他回來也是爭吵。”



    走到門口時,東方穗梨突然轉回頭看向顏小蕾道,“對了,提醒你一句,別太遷就我兒子,他那種人,只會得寸進尺。”



    顏小蕾點點頭,卻沒把這話放在心里。



    葉景修晚上十一點多鐘才回到公寓,打開門,看見躺在客廳沙發上睡著的顏小蕾,他不自覺的松了口氣。



    想不到這女人還在,他還以為她會一氣之下離開這里。



    因為想等葉景修回來,顏小蕾睡得不熟,聽見關門聲,她立刻就醒了。



    “景修哥,你回來啦。”她起身,抬手揉了揉眼睛,“今天穗梨阿姨來了。”



    “我媽來了?”葉景修皺眉問,“她來干什么?”



    “她沒說,可能只是來看看你。”



    “哦”葉景修回房去拿睡衣準備洗澡,拿好衣服出來時,發現顏小蕾已經去了浴室給他放洗澡水。



    他聽著里面嘩啦啦的流水聲,心里升騰起一種異樣感覺。



    “景修哥,洗澡水放好了。”顏小蕾道。



    葉景修走進浴室。顏小蕾盯著他的身影,默默在心里祈禱:景修哥,快點喜歡上我吧。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