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二世祖的美嬌娘 > 第389章被人捂住口鼻,不省人事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kcmtjn.live』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拜托,我哥在想什么!”葉景修見東方閻和夏韻步入舞池,氣地說道。om



    謝言看向尤香,尤香盯了東方閻和夏韻數秒后,轉身就要離開,卻被人一把抓住手腕。



    她回頭一看,是謝言,“謝大哥?”



    謝言說道,“小香,可以和我跳支舞嗎?”



    尤香睜大眼睛。如今東方閻正誤會她和謝言之間不清白,她這時候最應該避嫌,與謝言少接觸,以免東方閻繼續誤會。



    這么想著,尤香又覺得很憋屈,東方閻都當著她的面和其他女人跳舞了,她為何還要考慮他的感受!



    尤香還沒回謝言話,葉景修就沖謝言說道,“我嫂子為什么要跟你跳舞!”



    謝言回道,“那你哥為什么和別的女人跳舞?”



    謝言一句話就把葉景修的嘴堵死了。



    葉景修不甘心啊,但也只能怪自家老哥不爭氣!不知道腦袋是不是被驢踢了!竟然當著嫂子的面接受其他女人的邀請!



    “小香?可以嗎?”謝言向尤香伸出手,再一次邀請她。



    尤香微微垂眸,盯著他寬厚溫暖的手心看了數秒,抬手接受了。



    葉景修一臉懵逼,“這到底是怎么了?敢情這倆人要各找各的?”



    不遠處的東方正國和東方雅子見東方閻和尤香與其他人跳舞,氣憤的道,“胡鬧!”



    身邊的天夫人心情卻很不錯,畢竟她本來就不希望東方閻和尤香在一起。



    “這么一看,阿閻和夏韻倒是挺般配的。閃舞網om”



    東方正國冷下臉道,“都什么時候了,還說這種不負責人的話,阿閻和尤香都有孩子了。”



    “孩子孩子,就知道孩子。”天夫人嘟囔了一句。



    “你說什么?”



    “小天!”東方雅子連忙提醒天夫人,“怎么跟你爸爸說話呢。”



    天夫人立馬噤聲,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低頭道,“爸,對不起。”



    東方正國嘆了聲氣。



    音樂聲雖然浪漫,卻無法緩和舞池中劍拔弩張的氣氛。



    尤香與謝言跳著舞,沒有亂看,但謝言選的位置距離東方閻他們比較近,所以走步或轉圈時偶爾還是能瞥見東方閻和夏韻。



    由于心不在焉,她不小心踩到了謝言的腳,她身體歪了一夏,謝言趕緊扶住她的腰,說道,“當心點。”



    “不好意思,踩到你的腳了。”尤香說道。



    “沒事。”謝言完全沒放在心上,見東方閻的視線如兇猛的野獸釘在自己身上,謝言無奈一笑,接著突然對尤香說道,“等會兒會交換舞伴。”



    “啊?”



    “你放心,舞步是一樣的,該怎么跳還怎么跳。”謝言說道。



    尤香還沒搞清楚狀況,就見身邊原本成對的人互相松開,隨即交換了舞伴。尤香一愣,謝言已經反應迅速的將她交到了別人手中。



    因為反應慢了點,她的舞步有些混亂了,她看著此刻與自己跳舞的陌生男人,尷尬的向對方道了聲歉。om



    “沒關系。”那男人紳士的說道,還領著她重新找回了節奏。



    尤香這才松了口氣,覺得有點點丟臉。她往謝言那看了眼,謝言下巴一抬,指了指她的后方,她微微側頭一看,發現了東方閻。



    誒?等等!難不成



    按照這個情形,那下次換舞伴時,她豈不是要和東方閻跳?



    她頓時瞪了謝言一眼。難怪謝言會邀她跳舞,還特意選了這么個位置,原來是想制造她和東方閻跳舞的機會,他用心良苦,讓尤香有火都沒處發。



    她心里亂糟糟的,身體像機械一樣舞動著,很快的,又到了交換舞伴的時間,她正想著該怎么辦時,腰突然被人拽住,她嚇了一跳,差點低呼出聲,緊接著身體一轉,她已經投入某人的懷抱,抬頭一看,那張鐵青俊美的臉不是東方閻又是誰。



    東方閻硬是把尤香給拽了過去,前后兩邊的人見狀,不由得多看了他們幾眼。



    拜東方閻所賜,尤香的舞步已經完全錯亂,她揪緊東方閻的衣服,恨得牙癢癢。



    這男人真是太任性了!完全不考慮別人的感受嗎!也不怕其他跳舞的人對他們有意見。



    她趕緊調整了舞步,然后低著頭,刻意不去看東方閻,只留給男人一個后腦勺。



    但是,即便不去看,她也知道東方閻此刻一定正低頭怒視她。因為他架在她腰側的大手正掐著她的腰,仿佛在提醒她抬頭。



    尤香忍受著他手上的騷擾,就是不抬頭,還一邊在心里喊著:快點換舞伴,快點換舞伴!



    然而,她嘀咕了東方閻無恥的程度,好不容易熬到換舞伴時,東方閻不僅沒有松開她,反倒把她抓得更緊,而那個輪到與東方閻跳舞的女人竟被東方閻一把推到了別處。



    女人懵了一下,一副‘什么情況’的表情。



    尤香都有些同情她了,忍不住抬頭瞪向東方閻,“你這么亂來,別人還怎么跳?”



    “她愛跳不跳。”



    “你”果然是不講理。



    被東方閻這么一搞,前后兩對都亂了陣腳,為了維持隊形,被東方閻推開的女人只好‘插隊’走到前方,與原本應該和尤香跳的男性湊成了一對。



    舞步還在繼續,東方閻將不要臉的本質發揮的淋漓盡致,其他人舞伴換來換去,而尤香到東方閻手中后就再也沒有換過舞伴。



    交換了一圈后,別人都回到了起點,找到了最初的舞伴,這時,音樂結束了。



    尤香趕緊甩開東方閻,走出舞池,覺得自己丟臉死了。



    東方閻本想跟上去,齊風卻走了過來說道,“少主,林部長請您過去。”



    東方閻皺眉嘖了一聲,隨齊風走了。



    尤香從酒水區拿了一杯水,剛喝了一口,突然聽見一聲驚呼,隨即身邊傳來玻璃杯摔碎時啪嚓嚓的聲音。她聞聲看去,就見長桌上由高腳杯壘成的酒塔倒了,數十個酒杯摔在地上,紅色的葡萄酒灑了一桌。而顏小蕾正雙手抱頭站在一旁,衣服上沾滿了紅酒。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小心撞到了桌子”顏小蕾低著臉,向身邊的賓客道歉。



    尤香走到顏小蕾身邊,代她又道了幾聲歉,拉住她的手把她帶走了。



    顏小蕾一臉糟糕的表情,道,“小香姐,完了完了,我肯定會被領班罵的。”



    “沒事的,你又不是故意的。”尤香心想這么一個千金大小姐卻來當侍應生,不犯錯才怪。



    顏小蕾看著身上臟兮兮的衣服道,“怎么辦,衣服臟了。對了,剛才我引來這么大的動靜,景修哥不會發現是我吧?剛剛只顧著看他,所以才碰到酒塔。”



    “這種時候你就不要再想這種事情了。”尤香真是服了她了,“趕緊先換套衣服吧。”



    “侍應生的衣服在另外一棟別墅。”顏小蕾道。



    “你還要繼續偽裝成侍應生啊?”



    “那當然了!”



    尤香扶了扶額,說道,“你在這里等著,我去幫你拿套過來。”



    “謝謝小香姐。”



    尤香朝另外一棟別墅走去,兩棟別墅間隔的距離不近,石子鋪成的路在路燈的映照下顯得很有格調。因為賓客此刻都聚集在主宅的庭院前,侍應生們也都在忙活,所以極少有人來往于兩棟別墅間。



    尤香正走著,突然停下了腳步,回頭望了一眼,身后空無一人。



    她皺了皺眉,自言自語道,“奇怪,難道是錯覺。”



    總覺得身后好像有人跟著似的。



    她甩了甩頭,收回視線,繼續往前走,走了十來步,倏地察覺身后有人靠近,她還沒來得及側頭看是誰,鼻子和嘴巴就被人捂住。



    她根本沒有機會掙扎反抗呼救,緊接著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