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二世祖的美嬌娘 > 第323章響應國家號召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kcmtjn.live』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她的已經有了微微的隆起,東方閻看了,覺得格外刺眼。35xs



    尤香下意識的用手遮住自己的腹部,東方閻恨恨咬牙,抱起她朝浴缸那邊走去。



    “你放我下來,我自己洗。”她雙手搭在他雙肩上,那樣子像是要推開他,更像是要抓緊他。



    東方閻臉皮夠厚,裝作沒聽見她的話,尤香生氣的在他懷里晃了幾下,招來他一巴掌,而且是打在翹臀上。



    她臉頰緋紅,分不清是因為羞憤還是發燒燒的。東方閻把她放入浴缸中,皮膚剛接觸到合適的水溫,尤香就禁不住打個冷顫。



    意識到東方閻就站在身邊,她迅速轉過身去,背對著他,只留下一片潔白細嫩的脊背。



    她的身體總是青澀中帶著點點的,一身光滑的肌膚在燈光和水下泛著珍珠的瑩白。短短的時日,她除了因為懷孕有了些許的凸起外,其他地方比之前倒是更加纖瘦了。



    懷孕之后不是應該發胖嗎?為什么她卻瘦了?



    東方閻心里很不愉快,認為謝言肯定沒有照顧好她,又或者是平時太操勞她了?



    “哼。”他胃里一陣泛酸,冷哼了一聲道,“看來謝言對你也不是太體貼,這段時間你瘦了不少。”



    尤香聞言,暗暗咬牙,心想她會瘦還不是因為他總讓她難過。結果罪魁禍首還敢在她面前說風涼話。



    “用不著你管。”她用雙手遮胸,側頭看了他一眼,道,“你出去吧。”



    他對她的語氣感到很不滿意,于是慢條斯理的外套,不急不緩的說道,“這是我家,我的浴室,我什么時候說要出去了?”



    尤香睜大眼睛,看著他襯衫,又去解皮帶,驚問道,“你服干什么?”她早該想到,這個男人沒這么好心,單純的抱她來洗澡。om



    “洗澡。”東方閻不吝嗇的答道。



    “你去其他房間洗!”



    “這是我的房間,你想喧賓奪主?”他強詞奪理,“我們要響應國家號召,節約用水。”



    尤香瞪著他,恨不得捂住耳朵,省得聽他繼續胡說八道。



    東方閻脫了衣服后,直接跨入浴缸中,尤香見他進來,立刻起身,準備出去,卻被他一把扣住手腕,帶進懷里。



    只聽撲通一聲,頓時水花四濺。



    她坐在東方閻身前,光裸的脊背貼著他結實的胸膛,感覺那里滾燙滾燙的,心都忍不住顫抖了。



    “不要這樣”她僵著身子,雙手都不知道該放在何處。



    “我不會對你怎么樣的。”東方閻深吸一口氣,強行保持著鎮定,“前提是你老實一點。”



    尤香當然不認為他的話可信,可是憑她的力量,是抵抗不了東方閻的。她默不作聲,全身緊繃,靠在他懷里。



    浴室里驟然安靜下來,她的脊背隔著他的胸膛,似乎都能感受到他心臟的跳動,撲通撲通,一下一下,強烈而又有規律。



    東方閻敢發誓,他抱尤香進浴室時,心里絕對沒有任何色情的念頭,可他畢竟是個男人,如此這般抱著她,他要是忍得住,那才不正常。



    他動了動,尤香驚出聲,“你說話不算話!”



    東方閻盯著她修長的后頸和潤澤的肩頭,眸光不由得變得晦暗,隨即低頭吻上她的后頸。35xs尤香抿住雙唇,側著頭,止住顫栗。



    “你去謝言那里后,他有沒有碰過你?”東方閻聲音嘶啞,輕咬她的肩膀問道。



    尤香哪里還能說得出話,也許是發燒的緣故,也許是泡了熱水的緣故,她只覺得身體很熱。每一次呼吸,鼻間全都是東方閻的味道,讓她的大腦變得昏昏沉沉的。



    “說!”東方閻等不到她的回答,氣沖沖的道,“我每天晚上睡覺時,只要一想到你和謝言住在一起,心里就很不痛快。”



    尤香聞言,水霧般的眸光微微一閃,若不是深知東方閻愛著林錦,她都要以為他是在吃醋了。



    “為什么不說話?難道你們”



    “沒有。”尤香搖著頭,皓齒咬在紅唇上,顯得嬌艷欲滴。



    東方閻無意中瞥見,驀地呼吸一滯,漆黑的瞳仁兒深處,似是著了火般。他把她翻過身來,從正面打量她。



    尤香低著頭,露出緊張和不安的樣子。東方閻一手撐著她的脊背,低頭吻了她。他吻的急切,手臂像鋼鐵一樣圈著她,阻隔了她的反抗。



    尤香說不出話來,雙手在東方閻身上亂抓,東方閻也不覺得疼。



    這時,門外傳來管家的聲音,“少爺,許醫生馬上就到了。您和尤小姐洗好了嗎?”



    尤小蕊喊了聲,“爹地,媽咪。”



    東方閻聞聲,臉黑的像鍋底一樣。轉眼見尤香哭的呼吸都不穩了,手一抬,氣憤的往水面上猛捶了一拳。



    水花立刻濺出了浴缸外,東方閻嘩啦一聲站起身,長腿一跨,邁出浴缸,撈過浴袍套在身上,決定去其他房間的浴室洗個冷水澡。



    “少爺”管家見東方閻陰風陣陣的走出來,趕緊往后退了一步。



    “這么著急干什么?都先出去!”他對管家發了一頓火。



    管家趕緊拉著尤小蕊出去了,東方閻站在浴室外,天人交戰一番后,轉身離開了臥室,留下尤香一個人。



    尤香躺在浴缸里,臉上掛著眼淚,怔怔發呆。她哭,并不是因為東方閻對她做了什么,而是因為,她可悲的發現,她的身體,對東方閻的碰觸居然很渴望。她頓感羞恥,嘴唇微張,雙手用力按住浴缸的邊緣,試圖讓自己不那么難受。



    原本這段感情對她而言就像泥沼一樣,她一次次想往岸上爬,卻發現怎么都爬不出去。這樣無力的感覺,令她氣餒,令她痛苦。



    正對自己的未來感到迷惘時,一股熟悉的,但幾乎快要被她淡忘的味道撲鼻而來。



    她天生的香氣,不知為何,正透過她的肌膚,從她身體里散發出來,她聞著那不停彌漫的香味,整個人變得不知所措。



    “這是怎么回事?”她不解的喃喃,等清醒過來,立刻走出浴缸,去將浴室的門鎖住了。



    擦干身上的水,她披上浴袍,等了片刻,正想著該怎么辦時,身上的香氣隨著她體內熱潮的退去,又仿佛消失了。



    叩叩叩。



    門外,傳來敲門聲。尤香嚇得一驚,忙轉頭看去。



    只聽傭人小可問道,“尤小姐,許醫生來了,您洗好了嗎?”



    “等等一下。”尤香趕緊應道,然后打開窗子,等了一會兒,感覺浴室里沒有香味后,才走過去開了門。



    結果沒想到,在打開門的一瞬間,小可還是聞到了一點香氣,那味道很特別,小可非常喜歡,又因為尤香好相處,于是大膽的問了句,“尤小姐,好香啊,什么味道?”



    被她這么一問,尤香臉色都變了,還以為自己身上的香味還沒消除,趕緊抬手聞了聞,確定沒什么味道,才放心的反問道,“什么?”



    小可又嗅了嗅,然后皺眉道,“又沒有了,我剛才聞到一股香味,還以為是浴室里的呢。”



    尤香不再說話,東方閻這時走進房間,見她還站在浴室門口,語氣有點兇,“磨蹭什么,還不快去躺著。”



    尤小蕊緊隨東方閻身后進來,看見尤香,立馬跑到她面前,說道,“媽咪,你快讓醫生給你看病,生病了要吃藥的。”



    尤香走到床邊躺下,許醫生先是給她測量了體溫,見她體溫過高,采用物理退燒恐怕沒什么用處,要是拖久了可能會導致胎兒缺氧,于是便給她服用了孕婦可用的藥物。



    一番忙活后,許醫生總算松了口氣,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東方閻就把他打發走了。不僅是許醫生,尤小蕊和管家也全都被東方閻趕出了臥室。



    尤小蕊本不想走,“今晚我想陪媽咪一起睡。”



    東方閻誘哄道,“如果你想我和你媽咪在一起,就要留給我們更多的時間。”



    尤小蕊當然想讓他們在一起,于是爽快的走了。



    尤香雖然昏昏欲睡,但也聽見了東方閻對尤小蕊說的話,奈何身體很疲憊,沒有精力與他理論。



    送走尤小蕊后,東方閻上了床,在尤香身邊躺下,尤香閉上眼睛,沒有說話。她此刻頭重,身體酸軟,只想睡覺。



    好在東方閻沒有亂來,關上燈后,摟住她就沒再動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