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二世祖的美嬌娘 > 第274章你不要耍流氓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kcmtjn.live』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尤香雖然沒空陪尤小蕊復檢,但早上她還是和徐管家一起帶尤小蕊去了醫院。om



    “小蕊,你要聽伯伯和醫生的話,知道嗎?”臨走前,尤香囑咐道。



    尤小蕊倒是爽快的答應了。



    尤香這才離開醫院,去了劇院。



    一上午都在緊張的排演,午休時,尤香打了個電話給徐管家,徐管家說小蕊復檢的結果沒什么問題,尤香的心情頓時一輕松。



    晚上下班前,顏編導發給樂團里的人每人一張工作證,也可以說是明天登陸森松島的通行證。



    “工作證千萬不能丟,明晚島上戒備森嚴,沒有工作證,警衛人員會直接把人抓起來。”顏編導交代道。



    大家都興奮不已,齊齊答道,“知道了。”然后開始竊竊私語。



    顏編導再次交代,“明早八點鐘在劇院外集合,我們坐大巴去機場,再乘坐專機到島上。”



    下班后,尤香收拾好包和琴,正準備走出音樂室,兜里的手機就響了。



    她放下琴,掏出手機一看,電話是東方顏打來的。



    她微微一頓,接了電話。



    “喂。”



    “下班了嗎?”東方閻問道。



    “嗯,剛下班。閃舞網om”



    “我在劇院外。你快出來。”東方閻說完,掛了電話,十分符合他一貫的風格,總是不給人反應的機會。



    尤香再次一怔,過后收起手機,提起琴朝劇院外走去。



    馬路對面,果然停著兩輛車。



    尤香做賊一般看了看周圍,見此刻路過的人多,就沒往東方閻那邊走。她不想讓人看見她坐豪車離開,于是站在原地,想等人群散去了再過馬路。



    這時,兜里的手機又響了。尤香掏出手機一看,果真還是東方閻打來的。



    她瞄著馬路對面的車窗,再次接了電話。



    東方閻語氣不悅的道,“傻站在那兒干什么!還不快過來,還要讓我等多久!”



    尤香被訓斥的有些委屈,低聲道,“我又沒讓你等我。”



    “你還敢頂嘴!是不是要讓我下車請你?”



    “別別。”尤香怕了他了,趕緊道,“我這就過去。”



    說完,她掛上電話,快步過了馬路,然后走到東方閻車前,低頭拉開車門,迅速上了車。



    碰地一聲,關上車門,看著身邊的東方閻問,“你怎么來了?”



    東方閻輕哼一聲,“順便,路過。”



    前方的司機和齊風聞言,同時唏噓。拐了這么大一個彎特意繞到劇院來這也叫順便路過?



    他家少主是不是有病?



    “哦”尤香應了一聲。閃舞網om



    車緩緩開著。



    東方閻問道,“明天要去森松島?”



    咦?尤香扭過頭看向東方閻,“你怎么知道”



    問完以后,她又覺得這么問有些蠢。森松島是東方閻的私人島嶼,可不是什么人說去就去的,他們劇院既然要去參加舞臺劇演出,八成是經過東方閻同意的吧。



    “那是我的島,沒有我的允許,你以為你們能去?”東方閻反問。



    果然是這樣



    尤香頓時就不說話了。



    東方閻又道,“明早你和我一起出發去島上。”



    “誒?不行!”尤香立刻拒絕,“我們劇院的人要一起去的。”



    “跟我一起去。”東方閻不容置喙的道。



    “你能不能不要這么不講理,還講不講人權了!”她自己的事情,為什么她就不能自己決定?



    “不講。”東方閻一本正經的答道,臉皮的厚度堪稱一絕。



    尤香憋屈的要死,扭過頭去不再看他。她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霉,才會遇見這個男人!



    沉默了片刻,尤香聽東方閻說道,“坐過來。”



    尤香皺了皺眉,全當作沒有聽見,依舊側著身子看著窗外。



    “我讓你坐過來你聽見沒有?”東方閻重復說,語氣比第一次要沉了許多。



    尤香正委屈呢,他越是這種態度,她就越是不想順他的意。然而這時,手臂忽地被抓住,她一驚,轉頭一看,剛要開口,整個身體就被東方閻提了過去,坐在了他腿上。



    “你干嘛?”她羞憤不已,但又不敢說話太大聲。畢竟前面還坐著司機跟齊風呢,她實在不想丟人。



    她扭著身子試圖起身逃離東方閻的懷抱,奈何卻被東方閻摁住肩膀,另一只手,攬住了她的腰,箍得緊緊的。



    “別動。”他湊近她,低聲說道。



    尤香羞惱羞惱的,道。“你不要耍流氓,前面還有人呢!”



    尤香話音才落,司機不知做了什么,前后排立馬升起一道隔板,將前方后方隔開了。



    “這下他們就聽不見了。”



    “”尤香頓時無語,“你不要亂來行不行!”



    她抓住他的手,想把他的手從自己腰上挪開,結果反而被他抓住。



    接著,東方閻說道,“你根本就沒來例假吧。”



    “”尤香雙目一怔,然后打死不承認,“你不要亂說,我來沒來例假,難道我自己不清楚嗎?”



    “哦?真的?”東方閻的手從她的肩膀逐漸往下移動,撫過她的胸和腰,落在她腿上。



    尤香一僵,強烈扭動著身子,心虛的道,“當然是真的!”



    東方閻聞言,嘴角一勾,不再與她爭辯,手繼續輕撫她的腿,道,“還不承認?”



    尤香嚇傻了,完全相信他此刻能做出這種事。無奈,她只好招了,氣憤的問道,“你怎么知道的?”



    真是氣死人了,這么的事情,居然都瞞不住這個男人!有沒有搞錯!



    “真想知道?”東方閻瞇著眼睛,邪惡的打量尤香。



    尤香趕緊避開他的視線,點了點頭。



    東方閻似笑非笑,道,“傭人打掃衛生時,根本就沒發現你動過衛生巾。”



    “”



    聽了東方閻的話,尤香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膽量不錯,竟敢騙我。”東方閻一副要治罪的語氣。



    尤香咬著牙齒,不吭聲。



    東方閻捏住她的下巴,把她的臉轉到自己面前,兩人對視著,他說道,“這段時間你欠我的,我今晚會討要回來。”



    尤香嚇得雙手推在他胸前,意圖把他推開。



    東方閻又道,“既然敢餓我,就得做好補償我的準備。知道么?”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