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二世祖的美嬌娘 > 第218章哪有這樣安慰人的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kcmtjn.live』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爹地,你把我的手攥疼了。35xs”尤小蕊皺著小臉提醒。



    東方閻趕緊松開她的手。



    尤小蕊仰著頭問道,“我聽莊園里的管家伯伯和阿姨們說,爹地比那些醫生叔叔還要厲害,這是真的嗎?”



    尤小蕊問的,顯然是東方閻在醫學上建樹。



    東方閻一點也不謙虛,當即點了點頭。



    “所以爹地會治好我的病,對嗎?”尤小蕊又問道。



    尤香的身子輕輕一震,目光偷偷的瞥向東方閻。



    東方閻看著尤小蕊,毫不遲疑的點頭承諾道,“對,我一定會治好你的病。”



    對于東方閻的話,尤小蕊向來是深信不疑的,她開心的拍著小手,然后突然道,“爹地,你可以親我一下嗎?”



    長久以來,都是尤小蕊一直粘著東方閻,東方閻從未主動貼近過她,上次她親了東方閻幾下,現在,她希望東方閻能親她一下。



    東方閻是第一次被人這樣要求,若是以前,除了謝小諾,他絕對想象不出自己會答應其他孩子這種要求,然而此刻,他看著尤小蕊閃亮的大眼睛,竟連個‘不’字都說不出來。



    他早就意識到自己對尤小蕊的容忍度已經超乎想像,但是,一想到自己點個頭,就能夠讓尤小蕊露出天真的笑容,他就找不出拒絕的理由。



    尤小蕊用手指戳著自己的小臉兒,催促道,“爹地,親這里,親這里。om”



    “你要求還真多。”他沉聲嘀咕了一句,然后彎下身,迅速的在尤小蕊白嫩的小臉上親了一口。



    尤小蕊頓時雀躍不已,好似撿到了寶藏那般欣喜若狂。她這樣直白的反應,莫名的讓東方閻找到一種自身存在的價值。



    他知道,在尤小蕊眼里,他是被珍視的,是一個形象高大的存在。



    東方閻不由自主的抬起手,再次將尤小蕊的小手握在了手心里。



    尤香看著尤小蕊和東方閻的互動,雙唇緊抿著轉過臉去,她不想再看東方閻對尤小蕊流露的點點溫情。



    因為她不明白。



    不明白東方閻為什么能夠輕易對小蕊許下那樣的承諾。



    說什么一定會治好小蕊的病,好像他有多疼愛多珍惜小蕊一樣。



    然而事實是,他答應救小蕊,只是因為跟她的交易。



    如果沒有交易,如果她取消婚禮,他會救小蕊么?他會履行對小蕊的承諾么?



    她不知道,他究竟是太無情,還是太多情!



    “你跟我出來一趟。”



    正當尤香心不在焉時,東方閻朝門外走去。35xs



    尤香深吸一口氣,從后跟上他。



    兩人來到病房外,走到一個安靜的地方,東方閻說道,“婚禮過后,我就會立刻給小蕊進行心臟移植手術。”



    尤香頓時睜大了雙眼。



    這句話曾是她最想聽見的一句話,然而現在,卻令她的心情異常的沉重。



    “小南他”



    東方閻側過身,站的筆直,正色道,“他的中樞神經系統已經受到嚴重的損壞,隨著顱骨的溶解,器官正逐漸被侵蝕,目前已經有影響心臟的預兆。”



    雖說之前就知道,這天遲早會來,可事到臨頭,仍是叫人無法接受。



    “再拖下去,不過只是加重他的痛苦,即便如此,也拖不了幾天。他現在在重癥監護室,如果你想看他,可以在外面隔著玻璃看。”



    尤香淚眼朦朧,雙唇輕顫著,說不出話來。



    她與蘇南雖然認識的時間很短,但她對蘇南卻有著特殊的感情。這不僅僅因為蘇南是能夠給尤小蕊延續生命的人,也是因為蘇南還是個孩子,以及蘇南的善良和堅強。



    來到重癥監護室外,尤香隔著玻璃,看著室內的蘇南。蘇南瘦小的身體躺在病床上,顯得孤獨又無依,一下子就刺痛了尤香的眼。



    她再也控制不住,眼淚瞬間就流了下來,而且越哭越兇。



    東方閻站在她旁邊,被她哭的焦慮不已。他凝眉說道,“不管你有多難過,這就是事實,你必須接受。”



    他不說話還好,一說這話,尤香哭的更加厲害。



    東方閻頓時手足無措起來,他煩躁的踱了兩步,接著直接抓住還在哭泣的尤香,把她摁進了自己懷里。



    “你干什么?”尤香哭著喊道,還用手不停捶他。



    然而,無論她怎么打怎么推,東方閻的手臂都猶如鐵網,結結實實的把她扣住,令她無法從他懷里逃脫。



    他其實是想安慰她的,奈何言語和行為都太強硬,導致被安慰的人壓根感覺不到他是在安慰。



    尤香原本就傷心難過,現在更是又急又怒。



    “無恥!混蛋!”她狠狠罵他,似乎想在他身上發泄積聚于心的郁憤。



    “你到底要為一個陌生的小鬼哭到什么時候?”他掐住她的臉問。



    尤香覺得他很無情,根本不想跟他說話。最重要的是,她認為即使她說出來,東方閻也體會不到她難過的心情。



    “不準再哭了!”他命令道,語氣卻不再像剛才那般強硬。他擦了擦她臉頰上的眼淚,看著她哭紅腫的雙眼,下意識的說道,“我不喜歡看見你哭。”



    尤香立馬指責道,“昨天惹我哭的人不知道是誰!”



    東方閻被她這句話氣的夠嗆。



    他固定住她想要掙脫的身體,瞇著眼睛說道,“我可以讓你哭,但是別人不行。”



    “你”尤香自問遇見過不少不講理的人,但是真要排起名來,東方閻絕對能算得上第一,“你不講理!松開我!”



    她不停掙扎,可東方閻就是不松開。直到她累了,沒有力氣再掙扎了,東方閻的手臂依然緊緊的把她箍在懷里。



    尤香很生氣,但又無可奈何,只能窩在他懷里繼續哭。



    東方閻覺得,哄尤香不哭這件事,比做試驗,談合約還要困難。



    哭了好久,尤香終于哭累了,不哭了,東方閻這才松開她,然后低頭看著她腫若核桃的眼睛,不悅的說道,“都說女人是水做的,這話真是不假。”



    尤香擦著眼淚,吸了吸鼻子,沒有接腔。



    這個時候,她隱約明白了,東方閻大概是不想她因為蘇南的事太難過,所以剛才是在安慰她。



    但是,哪有人這么安慰人的。



    “我回病房陪小蕊了。”她的聲音哭得有些嘶啞,說完,轉身朝尤小蕊的病房走去。



    “今晚把小蕊哄睡著后,讓司機送你去天鵝湖山莊。”東方閻在她身后說道。



    尤香腳下一頓,緩了數秒,她低聲說道,“我知道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