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二世祖的美嬌娘 > 第212章咬他,咬他,咬他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kcmtjn.live』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尤香被迫仰起頭來,一雙怒目盯著他看。om



    “我們的交易內容可不包括我什么都得聽你的。我不會取消婚禮,也不會把你不打算跟我結婚的事告訴老爺子老夫人。所以,你也要履行承諾救我女兒,至于其他的事,我們就誰也別過問誰。等到交易結束,大家一拍兩散!”



    尤香說的無情,東方閻聽到‘一拍兩散’四個字,頓時怒火沖天,捏的她臉頰生疼。



    可是,他卻找不出反駁她的話。



    是的,等婚禮結束,等他給小蕊做完手術,他們之間的交易就結束了。



    他雙眸如墨,盯著她清麗的面頰,眸底燒起熊熊火焰。



    尤香見他不說話,冷笑一聲,道,“老夫人在你面前提結婚生孩子的事情時,難道你不會心虛嗎?”



    這話一問出口,尤香就忍不住自嘲。



    東方閻連整個東方家的聲譽都不顧了,哪還會感到心虛。此刻的他,只怕是心里只裝著林錦。



    至于家族聲譽,老爺子和老夫人的面子和心情,以及她的名譽,統統不在這個男人考慮的范圍內!



    “算了,你就當我沒問好了,你這種人,怎么會覺得心虛!”



    東方閻盯著她開合不休的紅唇,雙目微微瞇起。



    “你這張嘴”他被她逼急了,抬起另外一只手,將指腹按在她下唇上,生冷的道,“真是會惹我生氣!”



    尤香垂下視線,看著他點在自己嘴唇上的手指,想也沒想張嘴就咬了上去。



    “嘶”東方閻一時不慎,竟被她得手。他眉頭一皺,用手捏開了她的嘴唇,把被咬的手指抽了出來。



    見那手指上帶著明顯的牙印,還滲出了血絲,他怒聲問,“信不信我把你牙齒全拔了?”



    “有本事你就我的牙!”尤香不服輸的回道。



    東方閻的臉色徹底黑了。尤香抬起雙手,抓住他的手臂,一扭頭,使勁從他手中掙脫出去,接著往后退了好幾步。



    她摸著自己被他捏紅的臉蛋,咬著牙道,“我不會上你的車,現在與你待在一起,我都覺得周圍的空氣是污濁的!”



    尤香說完,不去理會東方閻暴怒的神情,轉身就跑了。閃舞網om



    跑!她當然得趕緊跑。趁東方閻沒有強行把她往車里拖,她得跑得遠遠的。



    東方閻站在路旁,周身散發著孤高清冷的氣息,令人不寒而栗。



    他唇角一勾,陰惻惻的道,“好,很好”



    想跟他一拍兩散?他就看她如何辦得到!



    尤香一到醫院,就忍不住拿著相片,帶著尤小蕊去了蘇南的病房。



    “小南,這些是昨天拍的照片,大部分都洗出來了。”尤香把照片遞到蘇南手邊。



    蘇南拿起厚厚的照片,開心的一張張的用手摸著。



    “哥哥,你現在摸的這張,是和我一起拍的哦。”尤小蕊看著自己和蘇南的合照,忍不住興奮的道。



    “真的么”蘇南笑著道,“阿姨,你能給我描述一下照片嗎?”



    “嗯。”尤香坐在他床邊,看著他手中的照片,開始仔細的描述給他聽。



    她不厭其煩的,一張張講給蘇南聽,而且講的很細致,蘇南在大腦中想象著照片里的畫面,感到十分的滿足。



    直到護士走進來,提醒尤香時間不早了,該讓蘇南和尤小蕊休息了,尤香才說道,“好了,剩下的阿姨明天再講給你聽,現在乖乖的睡覺吧。”



    蘇南很聽話,點頭放下了照片。



    “阿姨,這些照片今晚可以留在我這里嗎?”他問道。



    尤香說道,“可以。”



    她把蘇南的身體放倒在病床上,見他閉上眼睛,才牽著尤小蕊離開了他的病房。



    尤小蕊剛回到自己的病房,就打了個哈欠。尤香知道她困了,于是趕緊給她洗了澡,讓她睡覺。



    尤小蕊才睡著,尤香的手機就響了。她不想打擾到尤小蕊,所以趕緊下床接了電話。35xs



    電話是廊橋劇院的藝術總監白軒打來的。



    尤香聽出白軒的聲音,著實嚇了一跳。



    “白總監,你好。”她緊張的道。



    “這個時候打電話,希望沒有打擾到你。”白軒說道。



    尤香連忙道,“沒有,您有什么事,請說。”



    大概是聽出了她的緊張,白軒笑著道,“你不用這么緊張,我只是想通知你,從明天開始你不用來上班了”



    “什么?”尤香瞠目。



    白軒又道,“你別誤會,只是放你七天婚假。”



    尤香瞬間松了口氣。



    真是嚇死她了,她還以為自己被開除了。但是,白總監怎么會突然打電話過來,告訴她要給她放假的事。



    莫非



    老夫人真的親自找白總監了



    “恭喜。”白軒突然道。



    尤香微微一愣,接著趕緊道謝,“謝謝。”



    “你和東方家的少爺,真的很有緣。看來這一切都是注定的。”



    “誒?”尤香聽了白軒的話,露出迷茫神色,“我和他有緣?注定?”



    拜托!自從遇見東方閻后,她算是倒了大霉,這叫緣分?只怕是孽緣才對!



    所以她要今早擺脫這孽緣,趕緊脫身才是。



    “那就不打擾你了。”白軒一點總監架子都沒有,禮貌的說道。



    尤香只好再次道謝,“多謝白總監,再見。”



    掛了電話,尤香把手機關機放進了包里。



    三天,還有三天就是舉行婚禮的日子了。想到這里,尤香不由得深吸一口氣。



    她告誡自己不要想太多,什么都不需要想。東方家的事和她無關,東方家的人也和她無關。她只要默不作聲,等到那場荒唐的婚禮結束就好。



    婚禮過后,她頂多就是被人說些閑言碎語,但是這都不重要,反正都會過去,只要東方閻救小蕊,她什么都不在乎。



    



    葉景修看著堵在自家門外的顏小蕾,忍不住揉了揉額頭。



    “景修哥!”顏小蕾見他回來,高興的迎上去。



    葉景修立馬抬起手,示意她保持距離,不要再靠近。



    “停,就站在那里,不要動。”



    顏小蕾像是聽見圣旨一樣,立刻停下腳步,接著激動的道,“景修哥,我爸爸和哥哥已經同意讓我住在外面了,你說話得算話,我要和你住在一起。”



    葉景修飛揚的雙眉一蹙,“你哥同意你在外面住了?”



    “嗯,我們打了賭的,如果我哥哥沒有把我帶回家,你就要讓我和你住在一起。”顏小蕾開心的說道。



    葉景修暗道不妙,這丫頭記性還挺好的。



    但是不管怎么說,他都不會讓她住在他公寓的。



    “我說過這種話?”



    顏小蕾小臉兒一垮,“你不能說話不算話。”



    “你是個女孩子,跟我住在一起,對你沒好處的。”葉景修伸出手,故意挑了挑她的下巴,“這道理你應該懂吧?”



    “我不怕!”顏小蕾道,“況且如果你不讓我住在這里,我就要流落街頭了。”



    她所有的銀行卡都被凍結不能用了,就連自己的工資卡也是,現在身上已經沒有錢了,連吃頓飯的錢都沒有。



    雖說可以找媽媽要,但是,既然決定要獨立生活,她就要靠自己,不能還依附著家里。



    葉景修顯然不信她的話,語氣不留情的道,“我不管你會不會流落街頭,總之,我不會和你同居,如果你想住進來,可以,我立刻搬出去。”



    “景修哥”顏小蕾聽了他的話,委屈的要死,“你就這么討厭我嗎?”



    葉景修看著她,沒有立即回答。他緩緩湊近她,直到和她面貼面時,才說道,“沒錯。”



    兩個字,給了顏小蕾重重的一擊。她站在原地,感覺全身都僵直不能動了,眼眶也漸漸紅了。



    葉景修不再看她,直接從她身邊走過去,然后打開公寓的門,進了公寓,接著關上門。



    顏小蕾慢慢轉身,看著他關上的門,瞬間就哭了出來。



    哭了一會兒,她抬手擦擦眼淚,然后提著包和行李箱離開了。



    



    因為不用上班,尤香就待在醫院里陪尤小蕊和蘇南陪了大半天。



    直到下午五點多鐘時,她突然接到妹妹尤小小打來的電話。



    尤香激動不已。



    尤小小在電話中道,“姐姐,你今晚有時間嗎?”



    “有啊,怎么了?”



    尤小小猶豫了下,又問道,“我想和你一起吃頓飯。”



    “吃飯?這是媽的意思?”想起劉玉蘭前兩天去東方閻的莊園要錢的事,尤香就來氣。



    尤小小遲疑了數秒,道,“不是,我沒有告訴媽,想偷偷和你一起吃飯。可以嗎?”



    “可以。”尤香一聽能兩個人一起吃飯,怎么可能會拒絕。



    “那在xx餐廳好不好?我想去那里吃。”尤小道。



    尤香回道,“好,我現在就去。”



    結束和尤小小的通話,尤香吩咐了護士幾句后,就離開了醫院。



    她坐車來到約定的餐廳時,尤小小已經到了,正在門口等她。



    “姐。”尤小小開心的拉住她的手,說道,“我們快進去吧。”



    尤香點點頭,和尤小小一起進了餐廳。尤小小帶著她,一路走到某包間門口。尤香正奇怪她怎么會提前訂了包間,尤小小就推開了包間的門。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