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二世祖的美嬌娘 > 第118章把她推倒在地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kcmtjn.live』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東方閻聽了傅天晴的話,看了看周圍。35xs



    林七迅速走了過來,微微垂首道,“閻少爺,有什么事到后堂解決吧。”



    東方閻與尤香怒目相視數秒,揮手松開她的手腕。



    他并沒有要把尤香推倒的意思,奈何一時憤怒,沒有掌控好力度,尤香消瘦的身子頓時往后飄去,白皙纖細的手臂狠狠撞在桌子上,發出很響的磕碰聲,最后整個人栽倒在地上。



    她疼的皺著眉,手捂住磕到的手臂,咬著唇,目光滲水的看向東方閻。



    東方閻見狀,急的上前一步,想把她抱起來,傅天晴卻在這時拉住他,說道,“東方哥哥,快停手。”



    說完,又轉頭看向林七,說道,“快把尤小姐扶起來吧。”



    林七把尤香扶起來,尤香剛才那一下撞的很厲害,況且她又瘦,手臂上都是骨頭,磕的特別疼。



    “東方哥哥,我們走吧。”傅天晴捂著臉說道。



    東方閻見她衣發凌亂,點頭,沉沉的嗯了一聲。離開時,他又看了尤香一眼,尤香氣憤的別過臉去,因此沒有看見他眼中那抹一閃即逝的擔憂。



    “東方哥哥,你今晚怎么會去餐廳?”



    車上,東方閻開著車,傅天晴一邊整理自己的頭發,一邊問。



    東方閻手握方向盤,目光注視著前方,聞言,心不在焉的回應道,“路過,隨便看看。35xs”



    其實他是刻意從莊園開車來餐廳的。



    晚上用餐的時候,感覺餐廳里特別安靜,之前尤小蕊總是嘰嘰喳喳在他面前說個不停,一口一個爹地的喊他,所以他一時有些不適應沒人在他耳邊啰嗦了。



    于是吃了飯,他鬼使神差的開著車,晃悠到了尤香打工的餐廳。



    好似沒什么理由,就直接開去了那里。結果沒想到,一進餐廳就看見尤香打傅天晴。



    傅天晴沉默數秒,淡淡答道,“是么,這樣啊”



    她垂在身側的手,緩緩握成拳。因為她猜到,東方閻去餐廳,肯定是想找尤香。



    



    “誒誒,疼,輕點兒”尤香提醒云小淺。



    “不疼不化淤啊,你忍著點。”云小淺一邊揉她磕青的手臂,一邊氣道,“怎么磕的這么嚴重?紫這么一大片,當時得多疼啊,東方閻真不是人,我以前算是看錯他了!下次再讓我遇見他,我幫你打回來了。”



    尤香已經把在餐廳發生的事老老實實的告訴了云小淺,這下云小淺對東方閻是徹底不滿了。



    “得了吧,你哪會是他的對手。”



    “都這個時候了你居然還向著他說話?”云小淺不高興了,手上的勁兒立馬狠了點兒,尤香頓時疼的誒誒叫。閃舞網om



    “我不是向著他,我是怕你跟他打討不到便宜嘛。”



    “媽咪,是爹地打了你嗎?”尤小蕊還沒睡,站在一旁,看著云小淺給尤香。



    “不是不是,他沒有打我,只是不小心推了我一下,我又不小心碰到桌子了。”尤香盡量美化東方閻的形象,不想讓尤小蕊失望難過。



    可尤小蕊又不傻,立刻垂下腦袋不說話了。



    嗡嗡嗡



    這時,茶幾上的手機響了。



    尤香拿過手機一看,發現是顧凡打來的。自從上次綁架尤小小事件后,她從顧凡公寓離開,顧凡就沒再找過她。



    她以為他總算放棄她了,沒想到他現在又打來電話。



    尤香知道云小淺不喜歡顧凡,所以就沒在云小淺面前接電話,而是直接掛斷了。



    等揉好胳膊,云小淺回了房間,尤香把尤小蕊哄睡著后,她才拿起手機去陽臺,回撥了顧凡的號碼。



    時間有點晚了,但顧凡還沒睡,一陣嘟嘟嘟的聲音后,顧凡就接了她的電話。



    “小香,我正想你是不是還在為上次的事生氣,所以才不接我電話。”顧凡在手機那端說道。



    “我沒有生氣啊”她還以為顧凡生氣了,從此不會再找她了。



    “忘了問你,之前我給你帳戶轉的一百萬,你收到了吧?”



    顧凡淡淡嗯了一聲,問道,“是東方閻給你的嗎?”



    尤香微微一怔,片刻才說道,“是的。”



    “對你來說,他和你的關系,要比我和你的親密嗎?你可以要他的錢,卻不要我的?”顧凡低聲問道。



    “”尤香總覺得這話好熟悉啊



    這些男人的思想怎么都這么奇怪,好似巴不得給女人錢似的?既然如此,那她下次干脆就不要客氣了,他們給多少她就要多少得了。



    最好要到他們全都破產,到時候她就成富翁了。她能拿著支票,仰著腦袋,傲慢的把支票甩到他們身上。



    想到那種畫面,尤香就覺得很激動。



    “小香,為什么不說話了?”她的沉默引來顧凡的緊張。



    “你都那樣說了,我還能說什么。”尤香回道。



    “你生氣了?”顧凡一聲嘆息,說道,“那我們不說那件事了,你明天有空嗎?”



    尤香猶豫片刻,回答說,“有。”



    她明天全天都沒事,晚上餐廳也不是她的班,輪到另外一個彈鋼琴的男孩。



    “明晚可以出來跟我吃頓飯嗎?”顧凡特意又加了一句,“帶上小蕊吧,我還沒有見過她呢。”



    “你讓我帶著小蕊去?”



    “是啊,怎么說我們都認識那么多年了,她是你的孩子,來見見我這個叔叔也是應該的吧。”顧凡半開玩笑的說道。



    尤香考慮了一會兒,回道,“好吧。”



    顧凡聽她同意了,高興不已。



    “那我們明晚六點在xx路那家xxx餐廳見。”



    “好,我知道了。”



    剛掛上電話,尤香就有些后悔答應帶尤小蕊一起去赴約了。



    顧凡的用意,其實她是明白的。顧凡想見小蕊,無非是想拉近和小蕊的距離。



    所以,如果她不想再與顧凡有更多的牽扯,的確應該盡量避免那種事。



    這樣一想,尤香苦惱的敲了敲頭。



    “干脆明天不帶小蕊去了。”但是她剛剛已經答應了顧凡啊。



    尤香嘆了聲氣,往身后的墻上一靠,結果不小心碰到胳膊,青紫的地方,傳來疼痛。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