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二世祖的美嬌娘 > 第930章 為了老婆操碎心
    張姨剛讓人把早餐準備好,就見顏庭洛一個人下了樓。

    “少爺,少夫人還沒醒嗎?”

    “就讓她繼續睡吧。”顏庭洛說著往外走。

    “您不吃早餐嗎?”張姨問。

    顏庭洛搖搖頭,一邊朝車旁走,一邊拿手機撥了雷雨的電話。

    “你去景兮工作的花店,找她店長談談,問問她為什么要給景兮放長假。”顏庭洛顯然誤會了白店長,以為白店長受景兮照片一事的影響,有意辭掉景兮,因此心里頭正不愉快。

    “好的,少爺。”

    接到顏庭洛的指示后,雷雨掛了電話就開車前往花店。

    他在馬路對面將車停下,還沒下車,就見幾個拿著相機的記者在花店前走來走去,而花店的門是關著的。

    雷雨見狀,蹙眉下了車,走進花店隔壁的店。

    他一走進去,就聽見倆店員正吐槽,“真是討厭,那些記者又來了,花店的白店長怕被他們纏,今天連店都沒開,真怕他們等會來我們店,搞得我們都沒法好好做生意。”

    “就是啊。噓,別說了,有客人。”

    看見雷雨,倆店員立馬不聊天了。

    雷雨雖只聽了幾句,但已明白個大概。于是又轉身走出去,留下倆店員面面相覷。

    回到車里,雷雨撥了顏庭洛的電話,向他匯報這件事。

    “花店沒有開門,店外有幾個記者,我聽隔壁店里的店員說,花店店長擔心被記者纏上,才沒有開門。”

    顏庭洛聞言,思忖數秒,低聲應道,“嗯,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顏庭洛盯著手機看了會,撥了姑姑顏子琴的手機。

    顏子琴接了電話后喊道,“庭洛。”

    “姑姑,有件事想請你幫個忙。”畢竟是自己的親姑姑,顏庭洛也不拐彎抹角,直接問道,“新聞出版總局那邊,你有熟人吧?”

    顏子琴聞言,應道,“有啊,你怎么想起問這個?”

    話才問完,還沒等顏庭洛回答,便猜到了,“難道是因為這兩天炒的沸沸揚揚的事?我昨天聽到那件事時真是嚇了一跳,立刻給你爸爸打電話,問他虛實。沒想到你還真結過婚了,我這個做姑姑的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顏庭洛解釋說,“我當初結婚很突然,又沒有舉辦婚禮,等補辦婚禮時,一定會通知你。”

    “那好吧,改天帶你老婆來給我看看。”顏子琴話歸正題,問道,“你找新聞出版總局的人干什么?”

    顏庭洛道,“有記者想趁熱打鐵挖我新聞,還去影響小兮工作,我不希望他們在報刊雜志那些出版物上亂寫。”

    顏子琴聽了他的話,忍不住挑挑眉。

    她是顏庭洛的姑姑,知曉顏庭洛的性子,以往顏庭洛從不在意這些事,任那些八卦滿天飛,也不會皺皺眉頭,在這種事上耽誤一分鐘,他都覺得是浪費時間。

    可現在,他竟為了老婆操這種碎心??

    真是見了鬼了。

    顏子琴笑著說,“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放心,這事交給我,你就別操心了。”

    “嗯。”

    ??

    上午十點鐘。

    景兮有氣無力的趴在床上。

    明明睡到現在才醒,但還是覺得很累,昨夜消耗的力氣,看樣子是沒那么容易補回來。

    一想到罪魁禍首顏庭洛,景兮就來氣。

    這世界上怎么會有這么壞的男人,專以欺負她為樂。不僅變著花樣要她,還強迫她看鏡子,讓她親眼瞧著他是怎么愛她的。

    想到那些羞人的畫面,景兮不禁咬住枕頭,但她最氣的還是自己,因為打從顏庭洛不再粗暴對她,她每次都會沉醉其中,乖乖聽話,幾乎是他讓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唉??

    景兮發出懊悔的嘆息。

    直到手機響了,她拿過手機,一看是條短信,許惠如讓她去主宅吃午飯。

    她立馬從床上坐起,回了短信后就趕緊下床去洗漱了。

    趕在十二點前,她到了主宅。

    許惠如立刻讓傭人開飯。

    景兮陪許惠如和顏小蕾吃了午餐,這邊用餐剛結束,就見傭人急匆匆的跑過來,說道,“夫人,老夫人來了!”

    許惠如一愣,驚訝問,“我媽?”

    “對,就是許老夫人!車已經開進大門了。”

    顏小蕾一聽外婆來了,開開心心的往外跑,“太好了,外婆來嘍。”

    許惠如也急忙往外走。

    景兮從未見過顏庭洛的外婆,因此有些緊張,于是小心翼翼的跟在許惠如和顏小蕾身后走到院子里。

    兩輛車開了過來。

    車子一停下,傭人就趕緊過去打開前面那輛車的車門,恭恭敬敬的道,“老夫人好。”

    許老夫人從車里下來,緊隨她一起下車的,還有一位年約20的年輕女孩。

    “外婆!”顏小蕾一把抱住許老夫人,小嘴像抹了蜜一樣甜,“我好想你。”

    許老夫人回抱住外孫女,笑容慈祥,“小蕾,你是不是瘦了?”

    “才沒有呢。一定是外婆太疼我,擔心我沒有好好吃飯,才覺得我瘦。”顏小蕾道。

    這時許惠如走過來,“媽,你怎么突然從溫哥華過來了?弟弟們都知道嗎?怎么也沒人跟我提前說一聲?”

    許老夫人說,“我沒讓他們說,準備給你個驚喜。”

    許惠如嘆了聲氣,看向許老夫人身邊的女孩,問道,“這位是?”

    許老夫人親切的拉住女孩,介紹說,“這是依依,我一個老同學的孫女,就是你程叔叔,你應該記得的。”

    許惠如見狀,隱約猜到許老夫人為何帶程依依過來了。

    “原來是程叔叔的孫女,依依,你好。”

    程依依性格開朗,一點不怕人,笑著打招呼說,“許阿姨好,小蕾妹妹好。”

    顏小蕾看著眼前的小姐姐,回應說,“依依姐好。”

    景兮安靜的站在許惠如和顏小蕾身后,微微低著頭,聽著她們的談話。

    許老夫人起初沒有留意到她,直到她抬起頭,看見她標致的模樣后,便問道,“惠如,你身后這標致的小姑娘是誰?”

    許惠如咳了一聲,拉住許老夫人說,“媽,我有些話跟你說,你先跟我來一趟,小兮,你也過來。小蕾,你好好招待依依。”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