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二世祖的美嬌娘 > 第894章 為了哄她高興
    “進來。”

    聽見顏庭洛的聲音,景兮開門而入。

    顏庭洛正站在書架前,手中還拿著一本書,見景兮進來,便將書放下,走回書桌前。

    景兮緩慢的走過去,顏庭洛指著桌上一份合同,說道,“看看吧。”

    這是自那晚兩人分房睡后,他第一次與她說話。

    景兮疑惑的拿起房屋買賣合同,翻開,仔細看了看,隨即震驚的抬眼看向顏庭洛。

    顏庭洛拿起筆往她面前一放,道,“簽上字,那套公寓就是你的了。”

    景兮放下合同,問道,“你這是什么意思?”

    顏庭洛皺眉反問,“你不想要?”

    景兮看著他。

    這根本不是她想不想要的問題吧?這雖然是套普通公寓,但卻是她和景俊民曾經的家,她在那里和父親度過了幸福的生活,直到景俊民生病需要用錢,他們才不得已賣掉了房子。

    而顏庭洛現在竟突然把那套公寓買下來,還要讓她簽字送給她?

    “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你不是懷念你父親嗎?你對這套公寓有特殊的感情吧。既然如此,簽個字就行了。”他說的那么隨意。

    若是換成別人,景兮會認為對方在討自己歡心,可顏庭洛會花心思討她歡心嗎?那當然是不可能的。

    她想了想,只能把他的這種行為歸結為,“你,你是在為那晚的事補償我嗎?如果是的話,大可不必了。”

    “景兮!”顏庭洛拍桌而起,迅速繞到景兮跟前,景兮被嚇一跳,正打算后退,就被顏庭洛一把拉住。

    “我那晚是對你粗暴了些,但我從來沒后悔過對你做那件事,所以也不需要補償你。”

    景兮聞言,瞬間因羞憤紅了臉。

    “既然不是補償,那你為什么要送我這套公寓?”

    顏庭洛被她問的煩了,隨口說道,“沒人告訴過你,女人收到男人的禮物時應該欣然接受,少問這么多廢話嗎?”

    他才不會告訴景兮,他做這種浪費時間浪費精力的事,是為了緩和兩人的關系,為了哄她高興。

    景兮聽了他的話,看了眼合同,氣道,“我就是這么多廢

    (本章未完,請翻頁)

    話。”

    說完,她轉身就要走。

    顏庭洛再次拉住她,因為心急,沒有掌控好力度,攥疼了她。

    景兮抬手要打他,這時,張姨在外敲了敲門。

    “少爺,少夫人,外面有位叫林惠的女士來找少夫人,她說她是少夫人的母親。”

    因為傭人們都沒見過林惠,因此沒敢放林惠進來。

    景兮反應了好幾秒,才確定自己沒聽錯。

    聽說林惠來了,顏庭洛松開景兮,景兮立即推了他一下,轉身朝門口走去。她明明腳不方便,卻偏偏走得那么快,讓顏庭洛看了極為不爽快。

    “讓她進來。”顏庭洛吩咐張姨說。

    張姨趕緊讓人開門,請林惠進來了。

    林惠一進大廳,就看見景兮正被傭人扶著下樓梯。

    “小兮,我突然來這里,沒打攪你們吧?”林惠看了看景兮,又看看跟在景兮身后的顏庭洛。

    景兮也沒想到林惠會突然過來,因此不安的回頭看了眼顏庭洛。

    顏庭洛臉上沒什么表情,態度看似禮貌實際疏離,“請坐。”

    林惠拉著景兮坐在沙發上,張姨立刻吩咐傭人倒了茶。

    景兮看著林惠,心中有些忐忑。

    她以為林惠是為了她今天打景菲菲耳光的事才來的。

    誰知林惠道,“我就是來看看你,順便有個禮物要送給你。”

    禮物?

    景兮疑惑。

    林惠把禮物盒遞給景兮,“你打開看看。”

    景兮接過禮物,打開一看,是條手鏈,不僅如此,這條手鏈跟先前她過生日時,景俊民送她的那條很像很像。

    “喜歡嗎?”林惠問。

    景兮連忙點頭,臉上露出淺淺的笑容,看得出是發自內心的開心。

    見狀,坐在一旁的顏庭洛心中不痛快了。

    心想自己送她一套公寓都不見她笑過,這林惠只送了她一條手鏈她就笑的這么好看。

    林惠見景兮這么開心,愧疚又欣慰的說道,“之前你爸爸送你的那條手鏈丟了以后你哭了很久,我知道你很重視,所以一直想買條一樣的送給你,但實在找不到和那條一模一樣

    (本章未完,請翻頁)

    的。今天正巧看見這條和那條相似,所以就買下了。你喜歡就太好了。”

    景兮點點頭,立刻就把手鏈戴在了手腕上。

    林惠將大廳環視一周,又看看身邊的張姨和其他傭人,起身說道,“我先走了。”

    景兮一愣,沒想到她這么快就要走。

    林惠壓低聲說道,“看到這里環境這么好,傭人好像也待你不錯,我就放心了。”

    景兮看著林惠,林惠笑了笑。

    與顏庭洛道別后,林惠就走了。

    景兮看著手腕上的手鏈,微微發怔,路過的張姨見了,說道,“少夫人,這條手鏈跟之前照片里那條手鏈真的很像呢。”

    景兮點頭,轉眼看見一旁的顏庭洛,立馬低下頭上樓去了。

    “張姨,過來,我有話問你。”顏庭洛道。

    張姨跟他走到沙發旁,顏庭洛坐下去,問道,“你剛才說照片里的手鏈是什么手鏈?”

    張姨道,“剛才景太太送少夫人的這條手鏈,跟我前幾天在少夫人的照片中看見的那條手鏈很像。”

    顏庭洛聞言,回想起林惠剛才說的話,斟酌片刻,吩咐張姨道,“你去把她照片里的那條手鏈,拍張照給我。”

    張姨一懵,心想少爺要那手鏈的照片干嘛呀?

    “哦,好,好的。”

    張姨轉身就走。

    又被顏庭洛叫住,“等等。”

    “少爺,還有什么事?”

    “別讓她知道是我讓你拍的。”顏庭洛道。

    張姨訥訥點頭,“我知道了。”

    然后上了樓。

    “少夫人,晚餐就快準備好了。”張姨走進景兮的臥室,見景兮正巧拿著那張照片,一邊看照片里的手鏈,一邊看自己手上的手鏈。

    張姨拿出手機,也不掩飾,直接對著照片拍了張照。

    景兮疑惑的看她。

    張姨撒謊道,“我覺得這手鏈很好看,所以拍下來,有時間買來送給我女兒。”

    景兮不再說什么,把照片放回了包里。

    張姨退出臥室,立即把照片發給了顏庭洛,收到照片的顏庭洛盯著照片里的手鏈看了會,收起了手機。

    (本章完)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