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二世祖的美嬌娘 > 第880章 你會跟他復合嗎?
    發起瘋來的中年婦女力氣極大,沖上前就把葉蘭按倒在地上,騎在她身上打。

    葉蘭即使反應再遲頓,挨了這么多下也回過了神。

    “你干什么啊!方琳不是我害的,是她自己殺了人!”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警察都告訴我了,是你報警去抓她,是你害她從樓梯上滾下去變成了植物人!如果不是你,她說不定已經逃了!”

    早上警方聯系方琴,方琴得知方琳出事后,立刻從老家c市回到這里。見女兒像個植物人一樣躺在床上,方琴大受刺激,了解了整個事情的經過后,便將過錯堆到了葉蘭身上。

    她畢竟是方琳的母親,心里肯定偏袒方琳,對她而言,即使方琳殺了人,她也要傾家蕩產請好的律師為她辯護,哪怕方琳要坐牢,也比現在這樣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好。

    “她逃不掉的!我這樣是為她好!”葉蘭挨了打,心情自然不痛快,跟方琴說話便不再客氣,“她這樣躺著,最起碼你還能看看她,她坐了牢,你想看她都費勁!”

    她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方琴怒極了,“小琳把你當朋友,你居然說出這種話來!葉蘭,你到底有沒有良心!”

    方琳往葉蘭臉上打,葉蘭立馬護住臉,方琴便去撕她頭發。

    葉蘭雖然年輕,但此刻被方琴騎著肚子摁在下面,力氣根本不足以反抗方琴。

    “糟了,我們過去看看。”顏小蕾起身要過去。

    徐封拉住她,示意她坐下,“別去。”

    “可是再這樣下去,會不會傷到孩子?”葉蘭是死是活,顏小蕾根本不在乎,可是一想到葉蘭懷著葉景修的孩子,她就有些坐不住了。

    她知道葉景修看重家庭跟孩子,葉蘭雖然可惡,但孩子若因此有了什么閃失,就太可惜了。

    正想著,就見其他客人伸手拉方琴,試圖將方琴和葉蘭分開,保安也來了。

    方琴死拽住葉蘭不肯松手,嘴里不甘喊道,“你們不要拉我,我要撕了她!”

    葉蘭喊道,“你們快幫幫我,把這個瘋女人拉開。”

    “賤人!你還敢說話!”方琴朝葉蘭揮手,這一巴掌葉蘭擋住了。

    方琴力氣雖大,但好幾個人拉她,她也沒法抵抗,被人拉起來時,她還不忘用腳又在葉蘭腹部和大腿上踢了幾下。

    “神經病!”葉蘭總算站起身,抬手理了理被方琴撕亂的頭發,又低頭去拍打身上的灰塵,“在這種場合撒潑,你不要臉我還要臉呢!”

    “小姐,你沒事吧?”店里的經理問道。

    葉蘭沒理人,拿起包轉身就走,只想趕緊離開這個讓她丟人的地方。

    方琴在后面喊道,“你別走,不準走!葉蘭!你不得好死!”

    葉蘭聞言,回頭狠狠瞪了方琴一眼,見方琴還被保安抓著,她咬牙說道,“你放心,你和方琳肯定死在我前面!”

    說完,她冷笑著離開。

    方琴嘶喊了幾聲,開始痛哭。

    保安見葉蘭走了,趕緊放開她。方琴一獲得自由,就立刻跑出店里,似乎還想追上葉蘭繼續打,可是外面早已沒了葉蘭的影子。

    看完這場鬧劇,顏小蕾無奈嘆氣,“不知道孩子有沒有事。”

    徐封沒有接話,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顏小蕾見狀,問道,“封哥哥,你怎么了?”

    徐封回神看她,“你不覺得奇怪嗎?”

    “什么奇怪?”

    “葉蘭啊。”徐封道,“她剛才肚子被踢了不少次吧?還倒在地上被人騎著打。”

    顏小蕾點頭,“是啊,那又怎么樣?”

    徐封皺眉,問道,“我打個比方,如果你現在懷孕了,被人這么對待,你會怎么樣?”

    顏小蕾聞言,立馬摸了摸肚子,緊張說,“那當然是很害怕了,肯定馬上去醫院檢查孩子有沒有事啊。”

    “正常的孕婦,被人擊打了腹部,肯定都和你一個反應。但是你想想葉蘭。”

    經徐封這么一提醒,顏小蕾仔細回想,還真覺得哪里怪怪的。

    “我在她們廝打的過程中,絲毫沒有感受到葉蘭對腹部的在意和保護。”徐封調笑說,“她倒是一直護著臉,而且保安把那個女人拉起來時,葉蘭站起身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理頭發和衣服。”

    顏小蕾蹙著昧心看徐封,“封哥哥,你這么說是什么意思?”

    徐封直言道,“會不會她根本就沒懷孕。”

    顏小蕾瞪大眼睛,“不可能吧。懷孕這種事情怎么能作假呢,再過一段時間,她肚子是要變大的呀。”

    徐封冷笑,“有什么不可能。她之前為了陷害你,連自己都能犧牲,這種對自己都狠的人,有什么做不出來。”

    “可是??”顏小蕾還是無法相信,“我們不能僅憑著她剛才的反應就這么猜啊,說不定她離開這里后,立刻就去醫院檢查了呢。”

    “你說的也有可能。”徐封沒有否定顏小蕾的觀點,但還是堅持己見,“然而我的猜想也不一定錯。雖然當初是景修親口告訴我葉蘭懷孕的事,但萬一他也被騙了呢。”

    顏小蕾啞口無言,總覺得徐封的猜想有些天方夜譚,因為如果是她,她絕對不可能做出這種欺騙的事情來。

    但轉念一想,葉蘭欺騙葉景修的事情還少嗎?

    或許她應該相信封哥哥。

    “瞧你嘴巴嘟的,在想什么?”見顏小蕾一會皺眉一會嘟嘴,十分認真思考的樣子,徐封問道。

    “我在想,我應該相信你。”

    “哦?為什么?”徐封眼中帶著笑意。

    “因為不相信一個對自己好的人,而去相信一個欺騙過自己的人,不是顯得太蠢了嗎!”

    “哈。”徐封聞言忍不住笑出來,“看來你真是變聰明了。”

    顏小蕾小聲哼了下。

    徐封正色道,“我今晚給景修打個電話再多了解下情況。雖然他傷害過你,又蠢的讓人懶得理他,但我跟他畢竟玩了這么多年,不能讓他在最看重的事情上被欺騙。”

    顏小蕾點頭。

    徐封沉默了下,問道,“如果葉蘭欺騙了景修,她真的沒有懷孕,景修跟她分手后,返回來與你復合,你會不會再接受他?”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