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二世祖的美嬌娘 > 第852章 金錢利益
    一秒記住【800♂小÷說→網 .】,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許惠如一聽這話,就覺得不對勁了。

    “你是說景家的人?”

    顏建軍點頭,沒有作聲。

    “行什么方便?你說清楚點。”

    “博資證券和西潤電子集團籌備開發新項目,但這個項目不符合現行的發展政策,我估計這兩家先前也找了不少門路,但最終審批一直被浩博壓著沒有通過。”

    “博資證券和西潤集團?跟景家有什么關系?”

    顏建軍沉著一張臉,“那就要問問你兒媳的娘家了,根據浩博了解到的情況,博資證券先前資助過景家的公司。你說他景家人做生意,難不成跟他有生意往來的企業,都要打著我的名義,讓我提拔的人從后面給開個后門,行個方便?”

    顏建軍說著,眉頭越皺越深,“你別說我不近人情,畢竟庭洛娶了景兮,景家要真是有個什么困難,我們幫一幫也是應該的,但那也得看是什么事。我已經交代了浩博,讓他嚴格按照規定辦事,不用給我面子。”

    許惠如抬手撫了撫丈夫的眉心,“行了,你就別氣了。”

    “這事我能不氣嗎!我不要求什么門當戶對,庭洛要娶什么樣的女人,只要他自己喜歡,你看著順眼,我都沒意見。我的兒媳婦可以家世不好,不能說話也無所謂,但人品不能有問題,更不能做出有可能危害顏家聲譽的事。”

    “是,是,是??”許惠如知道他心情不好,“但是依我對小兮的了解,她不是那種教唆娘家,仗著顏家的勢力在外招搖的人。”

    “話不要說的那么肯定,她嫁給庭洛,究竟有沒有所圖我不清楚,但我不希望以后再有這種事情發生。總之你去把這件事問清楚,順便提醒提醒景家人,以后有什么困難直接開口找我們談,不要拿著顏家的名義出去辦事。”

    許惠如應道,“我知道了,明天我就去找小兮父母談談。”

    ??

    第二天早上,許惠如吃了早餐就約了林惠和景德輝。

    景德輝為人勢利眼,聽說許惠如找他們談事,立馬改了早上的會議,帶著林惠赴了許惠如的約。

    三人見了面,許惠如沒有拐彎抹角,直接說了博資證券和西潤集團聯合開發新項目的事,接著又道,“小兮嫁給了庭洛,咱們就是親家了,景家有什么事,我們能幫的一定得幫,但是昨晚建軍跟我解釋過了,博資跟西潤的新項目,的確不符合現行的發展政策,違規操作的事,我們真的不能做。”

    景德輝一聽許惠如把話說到這份上,就知道事情肯定要泡湯了。

    但臉上笑容仍是不減的道,“親家母說的是,這件事原本就和我們自家生意沒什么關系,雖然博資證券先前資助過我們,但我也沒因此答應幫他們向親家開這個口。”

    景德輝開始甩鍋給博資證券,“想不到博資竟然自作主張,沒跟我們商議一聲,以為幫過我們的忙,就想借著點關系讓周主任行這個方便。”

    林惠聽了景德輝的話,心虛的看了眼景德輝。

    其實博資證券和西潤集團早就在謀劃新項目了,他們也知道審批這塊會是個大障礙,所以一直在想方設法找人鋪路。于是當景德輝宣揚著顏家與景家的關系,向博資證券借款時,博資才看在顏景兩家聯姻的份上,借錢給了景德輝。

    否則他們又不是搞慈善的,明知景德輝的公司經營不善,還借出這筆難以收回的款項。

    景德輝為了拉攏博資,當博資提起項目審批的事時,就應下了這件事,所以先前才會讓林惠去找景兮,希望景兮能從中搭橋,找顏建軍幫這個忙。

    只是沒想到景兮當場就拒絕了林惠。

    “你們能理解我和建軍就好,這事不是我們不幫忙,而是實在幫不上忙。”許惠如出身名門,雖然鮮少問商業上的事,但腦袋瓜聰慧著呢,景德輝的話,她自然是不相信的,但也沒有把事情挑明。

    “理解,大家都是一家人,我的小惠當然理解。”景德輝一直說著好話。

    許惠如想了想,也不想傷了兩家和氣,于是問道,“咱們欠了博資多少錢?”

    景德輝一聽,眼睛亮了,“三千八百萬。”

    許惠如聞言,立刻從包里拿出支票和筆,開了張四千萬的支票給景德輝。

    和善又不失威嚴的道,“所謂吃人家的嘴軟,拿人家的手短,這道理我是懂的,借博資的錢,還是趕緊還了吧。然后明確的告訴他們,新項目的問題景家和顏家幫不上忙,讓他們以后在外行事,別亂認關系。錢的事是小,顏家的聲譽是大。”

    許惠如最后兩句話,也等于是在提醒景德輝和林惠。

    “對對對,親家說得對。” 景德輝頻頻點頭,有人幫忙還債務,他都要高興死了。

    許惠如喝了口咖啡,“這些事小兮知道嗎?”

    林惠道,“之前我找過??”

    林惠話沒說到一半,就被景德輝打住了,“不知道,我們很少跟小兮說生意上的事。”

    許惠如聞言,看了看景德輝和林惠,然后起身說道,“我還有點事,先走了。”

    景德輝和林惠也連忙起身,“您慢走。”

    許惠如走后,景德輝一臉不高興的看著林惠,“幸虧剛才我打斷了你的話,你說話怎么這么不經大腦。我剛才還告訴許惠如,沒答應幫博資的忙,你要是告訴她你去找小兮請他們幫忙,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林惠看不慣他的做法,“你撒謊都不知道心虛。”

    景德輝哼了一聲,隨即看了眼手中的支票,又頓時眉飛色舞,“哎呀,找個有錢的女婿就是好。小惠,你生了小兮這么個女兒,真是有福氣啊。”

    林惠心里不太舒坦,“顏太太嘴上雖然不說,但我覺得她其實什么都知道,說不定還生我們的氣。你以后出去跟人談生意,不要老是提我們和顏家的關系,把顏家掛在嘴邊,這樣不好,萬一惹出事端,我怕他們看低了小兮,以后小兮在顏家抬不起頭,要受委屈。”

    景德輝瞥了她一眼,“行了,你別矯情了,她能找個顏家這樣的靠山,受點委屈算什么。”

    “小兮不是你親生的,你當然不在乎她的感受!”林惠氣道。

    景德輝以后還得指望她和景兮,自然得哄她,“好了好了,我以后注意點就是了。”

    林惠嘆了聲氣,看著支票道,“小兮說顏太太對她不錯,看樣子是真的,不然哪會隨隨便便就給我們四千萬。”

    景德輝晃著支票道,“你懂什么,人家顏家和許惠如的娘家缺這點錢嗎?人家要的是面子。四千萬能救我的公司,對她來說還不足半套房子錢。”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