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二世祖的美嬌娘 > 第838章 吃老婆煮的飯,心里美滋滋
?    一秒記住【800♂小÷說→網 .】,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景兮拎著保溫盒,緊張的站在病房門外。

    猶豫了一會,終于推開門走了進去。

    一進病房就看見前來探望顏庭洛的卓小晴。

    景兮微微一愣,停下腳步,沒有再繼續往前走。

    顏庭洛此刻正坐在病床上,床頭柜上放著一個可愛精致的飯盒,飯盒的蓋子已經打開,應該是卓小晴帶來的。

    “你怎么來了。”他看著景兮,說話的語氣和表情顯得相當不耐煩。

    景兮摸了摸保溫盒,猶豫要不要將保溫盒放下就走。

    “媽讓我來給你送晚餐。”

    卓小晴聞言,接話說,“小兮姐,你也給庭洛哥帶了晚餐來啊,看來是我多此一舉啦,這種事自然要由你這個妻子負責嘛。”

    卓小晴說著,將自己帶來的飯盒蓋子蓋上了。

    景兮見卓小晴笑著喊自己小兮姐,頓時感到一陣反胃,先前卓小晴去找她麻煩,勸她和顏庭洛離婚時,對她可沒有這么好的態度。

    景兮走過去,將保溫盒放到床頭柜上。

    誰知道顏庭洛卻說道,“小晴這么遠趕過來,還特意給我準備了飯,你的這份就帶回去吧,順便跟我媽說一聲,以后不用讓人送飯過來了。”

    景兮聞言,難以置信的看向顏庭洛。

    他竟然這樣對她?

    她知道他還在為之前的事生氣,但他在別人面前用這種態度對她,是不是也太過分了!

    卓小晴見顏庭洛對景兮這般冷漠,心中不禁竊喜。

    “庭洛哥,既然小兮姐都把飯給你送來了,你就吃她送的吧,我的這份只是隨便煮的,丟掉也無所謂。”

    顏庭洛道,“我嘗過你的手藝,很不錯。”

    得到夸贊的卓小晴很高興,恨不得當場向景兮挑釁炫耀,只可惜顏庭洛在場,她還得繼續裝一裝。

    “可是小兮姐??”卓小晴為難的看了眼景兮。

    景兮紅唇緊抿,正準備拿著保溫盒走時,顏庭洛又開始趕人了,“我差點忘了,你比較聽我媽的話,既然她讓你送飯過來,你完不成任務也不太好,那就把飯留下吧。你可以走了。”

    他昨天趕景兮走,今天又趕景兮走,這種做法傷了景兮的心。

    景兮承認自己不想讓許惠如擔心她和顏庭洛的事,更不想讓許惠如失望,但她來醫院看顏庭洛,親自下廚給顏庭洛煮飯,并不是因為許惠如,更不是因為什么任務啊。

    他這樣說她,這樣趕她,實在是太過分了!

    “庭洛哥,小兮姐剛來,你怎么就讓她走啊?”卓小晴一臉天真的問道,心底卻樂開了花。

    景兮不想留下來繼續讓卓小晴看自己笑話,于是轉身就走了,連保溫盒都沒有拿。

    “小兮姐?”

    走出房門時,景兮還聽見卓小晴虛假的喊聲。

    “庭洛哥,小兮姐是不是生氣了?”

    顏庭洛的反應相當冷漠,“不用理她。”

    卓小晴聞言,偷偷笑了笑。

    景兮離開醫院后,就朝車站臺走去,走著走著,察覺臉頰有些濕潤,抬手一摸,才意識到自己竟然哭了。

    她趕緊擦干眼淚,伸手攔下一輛計程車,回了香樟別墅。

    “少夫人,您這么快就回來啦。”傭人見她這么快回來,有點詫異。

    景兮沒有吭聲,一言不發的上樓回了房間。

    剛走進房間,手機響了。景兮接了電話,那端竟是卓小晴。

    “景兮,看來你和庭洛哥的關系也不怎么樣嘛。”

    景兮美目一瞠。

    卓小晴道,“我知道你是個啞巴,不能說話,沒關系,你只要聽著就好。”

    卓小晴笑了笑,又道,“我之前勸你和庭洛哥離婚,你說什么都不肯離,看樣子你是想纏著庭洛哥不放手吧?我現在倒是理解你了,像你這種沒身份地位,而且還是個啞巴的女人,能嫁進顏家簡直就是奇跡,你當然不甘心放棄這來之不易的身份。”

    “但是我告訴你,你即使嫁給了庭洛哥,也不代表能得到庭洛哥的寵愛。更何況你還想腳踏兩只船,一邊霸占顏太太的身份,一邊勾引我哥,你真是個下賤的女人!”

    景兮聽了卓小晴的話,氣的忘了自己不能說話,啟唇就要反駁,可是卻發不出聲音。

    屈辱,憤怒,擊打著景兮的心,景兮果斷掐斷了通話。

    她盯著屏幕給卓小晴發短信,想要告訴卓小晴,自己沒有纏著顏庭洛,也沒有勾引卓昱。

    可是一句話還沒打完,眼淚就打濕了手機屏。

    景兮停下手指,眼淚啪啪的往下掉,最后,她扔下手機,趴到床上,小聲啜泣起來。

    ??

    醫院。

    顏庭洛盯著景兮送來的保溫盒看了會,拿出手機撥了許惠如的號碼。

    “庭洛?”

    “你別再讓景兮來給我送飯。”顏庭洛道。

    “我沒讓小兮給你送飯啊,是她自己要給你送的,而且我聽傭人說,飯是她親自煮的。怎么?你吃了嗎?”

    顏庭洛皺著眉頭,轉頭看向保溫盒,“不是你讓她來的?”

    可那女人剛才明明說??

    “我只是讓她不要生你的氣,沒讓她煮飯給你送飯。”許惠如覺得他語氣不對勁,問道,“你該不會又跟她吵架了?”

    “??”顏庭洛沒說話。

    “小兮呢?”許惠如問。

    顏庭洛道,“走了。”

    許惠如氣了,“是她自己走的?還是你讓她走的?”

    “??”顏庭洛又不吭聲了。

    許惠如跺腳,“顏庭洛,我告訴你啊,你要是再這樣對她,她原本跟卓昱沒事,都能變成有事。”

    顏庭洛倏地沉下臉來,“你這話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自己想想吧!”許惠如說完掛了電話。

    顏庭洛放下手機,遲疑一下,拿起保溫盒。

    想到這里面是景兮親自給他煮的飯,他便打開了盒子,瞬間,一陣飯菜香涌入了鼻腔。

    顏庭洛盯著里面的飯菜看了片刻,用左手拿起筷子,他右手臂受了傷,一動就要牽動傷口,所以暫時只能用左手拿筷夾菜。

    入口的菜味不咸不淡,雖然少油無辣,但十分的可口。

    顏庭洛哼了一聲,心中有些愉悅得意,隨即又夾起一口放入嘴中。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