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二世祖的美嬌娘 > 第785章 認清自己喜歡的人是誰
    鮮于風猶豫了片刻,最終下定決心。

    “我覺得我們??”

    “風。”

    恩雅迅速攔住了他接下來要說的話,事實證明,她的直覺是對的,他果然是要和她提分手。她轉身摟住他,抬頭欲親他,想讓他明白自己不想失去他。

    然而,鮮于風拒絕了她主動湊過來的吻。

    “恩雅,我們的婚禮取消吧。”

    “為什么!我不要取消婚禮!”恩雅不愿意放棄,緊緊的摟住鮮于風不松手,“風,你是喜歡我的,對嗎?我知道,我之前讓你等了我這么久是我不對,可我最后還是打掉了孩子,和你大哥離婚,選擇了你啊。”

    “不是因為這些。而且如果我知道你懷了孕,我是不會讓你打掉你和我哥的孩子的。”

    恩雅墮胎的事,當初并沒有告訴鮮于風,她擅自打掉孩子,和鮮于南離婚,然后去找鮮于風,鮮于風那個時候喜歡她,又對她感到愧疚,所以不可能不管她。

    但現在,云小淺和鮮于南結婚的事,讓鮮于風徹底醒悟了,此時此刻,他喜歡的人是云小淺,所以他絕對不能讓云小淺和他大哥結婚,不管用什么手段。

    “可我那么做,也是為了和你在一起啊!”恩雅說道。

    她之所以打掉孩子,是因為她知道,一旦她有了鮮于南的孩子,鮮于風縱是再喜歡她,也不可能和她在一起的。

    “恩雅,你聽我說,我不和你結婚,不是因為這些。”

    “那是因為什么?因為那個云小淺嗎!”恩雅大聲喊道,“風,你別傻了,她都要嫁給你大哥了,她喜歡的人是你大哥。”

    “她才不喜歡我大哥!她絕不喜歡我大哥!”鮮于風立馬反駁,但是卻沒十足的底氣。

    “她不喜歡你大哥又怎么會和他結婚呢!你不要自欺欺人了。”

    聽了恩雅的話,鮮于風面色陰沉。

    “風,我不能沒有你,我為你付出這么多,受到各種罵名,你不能拋棄我。”恩雅卑微的乞求道。

    然而鮮于風心意已決,“我會照顧你的,但我不能和你結婚,這對你來說也不公平。”

    “公不公平無所謂,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成為你的妻子。”恩雅試圖挽回他。

    鮮于風知道再說下去也沒有意義,于是扯開她摟住自己的手,啟動了車子,將她送回了家。

    ??

    碰!

    咣——咚??

    恩雅一回到家,就開始砸東西,不一會兒,客廳就被砸的一團亂。

    “為什么!為什么!我這么愛你??你卻??”她拼命砸,使勁砸,完全沒了平時的優雅形象。

    發瘋過后,她拿起手機,立刻撥了鮮于南的號碼。

    鮮于南一接電話,她就大聲質問道,“風剛才去找你,你們到底說了什么?”

    “你想知道說了什么,問你未婚夫不是更方便?”

    “他要取消我和他的婚禮,他不想和我結婚了!都是因為你和云小淺,都是你們害的!”恩雅指責道。

    “他說他要取消和你的婚禮?”鮮于南問道。

    “沒錯!你現在滿意了!你心里很得意吧,我做了對不起的事,現在我的報應來了,你一定在嘲笑我是不是!”恩雅說著,將掛在墻上的畫取下來砸了。

    “我沒有嘲笑你。”

    “你撒謊!”恩雅冷笑說,“你別得意,我過不好,你也別想過得好!風是什么樣的人,我很清楚,如果他不和我結婚,他也一定不會讓你和云小淺順順利利結婚的。”

    “我知道,這點不用你來提醒我。”鮮于南眉頭緊皺。

    他的親弟弟已經跟他撂下狠話,限他在三天內取消和云小淺的婚禮,他們是兄弟,他了解鮮于風的性子,知道鮮于風不會善罷甘休的。

    “你有時間的話,還是多想想怎么挽回小風的心吧。他限我在三天內取消和小淺的婚禮,但是我不會取消婚禮的。就這樣,我有事先掛了。”

    鮮于南說完,就掛了電話。

    恩雅盯著黑下去的手機屏幕,咬牙切齒的說道,“我不會這么輕易就退出的!沒有人能從我手中搶走風!”

    ??

    晚上十二點,葉景修回到公寓。

    他出去找了大半天,都沒找到葉蘭。藥效雖然過了,但后遺癥還在,頭隱隱作痛,他只好回到公寓,準備休息一晚,明天再繼續找。

    正準備洗澡,手機響了,他直接接了電話。

    那邊是方琳,“葉少爺,你找到葉蘭了嗎?”

    “沒有。你竟然還敢給我打電話!”葉景修陰惻惻的說。

    “葉少爺,我已經知道錯了,我今天也一直在找葉蘭。”

    “那你找到了嗎?”

    “還沒有??但我一定會繼續找,直到找到葉蘭為止。”方琳道。

    葉景修懶得與她廢話,“既然沒找到,那就別廢話,浪費時間。”

    說完,他掛了電話,丟掉手機,轉身去了浴室。

    方琳看向身邊的葉蘭,“葉蘭,你打算什么時候出現?”

    葉蘭剛洗了澡換上睡衣,聞言,陰險的說道,“再等兩三天,別急。”

    方琳看著葉蘭,笑著道,“話說,葉蘭,你可真厲害,竟然能想到這招。這樣一來,葉景修對你就更加愧疚了。”

    葉蘭卻不滿意,寒著臉道,“我需要不是愧疚!我想得到的是他的心,如果得不到他的心,那我就要成為葉太太!”

    ??

    三天后,莊園。

    自打天夫人得知嘟嘟生病,到現在已經三天,這三天里,天夫人每天都會來莊園親自照顧嘟嘟,她把嘟嘟照顧的無微不至,別說是傭人,就連尤香這個親媽都插不上手。

    嘟嘟在天夫人的悉心照顧下,感冒總算好了。

    尤香也終于放下心。

    “我等下要帶小蕊去林家主宅。”剛吃完早餐,尤香對東方閻說道。

    嘟嘟生病的這幾天,天夫人每天來照顧嘟嘟,尤香雖然插不上手,但也沒有離開過,所以她已經三天沒帶尤小蕊去林家主宅了。

    于是剛才一睜眼,她就接到了林啟英的電話,林啟英提醒她帶小蕊去趟林家,意思大概是林老太太三天沒見到尤小蕊,還以為她再也不會帶尤小蕊去了,難免有些心急不安起來,脾氣天天發,林家上下,各個傭人都戰戰兢兢的。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