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二世祖的美嬌娘 > 第758章 強吻
    “庭洛哥。”卓小晴看見顏庭洛,內心高興不已。

    “來給你哥送飯?”顏庭洛問。

    “嗯。”卓小晴靦腆的點頭。

    看到卓小晴,顏庭洛不由得想起自己家的妹妹顏小蕾。

    同樣是妹妹,差別怎么這么大。

    顏庭洛往沙發上一坐,長腿交疊,優雅又隨性,“卓昱,你有小晴這個妹妹真是走運。”

    卓小晴被他夸贊,激動極了。

    卓昱看了妹妹一眼,說道,“小蕾不是也很好嗎。”

    “小蕾跟小晴比差遠了。”顏庭洛話剛說完,瞥見卓昱床頭柜上的花束,眉頭頓時一蹙。

    “誰給你送的花?”

    卓昱道,“這次任務中被救的鐘先生,他女兒從花店訂了一束花。”

    顏庭洛盯著花,聯想到剛剛送花離去的景兮,問道,“花店里的人送來的?”

    “嗯。”想到把花送來的景兮,卓昱一向嚴肅的表情變得隨和。

    顏庭洛見狀,眉心緊擰,微微不悅。

    ??

    下午六點鐘,xx餐廳。

    “景小姐,想吃什么隨便點,我把你叫出來,今天我請客。”顏小蕾豪氣的說。

    景兮微愣,點點頭,之后點了一個最簡單的套餐。

    兩人點好餐,景兮疑惑的看著顏小蕾,想了想,拿出手機打字,“顏小姐,你今天找我出來有事嗎?”

    顏小蕾微微一笑,直接問道,“景小姐,聽說我哥哥向你求婚了?你考慮的怎么樣了?”

    景兮聞言有些訝異。

    顏小姐約她出來,是為了這件事?

    斟酌了下,景兮回道,“對不起,我不能嫁給你哥哥。”

    “為什么?”顏小蕾開啟炫哥模式,“我哥哥雖然看上去很兇,但是他非常正義,對待工作一心一意,絕對是個好人!”

    “我沒有說他不好。我只想嫁給自己喜歡的人,希望對方也喜歡我。”景兮打出喜歡兩字時,腦袋里忽地閃過卓昱的影子。

    她手上的動作一停,紅唇抿了抿,粉頰露出羞怯之色。

    “原來你不喜歡我哥啊。”顏小蕾皺眉嘆氣,替顏庭洛感到可惜。

    唔,都怪哥哥不爭氣,如果景小姐能當自己嫂子就好了。

    顏小蕾道,“小兮姐,我可以這樣稱呼你嗎?你叫我小蕾就好了。雖然你不愿意嫁給我哥,但我們可以當朋友。”

    景兮受寵若驚,微笑著點點頭。

    吃了飯,兩人離開餐廳。

    正所謂冤家路窄,剛走出餐廳,顏小蕾就看見葉景修和葉蘭迎面而來。

    葉蘭的手搭在葉景修手臂上,臉上帶著笑容,不知道在和葉景修說什么。

    相對比葉蘭的興奮高興,葉景修則是一副興致缺缺索然無味的表情。

    直到看見顏小蕾,他眼神一亮,立馬停下腳步。

    葉蘭原本一直在看葉景修,因此并未發現顏小蕾,見葉景修停下腳步,才順著他的視線發現了顏小蕾。

    葉蘭臉色一寒,隨即,躲到葉景修身后,低聲說道,“景修,我害怕。”

    葉景修聞言,瞬間回想起顏小蕾先前對葉蘭的所作所為,于是沉下臉來,抓住葉蘭的手道,“我們走。”

    他們轉身離開,沒有進顏小蕾剛走出的那家餐廳。

    “小蕾,你們認識嗎?”見顏小蕾一直盯著葉景修和葉蘭離開的方向看,景兮輕拍顏小蕾,拿出手機問道。

    顏小蕾搖搖頭,扯出一抹堅強的微笑,說道,“小兮姐,我們走吧。”

    “你是怎么來的?”景兮問。

    “是司機把我送來的。我們去路對面打車吧。”顏小蕾心不在焉的道。

    景兮點頭,兩人朝路對面走去。

    過馬路時,景兮見是紅燈,就停下了腳步,順便彎身去系松散的鞋帶。

    而走在她身邊的顏小蕾不知道在想什么,竟然沒有察覺紅燈,還在繼續往前走。

    系了鞋帶,景兮抬頭一看,見顏小蕾還在往前走,忙跑了過去。

    嘀嘀——

    飛奔而來的車按了兩聲喇叭。

    景兮大驚失色,抓住顏小蕾的手用力將她扯了過來,顏小蕾腳下一崴,跌在地上。

    車子在距離她們很近的位置開了過去。

    景兮頓時松了口氣。

    情急之下,她用手語道,“小蕾,你沒事吧?過馬路時不要心不在焉!”

    顏小蕾這才意識到剛才發生了什么,“小兮姐,對不起。我沒事。”

    景兮伸手拉顏小蕾起來。

    顏小蕾一用力,才察覺腳扭到了,“好疼。”

    “扭到腳了?我送你回家。”綠燈亮時,景兮攙扶著顏小蕾過了馬路。

    她們很快攔下一輛車。

    顏小蕾道,“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景兮搖搖頭,讓顏小蕾先上了車,隨即自己也上了車。

    她親自將顏小蕾送回了家。

    許惠如見景兮送顏小蕾回來,臉上笑出一朵花來。

    “景小姐,真是謝謝你了。小蕾給你添麻煩了。”

    “阿姨,這是應該的。”景兮道。

    “你快坐下,你喜歡喝什么?我讓人給你榨杯新鮮果汁好不好?”許惠如熱情的道。

    “阿姨,不用了,我得走了。”景兮急著要離開,生怕看見顏庭洛。

    “誒?你現在就要走啊?”許惠如不舍的道。

    顏小蕾說,“媽,景小姐從這里到家還要好久呢,現在都九點多了,你讓司機送景小姐回去吧。”

    許惠如聞言,暗暗氣道:庭洛這個臭小子怎么到現在還不回來,要不然就能送景小姐回家了。

    唉,真是氣人!

    “那好吧,景小姐,我讓司機送你回去。這里不好打車。”

    許惠如將景兮送到大門外,景兮正要坐進車里,這時,顏庭洛驅車回來了。

    許惠如一看見顏庭洛的車,立馬激動的拉著景兮走過去。

    看見許惠如和景兮,顏庭洛停下車,降下車窗。

    “你怎么在這里?”

    他這話明顯是問景兮的。

    許惠如道,“你妹妹扭傷了腳,景小姐送她回來,你回來的正好,趕緊送景小姐回家。”

    顏庭洛聞言,知道這差事是甩不掉了,于是示意景兮上車。

    景兮其實特別不想讓他送,但當著許惠如的面,又不好意思拒絕。

    她只好上了車,顏庭洛調轉車頭,離開了顏家。

    “你見了我妹妹?”路上,顏庭洛問道。

    景兮點點頭,身子往車門那邊挪了挪,下意識的和顏庭洛保持距離。

    顏庭洛的觀察力是常人難及的,雖然盯著前方,但余光還是察覺到景兮的小動作。

    她這般排斥他的行為,令他感到相當不痛快。

    他突然靠邊停下車,看向她問道,“你對我究竟有什么不滿?”

    車子一停下,景兮就感到很不安。

    她搖搖頭。

    顏庭洛問,“因為我第一次見你就吻了你?”

    他不提這事還好,一提這事,景兮就羞惱。

    顏庭洛不耐煩的說,“我之前已經告訴你了吧,當時在執行任務,不是真的想吻你。”

    景兮瞪他一眼,隨手解下安全帶,“我可以自己回去,不麻煩顏少爺送了。”

    她轉身打開車門,正要下車,就被顏庭洛扣住了手腕,顏庭洛摁住她,順手又將車門關上。

    景兮大驚,一轉頭,就看見顏庭洛近在咫尺的俊臉。

    “卓昱病房里的花,是不是你送去的?”

    景兮緊張的屏住呼吸,顏庭洛松開她的手腕。

    她急忙道,“是客人訂的花。”

    她受驚的樣子,像極了幼小的動物,被皓齒咬住的紅唇,如水剛洗過的櫻桃,新鮮欲滴。

    顏庭洛喉嚨忽地燒起一把火,黑眸暗了暗,朝她的身子又貼近了些,“你是不是一直都覺得我強吻了你?”

    景兮驚呆了,訥訥點頭。

    顏庭洛冷哼一聲,“那我現在就告訴你,什么才是強吻。”

    說完,他迅速將景兮的雙腕反剪到身后,又捏住景兮的下巴,景兮睜大眼睛,還沒弄清楚狀況,嘴唇一熱,就被顏庭洛吻了。

    她的嘴唇香甜可口,柔軟嬌嫩,上次他吻她,只是為了執行任務,并沒有心思品嘗她的味道。

    所以這一次,他要嘗個夠!

    景兮拼命扭動著身子,想要擺脫顏庭洛的侵犯,可是她那點力氣根本沒有用處,只能靠在車門上,被顏庭洛半壓著強吻。

    手腕幾乎要被他捏斷,下巴也已經疼的發麻,他的力量對她而言就像是野獸,要把她整個人都吞噬掉,她嚇得微微顫抖,在他野蠻的攻擊下紅了眼圈。

    直到車內傳來低泣聲,顏庭洛總算放過她。

    景兮露出屈辱的表情,抬手朝顏庭洛打去。

    顏庭洛一把鎖住她的手腕,沉著臉,眼神像還未吃飽的貪狼,“你還想打我?”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