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二世祖的美嬌娘 > 第751章正文完結倒計時5恍若隔世
    一秒記住【800♂小÷說→網 .】,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仿佛是一個很長的夢,夢里一切都是白色的。

    看不見任何人,前方也沒有任何路。

    她徘徊在這里很久了,久到快要記不清自己是誰。期間有無數次想要離開這里,但心中總有不舍,像是一直在等待,等待什么人來接她。

    她甚至要忘記等的人是誰。

    對方的聲音,對方的模樣,在記憶深處變得越來越模糊。

    或許她真的該走了,前往另一個世界,不該再繼續留戀徘徊。

    她閉上眼睛,等到再次睜開眼時,決定邁出腳步,往未知的地方走去。

    這時,一道聲音突然傳入耳朵。

    “茵茵。”

    茵茵?

    茵茵是誰?是她嗎?

    是誰?誰在喊她?這個聲音陌生又熟悉,她已經想不起來,但是雙眼卻隨著這個聲音的呼喚逐漸變得濕潤模糊。

    “茵茵??茵茵??”

    好懷念,為什么她會如此懷念,像是曾經聽過無數遍。

    “茵茵??”

    聲音越來越近,白色的迷霧中,出現了一個身影,喬茵茵伸出手,急切的想要抓住他。然而,那身影明明近在眼前,卻怎么都抓不住。

    “茵茵,過來,到我這里來。這邊。”那道身影也伸出手,引導著喬茵茵往某個方向走去。

    喬茵茵心急的想要抓住他,雙腳迅速的邁開。

    等等??等等她??

    她眼中除了他,什么都看不見,不知道腳下的道路是什么樣子,也不清楚前方的道路將通往什么地方。

    但是她全心全意的信任他,沒有任何理由,只希望能到他的身邊去。

    走了很久,他終于停下來,她看不清他的臉是什么模樣,迷霧中,隱隱見他揚起嘴角,露出微笑,笑著對她說,“茵茵,我要走了??”

    走?他要走?

    喬茵茵這下慌了。

    “不要走!”她大喊一聲,撲向前去,張開雙手準備摟住他,但是眼前的他突然消失不見。

    “??”喬茵茵心下一驚,感覺身體往下一墜。

    周圍的迷霧倏地散去,她驟然睜開眼,蒼白的天花板瞬間映入眼簾。

    阿軒??

    ??

    早上五點鐘,天剛微微亮,東方閻的手機響個不停。他伸手撈過手機,看了眼來電顯示,接了電話。

    “少主,喬茵茵醒了!”李易在那邊激動的說。

    東方閻聞言一怔,隨即,騰地從床上坐起身。

    “喬茵茵醒了?”

    “是的。醒了!真的醒了!”

    “我知道了。”掛了電話,東方閻扭頭看向睡著的尤香,晃了晃她,“小香,小香。”

    尤香暈暈乎乎的睜開眼,看著他道,“怎么了?”

    “你阿姨醒了。”

    尤香剛睡醒,腦袋有些不靈光,眨了幾下眼睛后,立刻坐起身,睜大眼睛。

    “我阿姨醒了?”

    東方閻點頭,轉身就下了床。

    尤香也迅速下床穿衣。

    倆人急忙洗漱,匆匆離開莊園趕去了醫院。

    推開門,喬茵茵正靠在病床上,雙眼注視著前方,整個人怔怔的,像是還沒有適應眼前的情況。

    “阿姨!”尤香跑過去,立馬摟住了她。

    喬茵茵恍惚了下,半晌才將視線轉移到尤香的臉上,看著她問,“你是?”

    尤香欣喜若狂,拉住她的手道,“我叫尤香,是喬英英的女兒。”

    喬茵茵聞言,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你是英英姐的孩子?”喬茵茵抬起手,看著自己略顯歲月痕跡的手,問道,“現在是哪一年?”

    “2017年,現在是2017年。”

    “2017??”喬茵茵聽著這個陌生的數字,感覺恍若隔世,“我睡了,25年??”

    “是阿,你終于醒了。”尤香激動的說。

    “這里是什么地方?”

    “S國,T城。”

    “想不到我會有清醒的這一天。”喬茵茵感慨說,隨即想到白軒,期待的問,“我醒來之前夢見阿軒了,是他帶我回來的,他現在在哪?”

    提到白軒,尤香臉色一變。

    “他??他??”喬茵茵剛醒,她實在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告訴喬茵茵白軒已經去世的事實。

    這對喬茵茵來說,無疑是殘酷的。

    “他怎么樣?”喬茵茵急切的問。

    尤香緊緊咬住下唇,唇齒都在顫抖,站在一旁的東方閻也沒有吭聲。

    喬茵茵見狀,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難道他??”

    “阿姨,對不起。”尤香抱歉地看著喬茵茵,終于說出了事實,“白軒,白總監??已經去世了。”

    喬茵茵一愣,只覺是晴天霹靂。

    “死了??阿軒死了??”她目光忽地變呆滯,表情也迅速僵住,整個身體都動彈不得。

    “太晚了??是我回來的太晚了??”她喃喃自語,像是被抽去了靈魂。

    “阿姨。”尤香不忍看她這副樣子,但是又不知該如何安慰她。

    喬茵茵沉默了片刻,又問道,“你母親呢?我姐姐,她還活著嗎?”

    尤香搖搖頭,感覺心里難受極了。

    “不知道,一直都沒有她的下落。”尤香雖然希望自己的母親還活著,但心里也明白,這種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聞言,喬茵茵更是面若死灰。

    她此刻雖然醒了過來,但是此去經年,早已物非人非。

    親人,愛人,原來都已離她遠去。

    “對不起,對不起。”尤香緊握住她的手,不停的道歉,但是卻沒有勇氣說出白軒是被自己和東方閻間接害死的事實。

    喬茵茵聽著尤香的抽泣聲,抬手摸上她的頭,“你叫尤香,是嗎?”

    尤香抬起哭紅的眼睛,點點頭。

    明明剛得知親人和愛人的不幸消息,此刻心如刀割,喬茵茵蒼白的臉上卻仍是露出了最溫柔的笑容,說道,“能醒過來,看到你長大的樣子,我感到很欣慰。”

    越是聽她這樣說,尤香越是感到內疚。如果白總監現在還活著,他們能繼續今生緣那該多好。

    “阿姨??”

    喬茵茵拍拍尤香的頭,說道,“我想休息一下。”

    尤香知道她心里不好受,決定讓她一個人安靜安靜。

    “好,你好好休息,如果哪里不舒服,要立刻按鈴,醫生會立馬趕來的。”尤香不放心的交代說。

    “嗯。”喬茵茵點頭。

    尤香和東方閻離開了病房。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