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穿越小說 > 北宋大丈夫 > 第589章 義無反顧
    殺!”

    種諤一刀劈斬下去,折克行格擋的同時還下了一道命令。

    隨著他的命令,前方的長槍手蜂擁而來,奮力的捅刺。

    混戰時刀盾兵的作用很大。可在兩軍對壘時,長槍手的捅刺能保持陣型不亂,方便指揮,所以深得將領們的喜歡。

    “刺!”

    可對手也是這般想的,頓時短兵相接就變成了長槍捅刺。

    沒有人提議在槍頭上包裹布團,更沒有人提議讓人來裁判戰局。

    既然要戰,那便以一方倒下為止。

    長槍的槍頭被刻意削圓了,可一旦被重重的捅一下,不倒下也會失去戰斗力。

    “虎!”

    折克行這邊有口令指揮,長槍整齊的捅刺出去。

    對方同樣如此,第一輪各自倒下不少人。

    “虎!”

    第二輪再次捅刺,沒有人害怕!

    那些被捅到的軍士在慘叫著,或是倒退,或是倒下。

    “虎!”

    長槍奮力前刺,一個軍士被捅斷了肋骨。他雙手抓住槍頭,緩緩跪在地上,劇痛讓他忍不住哭嚎起來。

    “這就是沙場嗎……”

    陳忠珩面色發白,眼前的慘烈讓他想閉上眼睛。

    那些軍士拼命的捅刺,從開始的拘謹到現在的瘋狂……所有人都在失去理智。

    第一次身臨這種臨戰氣氛濃烈的演練,讓大部分人都在發狂。

    長槍開始混亂,有人拿著長槍當木棍使,奮力的抽打著,場面漸漸混亂。

    “穩住……”

    折克行連續劈出兩刀擊退了種諤,見狀就喊道:“長槍穩住!”

    這邊的長槍手們開始清醒,無數次的操練讓他們形成了條件反射,無數次懲罰讓他們隨時都記著保持陣型。

    陣型一整齊,長槍的捅刺就無懈可擊。

    雙方陷入膠著。

    前排不斷有人倒地,雙方避開同袍的身體,于是就出現了縫隙。

    “刀盾兵……”

    刀盾兵迎頭撞了上去,混戰開始了。

    這時候體現的是紀律和勇氣。

    “這便是戰陣嗎?”

    趙禎見過操演,他在宮中也經常看各種操練,可那些操練不過是些花架子而已,看著精彩紛呈,實戰意義半點也無。

    今日是他第一次見識這等慘烈的場面,不禁為之變色。

    沈安說道:“這還不算是戰陣!”

    “這還不算?”

    那些將士們絞殺在一起,不斷有人倒下,有人高呼酣戰,有人慘叫求助……

    周圍的百姓在往后退,有孩子在哭,有婦人掩面而逃。

    這是汴梁第一次出現這等慘烈的演武,讓百姓們第一次直面沙場的殘酷。

    “原來這便是武人嗎?”

    “以前某還罵他們賊配軍,如今看了……他們好慘。”

    “他們要豁出命去拼殺呢。”

    “……”

    “不算。”

    沈安說道:“陛下,沙場廝殺不會這般客氣,更不會避開要害……沙場之上……入目所及之處,都是鮮血,而且慘叫聲會少許多。”

    “為何?”

    韓琦從未臨陣廝殺過,但依舊覺得沈安說的有問題。

    歐陽修也好奇的問道:“真刀真槍,不該是慘叫的更多嗎?”

    眾人都看向了沈安,他淡淡的道:“因為和敵軍絞殺在一起時,不管受了多重的傷,你要么繼續拼殺,要么就逃命……至于慘叫,那會讓你分神,讓你死的更快……”

    沙場之上,將士們沒有慘叫的時間!

    這句話讓眾人默然。

    原來沙場廝殺這般殘酷嗎?

    趙禎覺得有些冷,他不由的握緊了拳頭,可身體里的冷意卻在漸漸彌漫。

    他看著下面的廝殺漸漸膠著,就說道:“兩邊不分高下,看來兩家的操練都差不多,都值得夸贊……”

    “誰能贏?”

    有人不忍的問道。

    眾人都不忍再看這種場面,有人垂眸,有人抬頭……

    “種諤!”

    劉展堅定的道:“你看他沖殺在前,帶著麾下壓住了對手,只需再過片刻,折克行必然崩潰。”

    “折克行躲在后面作甚?”

    “是啊!他竟然躲在了后面,這是膽小嗎?”

    “嘖嘖!折家竟然是這樣的統軍方式,讓人大開眼界啊!”

    “沒有果敢之心,還稱什么名將?還稱什么將門?”

    “……”

    血脈這個問題讓折家在將門之爭中落入了下風,大規模領軍出擊也輪不到他們……也就是說,他們只能守著府州那塊地方折騰。

    這就是邊將。

    而種家卻不同,在大家的眼中他們是自己人,所以能重用。

    一直以來,折克行都在憋著一口氣。

    今日這口氣在漸漸釋放。

    他想起了沈安昨日說的話。

    ——要打出武人的氣勢來!

    前方的長槍陣在不斷集結,然后又被打散。

    種諤帶著一群最精銳的軍士在四處沖殺,看著不可一世。

    “時候差不多了!”

    折克行看了一眼高臺,在那里有皇帝,有重臣,還有他的兄弟。

    今日我必定不會讓你丟人!

    他回身看了一眼,那一百余人正在等候命令。

    “沒有賊配軍!”

    折克行垂手,木刀的刀尖抵在地面上。

    “曾經有人告訴某,人從不分高低貴賤。你要昂著頭,哪怕你的對手高不可攀……今日對面的是種家,他們文武雙全,人人稱贊,就像是高居九天的神祇……那么,今日某便帶著你們去把這尊神祇拉下來……”

    那些軍士的呼吸漸漸急促起來,血氣在奔涌。

    “破了!”

    前方的種諤擊破了當面的長槍陣,目光鎖定了折克行,獰笑道:“折家子!”

    折克行厲喝道:“閃開!”

    前方的陣列分開,折克行喊道:“弟兄們,可敢一戰嗎?”

    從開始到現在,他的麾下一直在和對手僵持,從未處于下風。

    殘酷的操練讓他們比對手更有韌性和勇氣。他們一直在等待著機會。

    如今機會來了。

    可敢一戰嗎?

    無數人高喊道:“戰!”

    折克行第一個沖殺過去,木刀閃電般的劈砍而去。

    種諤格擋,然后后退,大笑道:“擊敵鋒銳,可某卻不給你這個機會……哈哈哈哈!”

    折克行喊道:“陳洛!”

    戰場從不是解決私人恩怨的地方,折克行的任務是擊敗對面的對手,而不是種諤這個人。

    正在奮力拼殺的陳洛止步,目光掃過這邊,然后厲喝道:“種諤!”

    種諤帶著人在游走,聽到喊聲就抬眼看去,森然道:“沈安的護院!”

    他沖殺了進去,無人能擋住他的長刀。

    “種諤!”

    陳洛在高速狂奔,一個軍士攔截,被他連人帶刀劈翻在地。

    此刻他的眼中只有種諤!

    種諤在游斗,不斷避開折克行的追殺。

    若是在真正的沙場,他這樣的舉動就是作死,弓箭手會把他釘死在某個區域。

    可現在沒有弓箭手,所以種諤如魚得水。

    從開戰到現在,他本以為對手會一觸即潰,可事實和他的預測恰恰相反。

    對手很堅韌,而且紀律森嚴,無論什么沖擊都像是遇到了礁石,無法撼動。

    他知道自己輕視了折克行這個年輕人,為了打破僵局,他只能采取這種方式不斷游走,維持雙方的均勢,并試探著從某一個地方取得突破。

    剛才他就突破了,可一直在虎視眈眈的折克行卻出擊了。

    來吧,來追殺我吧!

    種諤獰笑著,左側卻傳來驚呼。

    他側身看去,只見折克行一人當先,擋者披靡。

    那木刀劈斬的速度之快,你剛格擋了一刀,第二刀就已經追著來了,讓你避無可避。

    只是一瞬,折克行就擊破了當面的對手。

    他不是膽小。

    他只是在等候最后的時機來臨!

    他放棄了追殺種諤,選擇了擊潰對手。

    “萬勝!”

    見主將擊破對手,眾人不禁歡呼了起來。

    種諤的眸子微縮,說道:“殺進去!”

    他不能阻攔折克行的沖殺,但對手同樣也不能阻攔他。

    就像是象棋里的兌子戰術,他現在準備擊潰當面之敵。

    他劈開一把長槍,剛想殺進去,那個失去武器的軍士卻大吼一聲沖了過來。

    種諤一拳就把他的半邊臉打腫了,可這軍士卻悍勇的抱住了他,喊道:“弄死他!”

    弄死我?

    種諤一膝頂開了他,然后一腳踹去。

    這軍士竟然硬扛了他一腳,然后在撲倒前一拳擊打在他的大腿上。

    “某不是賊配軍……”

    軍士臨暈倒前喃喃的說著。

    種諤被這一拳弄的踉蹌了一下,剛站穩,眼角瞥見有人撲過來,他下意識的揮刀。

    對手格擋,力量被碾壓,隨后肩頭中刀。

    這一下肯定會很痛吧。

    “某叫韓勇!”

    軍士肩頭中刀,可他卻義無反顧的揮拳。

    呯!

    種諤沒想到遭遇這樣的重創之后,自己的對手竟然還能反擊,所以沒有反應。

    這一拳讓他的身體搖晃了一下,臉頰迅速腫脹起來。

    他反手一巴掌打翻了這叫做韓勇的軍士,心中卻有些震驚。

    大家都是從萬勝軍中分配的人手,折克行是怎么把這些軍士調教的這般兇悍的?

    整個戰場都在相對廝殺,只有陳洛在橫向跑動。

    他想起了自家郎君那一日和這些將士們說的話。

    ——你們不是賊配軍,你們是保護大宋的勇士,但這需要你們去證明,去證明你們的悍勇!

    這些將士都憋了許久,今日終于爆發了。

    賊配軍這個稱呼一直籠罩在他們的頭頂上,憋屈,但卻無可奈何。

    當兵從軍在此時是一件羞辱的事兒,但凡有辦法的人家都不會把兒郎送進軍中。

    往上歷數千年,從未見過武人如此卑微的時代。

    “某不是賊配軍!”

    韓勇在地上伸手抱住了種諤的左腳,身體借力起來,奮力一拳。

    種諤只覺得后背一痛,不禁長嘶一聲,沒回身就是一肘。

    呯!

    韓勇的臉已經沒法看了,可他兀自抱住了種諤的腰,昏沉間喊道:“某是大宋勇士……”

    種諤怒了,回身一把揪起韓勇,重重的砸在地上。

    呯!

    韓勇倒在地上,身體彈動了幾下,旋即安靜。

    陳洛的眼睛紅了,他奮力沖了過來,身體躍起。

    “種諤!”

    種諤抬頭,冷冰冰的盯住了他,獰笑道;“某等候你多時了。”

    ……

    書友“張帥飛”今日結婚,恭喜。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