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風流艷遇小猛男 > 第429章 讓他來見我!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kcmtjn.live』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會的!”房春麗笑著把房叔送出了廠區。雖然現在廠子還沒建好,但是莊妍已經組織她們開工了。等廠房建好了立即就能投入生產。

    房叔是滿意了。但有人不滿意。

    呆在鄉里的藍衛很不滿意。本以為南關鄉的這些土鱉就算有外商投資也整不出個啥來。不過他失望了,很失望。從那些個投入水泥廠的員工,從鄉里那些個干部的談笑中他發現南關鄉的水泥廠辦得很好。特別是沙頭村的那個水泥廠,自打有了政策,搞得風風火火的。

    于是他到處去反映。鄉長不理,沒事,他找書記。書記本來是不管這事的,不過聽到這犢子說好多孩子都不念書了專門投了水泥廠,這才心里一驚。

    他是管鄉里的官帽子,并不直接參與管理這些事兒。而且聽鄉里的那些干部匯報說,南頭水泥廠跟沙頭水泥廠辦得不賴。并沒有藍犢子說的那些情況。

    可是這關系到學生伢仔他又不能不重視。要是直出了事兒,他這書記還干不干?所謂百聞不如一見,書記決定到沙頭村走上一走。啥事只要看看就能弄清楚。到時誰是誰非還不是一目了然。

    這天下午,一輛吉普奔馳在鄉道上。在快入沙頭村的時候停了下來。一個年近五十的大叔鉆下吉普,后面還有個三十來歲的中年人跟隨著下來。

    這兩犢子一見人就打聽村里水泥廠的事。

    當然村民也沒覺得異常,因為這段時間總是有外面的人才跑過來找活兒。一是沖著那份高薪,二是沖著范氏的名頭。無論咋樣,他們對范氏還是有信心的。

    沒過多久,這兩犢子鉆進了沙頭村村部。

    “哪個是村支書?快讓他來見我!”年近五十的大叔環視了下村部。

    “你是哪個?”一個村干很生氣。就是鄉里下來的領導現在也對周曉光一付客客氣氣的樣子。這老犢子倒好,一來就呼三喝四的,他以為他是誰?麻痹!

    “我是誰?哈哈哈,你認不出來?”老犢子一臉好奇地瞧了眼這問話的村干。

    “不知道!沒事的話請你出去!”村干很不客氣地說。

    “呃,沒事就不能進來?你以為你這里是總統府還是軍事基地?”老犢子的語氣很不善。

    那村干正要教訓教訓這老犢子的時候周曉光走了進來。

    “和尚你還不到廠里去瞧瞧。這個客人交給我好了。”

    老犢子打量了下周曉光,“呃總于找到個象點人樣的。你趕快把你們支書叫來吧,我只眼他說話。”

    周曉光心里一陣暗笑,“叔你先坐坐,二丫上茶!叔你有啥事兒先跟我說也是一樣的。”

    “你?”老犢子打量了下周曉光,“你能擔得起嗎?我看還是找你們支書來!”

    “先說說吧,擔不擔得起要再看看。”周曉光淡淡地說。

    “你真擔得起?”老犢子斜眼瞧了瞧周曉光,“瞧你這樣是個商人吧?村里的事兒你能拿主意?”

    “能!”

    “好!那我就說了,你必須把那些個學生娃給我辭了!”

    辭了?村部里的人倒吸了口涼氣,這老犢子的口氣忒大!憑啥?

    “老叔是誰?為啥要我們這樣做?”周曉光還是一付蛋定的樣子。市里的市長都見過了,人家省里的大領導也見過了,他現在不會怕鄉里的那引起個犢子。

    “我是誰,呃,是誰都不重要。這樣說吧,我是南關二中的老師。我聽說很多學生都到這里做事!你這樣不會擔耽人家學習嗎?”老犢子整理了下思路。

    哦,原來是為了那些個學生來的。周曉光立即放下心來,只要不是存心找事的,他都歡迎。不過他能瞧出來這老犢子鐵定不是個老師。老師哪有他這般大的架子!

    “原來叔是個老師,失敬了失敬了!要知道我可是最尊敬老師的。”

    屁!沙頭村哪個不知道他周曉光最不敬老師的。雖然他成績很好,但是對老師他沒多少尊敬。

    周曉光臉不紅心不跳繼續跟這老犢子忽悠。“叔,那你能說說你有哪些個學生到我們廠里來了嗎?這樣我也好把他們叫出來。”

    “這!”老犢子沒話了。他是當過老師不假,可是這犢子已經近二十年沒當過老師了。以前的行當他早就忘得差不多了。而且現在的學生,他那能知道?

    “我瞧著叔也不象是南關二中的老師。上次我給他們捐建教學樓的錢貌似也沒見過你!”周曉光的眼睛很亮。他一進門就瞧出這老犢子是鄉里的大人物,只是不清楚他是誰?

    說來慚愧。這村支書當了好一陣子了,也沒去拜見鄉里的大領導。當然,鄉長吳湘玉他還是認得的。不過除此之外鄉里的大領導他現在還是一個不識。

    “呵呵,給你瞧出來了!”老犢子也不生氣。到了他這年紀了也不太想生氣。他這活估摸著是要干到退休。生不生氣都干這活兒。“我看你也不是一般人吧。呃,沙頭村現在還沒有村長,你應該就是村支書周曉光!”

    能猜出他是周曉光,這并不奇怪。因為村部里的人全都服他。這不是一個商人能辦到的。不過,周曉光還得跟他虛偽虛偽。

    “不錯!叔猜得真準。我猜肯應該是鄉里的書記吧?”這個倒是周曉光亂猜的。鄉里的干部在村里都很大,不是書記也能擺擺譜。不過話都得往大里說,這樣不得罪人。

    “你猜中了,這就是我們鄉里的吳書記。”吳書記身旁的那個干部一臉喜色。終于知道怕了吧。麻痹的!這一路來就沒人把他們當盤菜。貌似他們來這里乞食似的。

    “吳書記好。”周曉光做了個樣子站起來。不論官大官小,這犢子管著你,以后要辦啥的都不能得罪。

    吳書記臉無表情情的壓了壓手。“坐!”

    周曉光的屁股離那凳子其實也沒多遠,在吳書記叫他坐之前屁股早就放回去了。對于吳書記這樣的,周曉光不是很想聽他使喚,能不見則不見,真見著了心里就想著不合作式抵抗。當然涉及到村民利益啥的,他肯定會合作而且是親密合作。

    “曉光呀,我早就該過來瞧瞧你。你看你們沙頭村的變化有多大!我都快認不出了!”吳書記臉含微笑說。

    周曉光只得陪著笑。“哪里哪里?”

    “呃呃,別的我們先不說。先說剛才的那些個學生吧。”很快地吳書記又繞回了剛才那個問題。

    “呃呃,吳書記在我們廠里可是沒有學生!不信的話你查查!”周曉光很坦誠。在這里的確沒有學生。有的只是高三這樣臨近畢業,而且肯定上不了大學的。這些人如果不收他們肯定會流向社會到時更難處理。再說這招聘也不是他負責,全是由莊妍那丫頭弄的。

    不過他也交代過,對于高二以下的學生一個都不能要。對于能上大學的學生就給予資助絕不揠苗助長。畢竟對于人來說前途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回答吳書記的時候他顯得理直氣壯。

    “那為啥有人舉報你這里招收那些沒畢業的學生?”吳書記見識過那么多人當然能瞧出來周曉光沒做虧心事兒。

    “誰?”

    “這個不能說。”吳書記做過這么多年干部了,對于舉報人當然是不能隨便暴露的。

    “哈哈哈,不就是鄉里那個叫啥藍衛的嗎?其實很簡單,我們鄉里辦廠受損最大的就是他!這是見不得別人過得好,只有臨河水泥好他才滿意。好了,吳書記你啥也別說,我們到廠里瞧瞧不就清楚了!”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讓吳書記自己瞧比他說上萬句都有利。

    這時間廠子里已經下班了。其實現在呆在廠子里的人不多。那些個干體力活的員工,現在還不用上班,在沙頭村的員工會混個早餐啥的,但都不住在廠子里,在工廠沒蓋好前都不用過來。

    留下來的都是些技術骨干啥的。他們要研究以后工廠的發展啥的要來上班,當然,也有份工資。

    吳書記到達工廠時,工人們三三兩兩地在那里議論些啥。剛才的話題還在繼續,這些人當中很大部分都是從外地來的。有不少是其他地方的技術骨干,對于建廠擺設機器都有自己一套方法。

    周曉光讓那些沒經驗的高三學生就跟著他們一對一輔導。在實踐中不斷成長。在一般的工廠一年就足于讓沒啥經驗的技術員成熟。

    但是周曉光是不能容忍一年時間。對于沙頭村來說這一年時間很重要!哪怕是一天也不能浪費。最多給他們一個月時間讓他們適應,如果適應不了那就沒辦法了。沙頭水泥廠等不起。所以現在乘廠子還沒建起來,就組織他們一對一的學習還給工資。

    “他們就在那兒,要不要讓他們都過來。”周曉光對吳書記說。

    “不!我可不想用書記的身份跟他們談話。那個你也不要暴露我的身份能做到嗎?”吳書記一付語重心長的樣子。

    “呃!”無論如何,這吳書記都不象找麻煩的樣子。周曉光的心里也就沒這么煩他了。

    轉了好一陣子,也沒見吳書記找那些工人談話,只是在廠區瞎轉悠,不時還問問周曉光對廠子的規劃。

    由于廠子不沒建成,就是宿舍區也只是粗具規模瞧不太出直正的樣子。現在很多技術人員都是住在村民家中,當然對于本村的技術人員象房春麗這樣的還是回家住。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