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花都絕品醫神 > 第二百二十章 別太把自己當回事
    先是內心微微一動,緊接著便又變得淡漠,自己不是沒勸過他們,現在遇到危險,怪誰?反正葉凡沒打算趕過去救他們,任何人都要為自己的無知付出代價!

    當然,這代價有些慘重,說不定那幾個人都會葬身虎口。

    可是,這些又跟葉凡有什么關系?

    嗯,沒關系!

    葉凡準備繼續朝天來峰飛去,不是去救人,而是去捕捉禿鷹。

    練氣二層的禿鷹,那得多滋補?說不定實力能有很大的進步!

    “嘎嘎……”

    這時,盤旋著天來峰山頂的禿鷹也察覺到山腳下的動靜,竟然慢慢盤旋下來,似乎對下方的打斗很感興趣。

    葉凡怔了怔,落到地面上,改為步行,以免禿鷹察覺到自己。

    此時此刻,勘探隊員正一臉緊張地跟一頭老虎對峙著,只見孫飛和周宇手里拿著獵槍,馬隊長和其他人手里拿著工兵鏟。

    趙箐臉色煞白,渾身一陣哆嗦,忍不住問道:“孫哥,我們會不會死在這?”

    “不會,我們有獵槍,你躲在我后面就行。”孫飛自信滿滿地說道。

    可是,若是仔細觀察他的兩條腿,正忍不住打顫。

    顯然,他自己都不自信,剛才只是在趙箐面前故作鎮定。

    “吼……”

    忽然間,對峙中的老虎忽然一聲長嘯,孫飛嚇了一跳,一不留神扣動了獵槍的扳機。

    不過,卻沒打中,跟老虎的額頭擦身而過。

    這個行為,似乎激怒了老虎,只見老虎縱身一躍,直接朝孫飛撲來。

    周宇見此,連忙朝老虎開了一槍,試圖嚇退老虎。

    可是,竟然沒有任何效果,老虎似乎已經習慣了這槍聲。

    子彈擊中老虎的后腿,老虎也同樣撲倒了孫飛。

    “吼……”

    老虎低頭沖著孫飛脖子一咬,頓時血肉模糊。

    “啊……”趙箐驚叫一聲,險些直接暈過去。

    “老虎吃人了,老虎吃人了。”其他兩個女隊員也是慌張不已。

    “周宇,快換子彈,打死這老虎。”馬隊長連忙提醒道。

    “哦。”周宇這才從驚恐中回過神來,連忙換子彈。

    可是這時,手指竟然有些不聽使喚,連裝了兩次子彈,都沒有成功。

    “廢物,讓我來!”馬隊長一把奪過周宇手里的獵槍,麻利的裝上子彈。

    姜果真老的辣!

    “砰……”

    又是一槍,打中老虎的前腿。

    獵槍的威力不算強,老虎皮糙肉厚,根本不在意,繼續撕咬孫飛。

    “啊……”趙箐以及其他兩個女隊員嚇得驚叫連連,這太恐怖了!

    “嘎嘎……”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從天空俯沖下來。

    正咬著孫飛的老虎忽然一怔,連忙撇下孫飛跑走。

    野獸的感知比較敏銳,那身影不是別物,正是那只練氣二層的禿鷹。

    禿鷹俯沖下來,利爪一探,像抓小羊羔一樣,直接把這只三米多長的老虎抓了起來。

    接著,拍拍翅膀,朝天空飛去。

    “這……”

    所有人都嚇傻了,這可是一只三米長的老虎啊!

    傳聞不是假的,禿鷹真的能捕食老虎。

    禿鷹飛回天來峰山頂,根本不理會勘探隊員。

    這時,馬隊長回來神來,連忙走到孫飛旁邊,按住孫飛脖子處的傷口,“快,拿紗布過來。”

    “救……救我……”孫飛喘著粗氣說道。

    “孫飛,你不會有事的,我們這就送你去醫院,你一定要住。”馬隊長安慰道。

    一個女隊員遞來幾卷紗布,馬隊長麻利的進行包扎。

    這時,葉凡從遠處走來。

    看著被咬斷氣管的孫飛,不由說道:“別白費力氣了,他的氣管已經斷了,包扎沒有任何作用,趁著沒死,給家里打個電話,興許還能說上最后一句。”

    “你……”馬隊長臉色不由一僵。

    這時,趙箐似乎想到了什么,“葉凡,鎮上的人都說你救了陸家主,都說你醫術高明,你能不能救救孫飛?”

    “我?”葉凡一怔,隨之一陣皺眉。

    “小葉,你還是醫生?”馬隊長一愣,緊接著說道:“既然這樣,小葉你趕快救人吧。”

    葉凡看著馬隊長,不為所動,良久才問道:“憑什么?”

    “你不是醫生嗎?”馬隊長問道。

    “我會醫術,但還算不上醫生,因為我還沒考行醫證。”葉凡說道。

    “現在不是在意這些小問題的時候,一張證沒什么大不了,救人要緊。”馬隊長說道。

    然而葉凡卻是一陣搖頭,“馬隊長,你沒明白我的意思,不是證不證的問題,是我不會救他。之前我不是沒告誡過你們,你們自認為準備充分,手持獵槍,天不怕地不怕,現在出了這事,能怪誰?”

    “我的醫術是很高明,之前陸海雕只剩下半口氣,連鎮上最好的朗大夫都束手無策,但我卻把他救活了。這個孫飛氣管被老虎咬斷了,即便是專家,也會感到非常棘手,但對我而言,卻是小菜一些,隨便動動手就能保住他的命。”

    “但是,憑什么?”

    “我和他非親非故,萍水相逢,兩次偶遇,他都沒給我好臉色,惡語相向,我為什么要救他?”

    眾人聽到葉凡這一席話,不由僵住了,趙箐也第一次感覺到葉凡這么陌生。

    良久,趙箐回過神來,質問道:“你們醫生不應該有醫德嗎?不應該以救死扶傷為己任嗎?你怎么可以這么冷漠無情?”

    “我說過,我沒有行醫證。”葉凡再次強調道。

    “你……”趙箐臉色不由僵。

    “兩次偶遇,他但凡對我有一點的尊重,我都會出手救他,因為對我而言,也就是動動手的功夫,根本不算事。”葉凡冷酷說道。

    “小葉,算我求你,我們可以給你治療費,五萬怎么樣?”馬隊長懇求道。

    “你看我像缺錢的人嗎?”葉凡冷冷問道。

    馬隊長臉色一僵,咬著牙說道:“那你報個價。”

    “走了,你們要是不怕死,就繼續留在這里,這附近還有不少老虎。”葉凡沒有理會馬隊長,扛著大網朝天來峰背面走去。

    眾人看著遠去的葉凡,一時不知道該說什么。

    這時,只聞趙箐喊道:“葉凡,算我求你,你看在我的面子上救救孫飛行不行?”

    “你的面子?”葉凡淡淡一笑,隨之說道:“別太把自己當回事。”

    說完,葉凡繼續前進,不再理會。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