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花都絕品醫神 > 第160章 蘇凝月的勸告(一更求票)
    這座大院不是普通的院子,占地面積非常大,是一處老干部退休院,院門前有崗哨執勤,進出非常嚴格,即便有龍大隊帶領,也要接受檢查,并且登記。

    “葉凡,別往心里去,不是針對你,是所有陌生人進出這里都要接受檢查,我因為常來,而且家就在這后面,所以才不用接受檢查的。”龍軍說道。

    “嗯,我知道。”葉凡說道。

    看樣子收養姐姐的那位蘇老爺子地位蠻高的,即便現在退休了,也能享受到這樣的待遇,估計以前也是叱咤風云的人物。

    “我先去停車,你先在這登記,待會來帶你進去。”龍軍說道。

    “好!”葉凡應道。

    當即,葉凡跟著崗亭里的士兵去登記,龍軍則去停車。

    大院內,蘇家小樓。

    蘇凝月虛弱的躺在床上,正吊著點滴,床邊坐著一老太太,淚眼婆娑地問道:“月兒,你感覺怎么樣了?”

    “奶奶,我還好,就是有點累,休息會應該就好了。”蘇凝月虛弱問道。

    這時,門外走進來一位年輕女子,身著粉色碎花裙,一頭黑色如瀑一般的長發垂到腰間,“姐,剛才我給軍哥去了個電話,他們已經到了,正在停車,我到門口接接他們。”

    “好。”蘇凝月虛弱說道,接著又道:“若彤,記得悄悄叮囑龍軍一句,別把我的病情告訴我弟弟,我不想讓他擔心。”

    “知道了,姐。”蘇若彤應道。

    隨后,蘇若彤便小跑出了門。

    這位蘇若彤是蘇家老爺子的正牌孫女,比蘇凝月小四歲,正在金陵大學讀大三。

    剛出門沒走兩步,就看到龍軍帶著一陌生男子走了過來。

    “軍哥,這位想必就是葉凡了吧?”蘇若彤問道。

    “是的,他就是月兒的親弟弟,葉凡。”龍軍回答道。

    “你好,我是蘇若彤,你姐姐的妹妹!”蘇若彤自我介紹道。

    “你好。”葉凡禮貌問候道。

    “你多大?我二十二。”蘇若彤說道。

    “二十三。”葉凡回答道。

    “那我以后叫你哥了。”蘇若彤笑著說道。

    葉凡怔了怔,接著一笑,說道:“好!”

    “好了,若彤,你姐呢?她身體沒事吧?”龍軍問道。

    “我姐當然沒事,就是做飛機累了,這會正在吊點滴。”蘇若彤說道,同時刻意向龍軍使眼色。

    龍軍不是傻子,一下子就明白了蘇若彤的意思,當即說道:“哦,沒事就好,月兒什么都好,就是暈機,每次坐飛機都這樣。”

    聞此,葉凡怔了怔,原先他還有些遲疑,姐姐怎么突然就身體不舒服了?但現在聽到龍軍這樣說,心中的疑慮頓時打消了。

    “走,我們進屋吧。”蘇若彤說道。

    “嗯,進屋。”龍軍說道。

    當即,一行人進了屋。

    這時,蘇若彤的奶奶走了出來,看著葉凡問候道:“是葉凡吧?”

    “奶奶,這就是葉凡。”蘇若彤說道。

    “奶奶好。”葉凡問候道。

    “你也好,跟你爸簡直就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太像了。”蘇若彤的奶奶說道。

    “奶奶,我先帶葉凡去見姐了。”蘇若彤說道。

    “好,你輕點,別毛手毛腳的,你姐需要休息。”蘇若彤的奶奶關照道。

    “嗯,我知道。”蘇若彤應道。

    當即,蘇若彤帶著葉凡、龍軍他們上了樓。

    推開門,只見蘇凝月正躺在床上,吊著點滴。

    看到蘇凝月臉色毫無氣血,嘴唇發白,葉凡臉色不由變了變,他是學醫的,一眼就看出姐姐絕不是暈機這么簡單。

    “姐,你怎么了?”葉凡緊張問道。

    “小凡,我沒事,扶我坐起來。”蘇凝月說道。

    “姐,你還是躺著吧。”蘇若彤勸說道。

    “沒事,就坐一會。”蘇凝月堅持說道。

    當下,葉凡扶著姐姐坐了起來。

    這時,只聞蘇凝月問道:“小凡,小冰呢?”

    “她……有點忙,今天沒來。”葉凡回答道。

    聞此,蘇凝月不由一頓,接著問道:“你是不是惹人家不高興了?姐跟你說,你一個男子漢,得讓著點人家女孩,知道不?”

    “姐,不是像你想的那樣,其實……”葉凡欲言又止。

    “其實什么?”蘇凝月狐疑問道。

    “我們……”葉凡也不知道該如何說起。

    龍軍見葉凡有話要說,不由蘇若彤使了個眼色,接著說道:“月兒,小凡,你們聊,我和若彤去廚房看看有沒有要幫忙的。”

    “嗯,我去看今天有什么好吃的。”蘇若彤說道。

    當即,龍軍和蘇若彤便出了房間。

    臨走時,還特意將門帶上。

    這時,房間里只剩下葉凡和蘇凝月二人,只聞蘇凝月說道:“小凡,現在沒有外人,可以跟姐姐說說是怎么回事了吧?”

    “姐,其實我跟韓如冰領證完全是一場鬧劇。”葉凡苦澀說道。

    “鬧劇?什么意思?”蘇凝月狐疑問道。

    當下,葉凡將自己和韓如冰領證的經過簡單講了一遍。

    聽完之后,蘇凝月有些瞠目結舌,“你答應和韓如冰領證,就是想氣一氣前女友?”

    “嗯。”葉凡苦澀應道,“當時我也是氣昏了頭,才答應領證的,后來冷靜下來,覺得這做法好幼稚,對自己,對別人一點都不負責。”

    “你還知道不負責?”蘇凝月沒好氣地瞪了眼葉凡,接著又不解的問道:“那韓如冰又是如何答應跟你領證的?”

    當時的韓如冰可是韓家千金小姐,葉凡不過是一個即將實習的大學生,沒錢沒背景,二人的對比簡直就是公主和平民。

    “她也是有原因的,韓老爺子身前留下一份遺囑,說,若是韓如冰不跟我領證,就將天河集團的全部股份捐給慈善機構。”葉凡回答道。

    “所以她為了繼承天河集團,就同意跟你領證了?”蘇凝月感覺自己的三觀要被顛覆了,世上竟然還有這樣草率的婚姻?

    頓了頓,只聞蘇凝月又不解地問道:“韓家老爺子為什么要留下這樣的遺囑?”

    “我也不知道。”葉凡搖頭說道。

    “那你現在打算怎么處理韓如冰這事?”蘇凝月問道。

    葉凡一陣沉默,搖頭說道:“我還沒想好。”

    “你一點都不喜歡她?”葉凡問道。

    “也不是,還是有點好感的,但要說多喜歡,也沒有。”葉凡實話實說道。

    確實,李茜那事對葉凡的打擊還是蠻大的,甚至讓葉凡有些懷疑,這個世上還有沒有與金錢無關的純潔愛情。

    蘇凝月皺了皺眉頭,接著問道:“那她喜歡你嗎?”

    “這個……應該不喜歡吧。”葉凡不確定的說道。

    “這……”蘇凝月一陣遲疑,良久才道:“小凡,找個合適的機會,跟小冰好好聊聊,要是兩個人真的沒有一絲可能,就彼此放手,誰也不耽誤誰。你還小,倒無所謂,但人家小冰已經不小了,女孩的青春就那么幾年,你懂吧?。”

    “嗯,我知道了,姐,我會跟她談談的。”葉凡應道。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