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花都絕品醫神 > 第130章 半夜登門(三更求票)
    出了門,葉凡才發現已經很晚了,街上一輛車都沒有。

    拿出手機一看,已經晚上十一點了。

    “都已經十一點了?”葉凡一訝,他從傍晚開始閉關,感覺也就一會的功夫,沒想到已經深夜。

    怔了怔,葉凡暗暗自語道:“陳衍道應該睡了吧?”

    “不管了,誰叫我有請柬呢?”

    當即,葉凡邁開步子,朝陳衍道府上趕去。

    一路狂奔,疾行如風。

    半個小時后,葉凡來到鳴鶴半山腰的陳府。

    按響門鈴,里面很快一個保安走了過來,問道:“有什么事?”

    “陳衍道住這吧?”葉凡問道。

    “你是什么人?膽敢直呼我們老爺的名字?”保安不悅地說道。

    “喏,你自己看,是你們老爺請我來的。”葉凡掏出褶皺的請柬。

    保安一看,頓時一驚,“你就是葉凡?”

    “不錯,我就是葉凡,葉某應約前來,過府一敘。”葉凡說道。

    “你等下,我匯報下。”保安說道。

    “你快點,回頭我等不及了,可是會走人的。”葉凡催促道。

    當即,保安將門口的事匯報給隊長。

    很快,陳家主便知道了。

    “這個葉凡搞什么鬼?大半夜的前來拜訪?我們老爺子可都睡了。”

    “就是,要不讓他先回去,明日再來。”

    “萬一他不來了呢?”

    “這……”

    “我看還是把此事稟告給老爺子吧。”

    當下,陳衍道的一位孫子來到爺爺的房間,喊道:“爺爺,葉凡來了。”

    陳衍道睡的正想,忽然聽到耳邊傳來一陣聲音,整個人陡然驚醒過來。

    怔了兩秒,只聞陳衍道問道:“你說什么?”

    “爺爺,我說葉凡來了,他帶著請柬登門了。”陳衍道的孫子再次回答道。

    “現在?”陳衍道一訝,接著問道:“現在什么時辰?”

    “將近凌晨。”陳衍道的孫子回答道。

    “凌晨?”陳衍道不由一怔,古怪說道:“這么晚登門?”

    “爺爺,要不我讓人把他打發走?讓他改日再來?”陳衍道的孫子說道。

    “不,請他進來!”陳衍道說道。

    “是,爺爺。”陳衍道的孫子應道。

    當即,陳家人便將葉凡請到客廳。

    不一會兒的功夫,陳衍道換好衣服走了進來。

    陳衍道已經九十出頭,滿頭白發,長長的白色眉毛垂掛在臉上,直接跟胡須連成一片。

    一看,便是世外之人。

    只聞陳衍道問道:“你就是葉凡?”

    “正是。”葉凡回答道。

    “不知深夜突然到訪,是什么意思?”陳衍道問道。

    “沒什么意思,就是來赴陳老你的約。說吧,你約我談什么?”葉凡反問道。

    陳衍道胡子都快氣歪了,老夫是約你過府一敘,可沒有約你在深更半夜。

    不過,人既然來了,陳衍道也不打算婆媽,直切主題地問道:“是你廢了宋金云?”

    “有這么回事。”葉凡沒有抵賴。

    “你可知道他是我的愛徒?”陳衍道惱火問道。

    “知道,但那又怎么樣?”葉凡若無其事地問道。

    “大膽,你跟我爺爺說話?”陳衍道旁邊的一位年輕人喝道。

    “是你大膽,我跟你爺爺說話,你有什么資格插嘴?”葉凡鋒芒畢露。

    “你……”那年輕人還想再說,卻被陳衍道示意退下。

    陳衍道盯著葉凡,目光逐漸變得森然,“這么說,你是不打算給我一個解釋了?”

    “解釋有用嗎?不如直接用拳頭說話。”葉凡說道。

    “好,這里施展不開,咱們到后山。”陳衍道說道。

    “請帶路。”葉凡說道。

    當即,陳衍道出了門,率先朝后山奔去。

    葉凡緊隨其后,不落半點下風。

    不到五分鐘,二人先后到了鳴鶴山山頂。

    “好腳力,竟然能跟得上老夫!”陳衍道不由贊嘆道。

    “少廢話,我大老遠的過來,可不是聽你一句贊美!”葉凡說道。

    “好小子,接老夫一招再說!”陳衍道喝道。

    “來的正好,就等你這磨刀石!”葉凡施展內家拳對招。

    陳衍道聽到葉凡把他當磨刀石,頓時大惱,“年輕人,休要張狂,竟敢拿老夫當磨刀石?你還不夠格,老夫橫行天下的時候,你還沒出生!”

    “老家伙,休要嘴炮,要戰就戰,我可是不會手下留情的!”葉凡喝道。

    “找打!”陳衍道怒不可遏,徹底被葉凡激怒了。

    當下,陳衍道使出全部實力,招招兇險,招招奪命。

    葉凡同樣使出全力,不敢有半點怠慢。

    高手過招,成敗也就在一瞬間!

    對拳、對掌,比拼腿法。

    不得不說陳衍道的厲害,果真不愧是當世神話,出手之后便處處壓制著葉凡。

    尤其是在對掌的那瞬間間,葉凡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陳衍道體內真元的凝練,絕對不是自己能夠相提并論的。

    不過,陳衍道的真元并不算雄厚,差不多只有練氣半層的水準。

    繼續交手。

    拳掌對碰,葉凡受到莫大的沖擊。

    這沖擊不是壞事,反而是好事。

    此時此刻,葉凡就像一塊燒紅的烙鐵,這沖擊就像大錘,每一次撞擊都能讓葉凡體內的真元變得更加凝練。

    陳衍道雖然占據有些優勢,但他自問拿不下葉凡,他最多只占了半分的優勢。

    隨著交手的深入,陳衍道驚愕的發現葉凡正在蛻變。

    尤其是葉凡展露出的真元,原先雖然很雄渾,但卻華而不實,虛浮無比。

    可是現在,葉凡的真元變得越來越凝練。

    “可惡,你竟然真把老夫當磨刀石,不打了!”陳衍道氣急敗壞道。

    “這就不打了?”葉凡一陣掃興,接著暗吐一口濁氣,說道:“也行,今天先到這,明天再登門一敘。”

    “你……”陳衍道頓時語塞。

    “告辭!”葉凡抱拳一聲,率先下了山。

    陳衍道看著遠去的葉凡,一時竟然不知道該說什么是好,自己屹立港島之巔五十載,被譽為當世神話,現如今竟然被葉凡當做磨刀石?

    關鍵是,自己竟然還奈何不了他。

    “可惡,可氣,可惱!”陳衍道半天吐出這么一句,最后郁悶回府。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