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花都絕品醫神 > 第107章 悔之晚矣
    見此,那位年輕的媽媽立即追了出去,喊道:“老公,帶我一起走。”

    “帶不了,他們只讓擁有外國國籍的人登船。”那個三十歲的年輕人說道。

    “老公,青青……”那女子癱軟在甲板上,眼睜睜的看著女兒被老公抱向快艇。

    這時,快艇已經發動,隨時準備開船。

    “等等我,我和我女兒還沒登船。”那道三十歲的年輕人喊道。

    “麻利點,游輪快要炸了。”團長坦克沒好氣地說道。

    “是,是。”那三十歲的年輕人連忙應道,接著對老婆喊道:“老婆,你放心,我一定會給青青找個后媽的,一定會把她養大成人的。”

    “我的女兒……”年輕的媽媽不斷哽咽。

    餐廳內。

    龍軍聽到那年輕的話,臉色不由一變,接著說道:”葉凡,你帶大家去甲板上,我去船艙底部看看,他們要炸毀游輪,只能在船艙底部安裝炸藥。”

    “嗯。”葉凡點頭應道。

    “龍軍……”蘇凝月一臉擔憂地看著龍軍。

    “月兒,放心,我不會有事的。”龍軍安慰道。

    “嗯,一定要活著回來見我。”蘇凝月說道。

    “是,長官!”龍軍嬉皮笑臉的應道。

    此時,二樓餐廳里的旅客已經亂成一團糟了,紛紛朝甲板外面涌入,甚至有些直接穿著救生圈跳海,生怕游輪爆炸傷到自己。

    “不要跳海,海里有鯊魚。”船員喊道。

    此時此刻,慌亂的人群已經顧不得這些。

    “快,皮劃艇,快把皮劃艇拿出來!”有旅客嚷嚷道。

    “大家冷靜,請大家保持冷靜,我們已經派人去搜查炸彈了,絕對不會有事的。”船長通過廣播說道。

    可是,船長的話非但沒有讓旅客們冷靜下來,反而變得更加騷亂。

    原先大家還對炸船一事有所遲疑,但經過廣播這一說,頓時確定無疑。

    一艘艘皮劃艇被投入大海,那些登上皮劃艇的旅客頓時松了一口氣,以為自己安全了。

    快艇上。

    紅魔軍團看著游輪上的旅客不斷跳海,一個個忍不住捧腹大笑,罵道:“這些蠢貨,還真以為我們要炸船,竟然還跳海?真是逗。”

    “確實有意思,確實有意思!”

    這時,只聞那個擁有日島國籍的富豪,一副紳士模樣走到團長坦克面前,說道:“感謝海盜大人對我們日島公民的有待,我回國之后,一定會登報表彰你們的行為,你們是世界上最仁慈的海盜,是我們日島國最友好的朋友。”

    “什么嘰嘰歪歪的?什么朋友?”團長坦克毫不猶豫的踹了那家伙一腳。

    頓時,那位日島籍富豪人仰馬翻,摔了個狗吃屎。

    接著,那位日島籍富豪從地上爬了起來,一臉茫然地看著團長坦克,問道:“海盜閣下,你這是在做什么?”

    “做什么?快把你的所有資產全部轉移到我的名下,不然分分鐘拿你喂鯊魚。”團長坦克不客氣地說道。

    “海盜閣下大人,您不能這樣做,我們是朋友。”那位日島籍富豪說道。

    “媽的,真聒噪。”團長坦克一臉不耐煩,直接將這日島籍富豪擊斃,揣入大海。

    頓時,所有富豪都驚呆了,這是做什么?不是有待外國國籍的嗎?怎么直接將這日島籍富豪殺了?

    這時,只聞一位擁有大美國籍的富豪小心說道:“海盜大人,您消消氣,別跟著日島民一般見識,我們大美絕對是您的朋友。”

    “滾蛋!就你們這些混蛋,趕快把你們名下所有資產轉移給我們,不然那日島籍富豪就是你們的下場!”團長坦克喝道。

    “海盜大人,您不是要放我們走的嗎?”那位大美國籍的富豪問道。

    “放你們走?真是天真,你們還不知道吧?其實我們是不敢綁華夏籍富豪,所以才假稱要帶走外籍富豪。”妖男邪邪說道。

    “你們……是在綁架我們?”一位大英國籍的富豪反應過來。

    “不錯,我們就是在綁架你們!”蝎子手說道。

    “不要,我是華夏人,我不是大美人。”一位富豪說道。

    “我也是華夏人,而且還是土生土長的農民,我家祖宗十八代都是華夏農民,請海盜大人放我走吧,我不做移民了。”另一個大英籍的富豪說道。

    “我也是,我要回華夏,我要回華夏……”

    “滾蛋!我們只認國籍,你們國籍不在華夏,就不是華夏人!”團長坦克說道。

    “我……大美誤我,大美誤我,我不該移民啊!”

    “悔之晚矣,悔之晚矣!”

    一眾富豪痛苦流淚,他們怎么也想不到原來真正被綁架的是自家,游輪上的華夏人一點都沒有事。

    這時,龍軍將整個船艙檢查了一遍,回到甲板上。

    “怎么樣?”蘇凝月擔憂問道。

    “沒有發現炸彈,紅魔軍團的人應該是騙我們的。不過為了以防萬一,我還是讓船員進行二次搜查。”龍軍說道。

    聞此,蘇凝月頓時松了一口氣。

    這時,甲板上的旅客留意到快艇上那些富豪痛哭流涕,一個個狐疑不解,問道:“他們這是在做什么?”

    “不清楚,剛才那些海盜好像還槍殺了一個日島籍富豪。”

    “難道那些海盜真正想綁的是那些外籍富豪?”

    “看起來好像是,剛才我看到一個大美籍富豪跪地求饒了,但還是被槍殺了。”

    “我們剛才經歷了什么?”

    “只是那些海盜為何不綁我們?而只綁外籍富豪?”

    “蠢,我們華夏現在什么地位?東方騰起的巨.龍,他們敢跟我們作對?”

    “原來如此!”

    “娘的,老子這輩子都不考慮移民的事了。不僅老子不移民,老子的兒子、孫子、子子孫孫都不移民,什么崇洋媚外,還是我們華夏好。”之前那個說還有三天就能移民到大美的富豪說道。

    “是啊,還是咱們華夏安全,什么狗屁大美籍、大英籍、島國籍,還不是被海盜綁架?關鍵時刻還得看我華夏籍。”

    “對,就是,我為我作為一個華夏籍公民感到驕傲!”之前那個金發男子說道。

    一時間,這些富豪感慨萬千,跳海的那些游客也陸續爬上船。

    然而這時,海里突然竄出幾條鯊魚。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