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花都絕品醫神 > 第95章 躲到桌子底下的韓振江
    葉凡雙臂展開,身子騰空躍起,猶如大鵬鳥一般飛向豪華游輪。

    豪華游輪是專門定制的,排水量近三十萬噸,比那些遠洋貨輪絲毫不差。

    葉凡輕輕點地,猶如羽毛,穩穩當當的落到甲板上。

    游輪很大,葉凡也不知道姐姐蘇凝月在哪,再加上現在已經凌晨兩三點,估計姐姐蘇凝月已經睡了,葉凡也就沒有給姐姐打電話。

    其實要打電話葉凡早打了,也不會讓孫紅玉去查輪船的位置!

    葉凡進了船艙,里面好像是個餐廳,這個時間點竟然還有吃的,而且還坐了好幾桌人。

    葉凡晚飯還沒顧得上吃,就被孫紅玉交出來了,此時還真感到餓了,不由隨便點了些吃的。

    游輪總共有五層,最底層是普通游客區,第二層也就是葉凡所在的這一層,是娛樂區,主要以歌舞為主,第三層是高級旅客區,船票售價是普通游客的三倍,因為他們能夠觀光到的海景遠勝過最底層

    第四層是更高級一級的旅客區,票價是普通區的六倍,因為他們能夠觀光到的海景更好,同時居住的環境也提升了一個檔次,以套房為主,并且擁有進入第五層的權限。

    第五層,也就是豪華游輪的最頂層,以總統套間為標準,總共有六個,所享受的待遇、觀看的海景無疑是最好的。

    但是,這不是重點,真正吸引人的是,它其實是一個賭場。

    排出觀光臺,六個總統套房,以及兩個公共衛生間意外,其他區域被隔斷成九個賭室,每個賭室都有不同的玩法,下注的金額也不一樣。

    澳島何家正是憑借著這樣的賭場,才成為澳島幾大頂級家族之一。

    餐廳內。

    葉凡點的幾道菜很快就上來了,葉凡拿起筷子準備吃飯。

    這時,樓道口走來一中年大叔,那中年大叔跌跌撞撞的,沿途撞到了好幾個食客,看起來精神狀態不是很好。

    葉凡看了眼對方,繼續吃自己的,只是隱約覺得此人有些面熟,感覺像是在哪見過,不過也沒怎么太在意,畢竟長得像的人實在太多了。

    這時,樓道口傳來一陣嘈雜的下樓聲,幾個年輕人走了下來。

    中年大叔看到那幾個人,臉色頓時一變,連忙鉆到一張空桌子下面,躲藏了起來。

    剛好那中年大叔所躲的桌子就在葉凡旁邊,葉凡將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

    中年大叔趴在桌子下面,看到葉凡偷來的目光,不由朝葉凡做了一個噓的手勢。

    葉凡當沒看到,繼續吃自己的。

    這時,那幾個人年輕人朝這邊找來。

    “怪了,那老家伙去哪了?怎么一轉眼就不見了?”

    “不會跳海了吧?”另一位年輕人遲疑問道。

    “不可能,像他那樣的富人,金貴著呢,怎么可能跳海?”

    “富人?狗屁,他早就輸光了,還跟我們賭場外借了三千萬?現在比我們都窮。”

    “你這就不知道了吧?你知道他是誰不?”

    “誰?”其他幾年輕人一臉狐疑。

    “那家伙不是別人,正是咱們天河集團老董事長的獨生子,也就是現任天河集團董事長的父親。”那位年輕人得意洋洋的說道。

    聞此,葉凡眉頭不由一抬,顯得有幾分意外,躲在旁邊桌子下面的中年大叔竟然是韓如冰的父親?

    這時,其他幾個年輕人也是一臉驚訝,“那爛賭鬼竟然是現任天河集團董事長的父親?這不可能吧?他要是真是天河集團現任董事長的父親,那怎么連三千萬都拿不出來?要知道,天河集團可是咱們南城首屈一指的大集團,市值近九千億。”

    “這個你們就不知道了吧?早很早之前,天河集團的老董事長,也就是已故的韓老爺子,已經將他逐出家門了。”那位年輕人說道。

    這時,其他幾個人年輕人也像是想起了什么,紛紛說道:“原來是他啊,曾經南城有名的第一花花公子,兼第一棄少,沒想到現在落魄到這幅田地,真是讓人意外。”

    “好了,快找找,別讓那家伙跑了。”

    “跑不掉,四周都是海,他除非不想活了。”

    說著,幾個年輕人穿過走道,繼續找。

    待那幾個人年輕人走后,中年大叔從桌子底下爬了出來,氣喘吁吁,滿頭大汗的。

    葉凡看著他,不知道該怎么開口。

    中年大叔留意到葉凡看著他,老臉不好意思的一笑,轉身準備走開。

    “等一下。”葉凡忽然叫住對方。

    “有事?”中年大叔狐疑問道。

    “你是……韓振江?”葉凡問道。

    中年大叔愣了下,狐疑問道:“你認識我?”

    “坐。”葉凡起身做出一個請的手勢,他沒想到竟然在這里遇到了韓振江,而且看起來他好像還惹了麻煩。

    韓振江不解的看著葉凡,又朝兩頭看了看,見那幾個賭場的人沒有回來,這才在葉凡面前坐下,接著問道:“你是?”

    “葉凡,葉子的葉,不平凡的凡,韓如冰的……。”葉凡思忖良久,最后說出兩個字:“朋友。”

    葉凡沒有表明自己跟韓如冰的關系,免得彼此尷尬。

    聽到葉凡的自我介紹,韓振江頓時恍然大悟,原來是女兒的朋友,而且看起來應該不是普通朋友那么簡單。

    接著只聞韓振江,問道:“葉凡,你現在能聯系上小冰嗎?”

    “應該可以吧,只是現在已經很晚了,她應該早睡了。”葉凡說道。

    “沒事,我有急事找她,我的手機……沒電了,你幫我聯系下,我說兩句就行。”韓振江說道。

    其實他的號碼早就被韓如冰拉黑,根本不是手機沒電。

    只不過在外人面前,才這樣說的。

    “這……”葉凡有些遲疑,接著問道:“因為欠賭場的錢?”

    “你都聽到了?”韓振江一臉尷尬。

    葉凡有些無語,剛才那幾個年輕人就在自己旁邊,想不聽到都難。

    頓了頓,只聞韓振江請求道:“葉凡,請你幫幫我,我現在真的必須要跟小冰通電話,要是明天還還不上賭場的錢,他們就要剁我手指頭。”

    聞此,葉凡微微遲疑,不由想起之前自己曾問韓如冰要過三千萬,那三千萬本來是打算賠給興義社的,但最后沒賠,現在卡正好在身上。

    念此,葉凡不由取出那張銀行卡,說道:“叔,這卡里有些錢,你先拿去還債。”

    “不是,葉凡,你誤會我了,我不是問你要錢,我是讓你幫我給小冰打個電話,而且我欠的錢比較多……”韓振江支支吾吾的說道。

    “應該夠了,這卡里有三千萬。”葉凡說道。

    “有三千萬?”韓振江眼前頓時一亮,看來這個年輕人跟女兒的關系果真不一般,不由收下這張銀行卡,說道:“那我先去還債了?”

    “嗯。”葉凡應道。

    “好,好,回頭我讓小冰直接把錢打給你。”韓振江說道。

    “不用這么客氣,你先處理賭場的事。”葉凡說道。

    “好,好。”韓振江連連應道。

    隨后,韓振江上了五樓。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