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花都絕品醫神 > 第59章 原來這些年姐姐也一直在找他
    些許的功夫,馮家小兒子便將陳管家叫了過來。

    陳管家六十幾歲,高高瘦瘦的,一看就是那種精明到骨子里的人,他在馮家已經干了三十年,這些年盡心盡責,將馮家上下安排的妥妥當當的,從來沒有出過任何紕漏,就算如今馮家落魄到如此地步,他也從沒想過背離。

    若不是這話是從葉凡口中說出的,馮家老爺子斷然不敢相信陳管家做出這樣的事。

    陳管家微微弓著腰,恭敬問道:“老爺,您找我?”

    “老陳,你在我們馮家待了快有三十年了吧?”馮老爺子問道。

    陳管家一愣,不明白老爺這是什么意思,只見他眼珠子一轉,回答道道:“老爺,再有三個月零六天,整三十一年。”

    “哦?記得到清楚,這三十年來,我們沒有虧待你吧?”馮老爺威嚴問道。

    面對馮老爺子的威嚴,陳管家頓時一陣不安,連忙說道:“老爺待我恩重如山,三十年前要不是老爺救我,我怕是早就被人害死了。”

    “你記得就好!”馮老爺子哼了哼,接著繼續問道:“我問你,近日府上可有收到過從內地寄來的包裹?”

    “包裹?”陳管家愣了下,一臉不知情的樣子說道:“沒有啊,倒是收到了幾張法院的傳票。”

    “你還想隱瞞?我要是不知道情況,會這樣問你?”馮老爺子勃然大怒問道。

    “咳咳……”

    這一動怒,馮老爺子連咳數聲。

    “爸,您別生氣,您身體本來就不好。”馮家三女兒連忙勸說道,接著又對陳管家說道:“老陳,你要是私藏了什么包裹,就拿出來。”

    這時,原本弓著身子的陳管家突然站的筆直,說道:“既然你們都知道了,那我也沒什么好隱瞞的,前段時間府上是收到了一個從金陵寄來的包裹。”

    “包裹在哪?”馮老爺子問道。

    “被我扣下了,你們要是想要,就花錢來買。看在這么多年的情分上,我可以給你們打個折,八千萬!”陳管家獅子大開口道。

    “八千萬?陳管家,你瘋了不成?你這樣,我們可以告你勒索。”馮家三女兒氣憤說道。

    “勒索?”陳管家哼了哼,一臉無所謂的樣子說道:“隨你們去告,不怕告訴你,有一個金陵的老板,愿意花一億買那個包裹,我還沒賣,你們想要,必須花錢!”

    “可惡,老子怎么養了你這頭白眼狼!”馮老爺子伸手就要朝陳管家打來。

    陳管家輕松躲過,不屑一顧的說道:“姓馮的,你當你馮家還是二三十年前嗎?現在的馮家狗屁都不是,要不是有人花錢請我潛伏在你們馮家,老子早走了!”

    “你……”馮老爺子被氣的不輕,差點背過去。

    葉凡冷冷地看著陳管家,說道:“你說的是楊長峰吧?”

    “你……怎么知道?”陳管家莫名一慌。

    “你覺得我們是怎么知道包裹一事的?”葉凡問道。

    陳管家怔了怔,連連說道:“不可能,楊老板絕對不可能主動告訴你們。”

    “他當然不可能主動告訴我,但我有的是辦法讓他開口,我給你最后一次機會,現在交出包裹,我可以既往不咎。不然,你會知道我的厲害!”葉凡沉沉說道。

    陳管家莫名一慌,但緊接著鎮定下來,喝道:“你少唬我,我才不怕,你還敢殺我不成?”

    “好,就如你所愿!”葉凡臉色一沉,身上迸發出駭然的殺意,一把掐住陳管家的喉嚨,直接將他舉了起來。

    陳管家呼吸頓時變得困難,整個身子不停的掙扎著。

    可是葉凡的大手就像老虎鉗子一樣,死死地卡住陳管家的喉嚨。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馮家上下一陣的吃驚。

    孫紅玉倒不意外,今天再見葉凡時,她已經感覺到葉凡跟以前不一樣,就算現在葉凡當眾把陳管家殺了,她都不覺得意外。

    “說,包裹在哪?”葉凡身上迸發出驚人的氣勢,周邊所有人都感到一陣壓迫,更不要說被葉凡卡住喉嚨的陳管家了。

    這是修仙者獨有的氣勢!

    陳管家嘴唇干裂,臉色一陣發白,口齒不清的說道:“我說,包裹被我藏在地下儲藏室里。”

    聞此,葉凡這才松開手。

    這時,只聞馮家小兒子說道:“爸,我去將包裹取來。”

    “嗯。”馮老爺子應道。

    些許的功夫,馮家小兒子便將包裹取了過來。

    包裹保存完好,沒有任何破損。

    葉凡從小舅手中接過包裹,上面寄信人的姓名、地址、聯系方式清晰可見,蘇凝月,金陵QH區順天路170號,電話151*****896。

    “拆開看看里面有什么。”馮老爺子催促道。

    “嗯。”葉凡應了聲,迅速將包裹拆開。

    里面是個精致的指著,打開一看,是一疊照片。

    “這是二十幾年前的全家福。”馮家小兒子說道,接著指著其中站在邊角的一位年輕女子說道:“小凡,這就是你母親,站在她右邊的就是那個混蛋葉南天,那時候你才剛滿月,坐在中間的外婆抱著你,旁邊這個就是你姐姐,葉紫涵。”

    看到這照片,葉凡突然變得熱淚盈眶,他活了二十幾年,還從沒見過父母,今天終于見到了。

    這張全家福后面,是一疊小女孩子的照片,從六歲一直到二十六歲,而且越長越像葉凡的母親,可以肯定這個女孩就是葉凡的姐姐。

    照片最后,是一封信。

    葉凡打開一看,只見上面簡短的寫道:

    敬愛的外公、外婆、舅舅、姨媽們,請原諒我這么多年沒跟你們聯系,離開你們已經二十年了,不知道你們還記不記得月兒?

    對了,你們可能還不知道我現在已經改了名字,叫蘇凝月。

    這些年,我一直很想你們,可是我不敢跟你們聯系,也不能跟你們聯系。

    前段時間,我身體查出了一點問題,醫生讓我休息一段時間,我也準備趁機去看看你們。

    不過,在這之前,我還要去一趟南城,聽收養我的蘇爺爺說,小凡被父親送到了南城寄養。這些年我一直在找他,但是卻一直沒有線索,希望這回能找到他。要是順利的話,我會帶小凡一起來港島探望你們。

    落款,愛你們的月兒。

    “姐。”葉凡眼眶突然濕潤起來,原來這些年姐姐也一直在找他。

    怔了怔,葉凡拿出手機,立即撥通蘇凝月的號碼。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