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花都絕品醫神 > 第47章 葉少,對不起
    “你想干嘛?”周小龍看著葉凡一陣發怵,他還沒見過這么猛的,一個挑五十個,這還是人嗎?

    “剛才你說什么?你要廢了我?”葉凡不懷好意的打量著周小龍。

    “你別亂來,我爸可是周天龍,南城十大富豪之一,你敢碰我,我爸絕對饒不了你!”周小龍壯著膽子說道。

    “啪……”

    葉凡二話不說,甩手就是一耳光。

    “你竟敢打我?”周小龍又羞又惱,氣的臉紅脖子粗。

    “打你算輕的,再敢廢話,直接廢了你!”葉凡很不客氣的說道。

    “好,你給我等著,我周小龍絕對不會就這樣算了。”周小龍氣急敗壞的說道。

    一旁等著看好戲的趙金明怎么也沒想到葉凡竟然這么生猛,當下悄悄退到一旁,南城不是他的地盤,該慫的時候一定要慫,絕不能逞強。

    “凡哥,牛逼啊!一個打五十個,你是武林高手嗎?”大壯一臉亢奮地問道。

    “確實很強,我楊戰神自問做不到,葉少不愧是葉少!”楊三眼也跟著溜須拍馬道。

    “好了,幾條雜魚而已,沒什么好炫的。”葉凡云淡風輕的說道。

    這時,只聞沈諾言一臉擔憂的說道:“葉凡,你快走吧,那個周小龍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而且他爸更是咱們南城十大富豪之一的周天龍,他們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沒事,一個周天龍我還不放在眼里。”葉凡說道。

    “你……”沈諾言都快急哭了,別人不知道周天龍的底細,她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周天龍可是他們刑偵局盯著的頭號目標,原本周天龍只是一個混子,但是為人心狠手辣,而且身邊籠絡了不少重刑犯,自劉爺退隱江湖之后,他便迅速壯大起來,現在儼然成為南城地下的皇帝,無人敢惹。

    這時,沈諾言的母親急匆匆地走了過來。

    “媽,你怎么了?”沈諾言狐疑問道。

    “小言,我聽說葉凡把周公子打了。”沈母說道。

    “哪個周公子?”沈諾言遲疑問道。

    “還能有哪個周公子,可不就是周天龍老板的公子,周小龍。”沈母說道。

    沈諾言頓了頓,接著問道:“媽,之前你所說的周公子,不會就是這個周公子吧?”

    “可不就是,我剛才站在宴廳門口正等著你爸和周老板,沒想到你們竟然惹出這樣的事,你快跟葉凡劃清界限,別被他連累了。”沈母急忙說道。

    “媽,你這是說的什么話?葉凡是我朋友,我怎么能坐視不管?再說,我身為人民警察,理應保護人民群眾,怎么可能向惡勢力低頭?”沈諾言正氣凜然的說道。

    “你這丫頭,怎么就這么糊涂?”沈母一陣大急。

    這時,只聞葉凡說道:“阿姨,你不要擔心,我不會連累諾言的。另外,一個周天龍我還不放在眼里,別說他兒子周小龍了,就是周天龍剛才在這,我抽他兩耳光,他也不敢說什么。”

    “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沈母生氣道。

    葉凡沒有過多解釋,確實,一個小小的周天龍他還真不放在眼里。若不是這個周天龍還有點利用價值,葉凡昨晚就送他一程了。

    “周老板到。”

    這時,宴廳門口傳來一道喊聲,原本喧鬧的宴廳頓時安靜下來。

    只聞一眾賓客議論道:“這回葉凡要殘了,周老板可是出了名的護短,葉凡打了他的兒子,周老板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就是,以周老板的手段,肯定至少要廢他兩條腿,保不準連命都要。”

    見此,沈諾言頓時大急,催促道:“葉凡,你快從后門走吧,這個周老板這不是你能對付的。”

    這時,只見周老板排眾走來,惱怒問道:“哪家的小王八蛋,竟敢在老子的地盤上打老子的兒子?”

    “周天龍,你有種把話再說一遍。”葉凡聲音漸冷,這個周天龍竟敢在他面前稱老子?

    周天龍聽到葉凡的聲音,頓時打了個激靈,連忙討好道:“葉少,您也在啊。”

    “周天龍,是我打了你兒子,你想怎么樣?”葉凡問道。

    聞此,周天龍臉色頓時一變,他只知道兒子周小龍被人打了,卻不知道是葉凡。

    這時,只聞一旁的周小龍氣急敗壞道:“爸,你快叫人給我廢了這家伙!”

    “啪……”

    周天龍轉身就是一巴掌抽向周小龍,同時訓斥道:“小王八蛋,這是葉少,還不快向葉少爺賠罪。”

    “爸……”周小龍一臉懵逼,不明白父親為什么這樣。

    “還愣著做什么?還不快向葉少爺道歉?”周天龍又是踹了周小龍一腳。

    周小龍擰著眉頭,心不甘情不愿的道歉道:“葉少,對不起。”

    葉凡掃了眼周小龍,完全沒有理會的意思,只是看著周天龍說道:“周天龍,沒有人能在我面前稱老子,除了我父親,你自己抽自己兩耳光。”

    “是,葉少。”周天龍一臉討好的應道,同時狠抽了自己兩耳光。

    “滾吧!我不想再看到你們。”葉凡很不客氣的說道。

    “是,是。”周天龍連忙帶著兒子周小龍離開。

    “爸……”周小龍一臉茫然地看著父親,他父親可是南城十大富豪之一,更有地下皇帝之稱的存在,現在怎么對這個葉凡卑躬屈膝,而且還當眾自己抽了自己兩耳光?

    其他人也是大跌眼界,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這個葉凡究竟什么來頭?連周天龍都不敢招惹他?”

    “不會是省城來的公子哥吧?”

    “絕對不可能這么簡單,一個省城公子哥,還不可能把周天龍逼到這個份上。”

    眾人揣測不一,然而葉凡卻是云淡風輕的走。

    這時,只聞沈母訥訥問道:“小言,你這個男朋友究竟什么來頭?”

    “什么男朋友?我跟葉凡是清白的,我們之間什么都沒有!”沈諾言氣呼呼的說道。

    “什么都沒有?”沈母一頓,接著苦口婆心的勸說道:“小言,這個葉凡來歷絕不簡單,你一定要抓住機會,我看他對你還蠻不錯,應該對你有點意思,你可以約他出來一起吃吃飯,看看電影什么的。”

    “媽,你在想什么?”沈諾言一臉厭惡地問道,她最煩老媽這么市儈了。

    “小言啊,你聽媽的,準沒錯,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層紗……”

    還未等母親把話說完,沈諾言已經不耐煩地走了。

    “小言,你聽媽說,女人這一生,最重要的是嫁一個好男人……”

    沈母還在嘮叨,可是沈諾言已經走出了宴廳。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