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我愿平凡陪在你身邊 > 第13章 陸陽朔,人……挺好
    1

    夜晚,陸家大宅。

    “伯父伯母,您們好。”

    “哎喲,來就來,還帶這么多東西。”王婉寧開心地瞇著眼,迎了上去。

    “伯母,您看,這是我媽特意讓我帶過來給您的。”童欣悅把手里拎著禮盒遞給了王婉寧。

    “哦!謝謝!”王婉寧看到外包裝,眼睛開始發亮。

    “欣悅,來,過來坐著。”王婉寧把童欣悅引到沙發。

    “好的,謝謝伯母。”

    “欣悅,你來了。”一個低沉的男音飄了過來,把童欣悅微微嚇了一跳。

    “啊!伯父,您好。”童欣悅轉頭,看到剛剛把報紙拿下來的陸博文,鼻梁上還架著一副老式眼鏡。

    “嗯,今天才剛到A市吧。”陸博文把報紙收起來,擱在了桌子上,打開了電視,看著新聞聯播。

    “是的。”童欣悅看著一臉嚴肅的陸博文,不自覺地挺直了腰板,見陸博文沒再說什么,眼睛就開始四處飄。

    王婉寧在一旁,看見童欣悅眼睛不停地觀察著二樓,心里樂開了花,“陽朔正趕回來呢!”

    “啊……?”童欣悅趕緊收回了目光,看向王婉寧。什么?這話是對她說的嗎?她并沒有在尋找陸陽朔的人影好嗎?

    這時管家阿姨端了一盤水果出來,放在了童欣悅面前。

    “你先吃水果,我去打個電話哈。”王婉寧說完,起身向二樓走上去。

    “伯父,您吃。”童欣悅沒敢動手,轉頭看著陸博文。

    “哦,不用,你吃,別客氣了。”陸博文持續低沉的聲音,讓童欣悅更加不自在。

    二樓。

    王婉寧躲在房間內,撥通了自家兒子的電話。

    “嘟……嘟……”

    “媽,怎么了?”

    “還問我怎么了?!你在哪?”

    “我還在公司啊。”

    “還不給我回來?人家童小姐都在家里坐著了。”

    “她來了?”陸陽朔頓了頓,沒想到童欣悅這次還真又過來拜訪了,“那我馬上回去。”

    “抓緊!掛了。”

    陸陽朔掛了電話,取下眼鏡扔在桌面,把電腦的文件點擊保存后,關了電腦,起身離開。

    “老大,您是要去哪?”秘書李思遠看到陸陽朔走出了辦公室,急忙追上去問道。

    “我有事先回去。”

    “可是會議……”

    “普通會議,你電話給拓展部經理,看看他在不在,叫上來頂替開會就行。”

    “哦哦…那外賣……”

    “那家外賣挺好吃的,你拿去分著吃掉吧,辛苦你了。”說完陸陽朔就進了電梯,消失在30樓。

    “謝謝老大!”李思遠高興地道謝,即使陸陽朔已經離開,“今晚可以加餐了!”

    2

    “叮咚…”

    陸家門鈴響起。

    “來了來了。”王婉寧興奮地自己跑去開了門。

    童欣悅知道肯定是陸陽朔回來了,微微挪了挪位置。天吶,她居然在緊張什么?!別忘記,今晚還得找機會跟陸陽朔說明白的!

    “媽。”陸陽朔換了鞋,往客廳走過去。

    童欣悅看著不斷靠近的陸陽朔,雙手抓了抓裙子。

    陸陽朔瞄了一眼童欣悅,又看向陸博文,“爸。”

    “嗯,回來了。”

    “好了好了,人齊了,可以入座吃飯了!”王婉寧興奮地招呼大家,“欣悅,過來。”

    “來了。”童欣悅小聲應答了一句。

    陸陽朔在一旁看著童欣悅,這態度,果然跟前幾天不太一樣,明顯的區別對待。

    “欣悅,今天你是客人,不用客氣。”

    “好的。”童悅欣嘴里應答著,但還是沒敢動手,眼角觀察著陸博文。

    “吃吧。”陸博文拿起筷子率先動手。

    這時,在座的其他人才陸續動筷。

    “欣悅,這魚,是李嫂早上剛買的,很新鮮,你試試。”王婉寧看到童欣悅只管吃擺在自己面前的蔬菜,主動提議,“朔兒,幫童小姐,夾一塊。”

    “伯母,我自己可以的。”

    “什么?”陸陽朔因為中午開會,來不及吃午飯,這會肚子都快餓扁了,上了桌子,就只顧埋頭一直扒飯,聽到王婉寧的話,猛得抬起頭,“不太好吧……”

    “哪里不好了?”

    “沒…沒事,我自己……。”童欣悅急忙伸手過去,卻被陸陽朔搶先了。他熟悉地剝開魚肉,用魚盤內的勺子,舀了一大塊,放在了童欣悅碗里。

    “謝謝。”童欣悅一看到陸陽朔一臉不情愿,沒好氣地應到。

    “嗯。”陸陽朔放下勺子,又自顧自吃起來。

    “欣悅,你和我們家朔兒,最近有在聯系嗎?”王婉寧沒征兆地問起了問題,好奇地看著童欣悅和陸陽朔。

    “啊…”童欣悅才剛把魚肉放進嘴里,被突如其來的問題,嚇到差點嗆到。

    “有。”陸陽朔不慌不忙地應答。

    有,當然是有,但是這聯系的內容,可不是王婉寧期待的那些。

    “那你對我們家朔兒感覺怎樣?”王婉寧單刀直入。

    “這個……”童欣悅除了跟陸陽朔的兩次見面,還有一次短信來往,對他真的沒什么好的印象,實在說不出口,“這個……”

    陸陽朔也不說話,打趣地靜靜看著,看看童欣悅能說出些什么。

    童欣悅還在詞庫里努力翻找可以形容陸陽朔的詞語。

    “是個很好的朋友。”童欣悅眼睛一亮,立馬給陸陽朔扣上“好人”帽,一來可以撇清關系,二來可以當場氣一氣陸陽朔,這個家伙估計很受不了被人發好人卡。

    果然陸陽朔臉色一沉,滿臉都是對童欣悅的不滿。放下了筷子,右手托著腮幫子,“童小姐,我是有多好?”

    童欣悅惡狠狠地瞪了一眼陸陽朔。

    “好了好了,認真吃飯,吃完客廳再聊。”陸博文一直很不喜歡吃飯的時候,旁邊有人一直碎碎念。

    王婉寧剛想說什么,看到陸博文發話后,把嘴里想說的話,都憋了回去。

    3

    一頓飯下來,童欣悅反正是覺得自己沒吃飽,腦海里全是等下應付完陸家后,可以找秦雨萌約個宵夜。

    在吃完飯后,陸博文就被王婉寧拉上了二樓,樓下就只剩童欣悅和陸陽朔。

    兩人就這么安靜地坐在沙發的對面,童欣悅因為沒有長輩在場,對著桌子上的水果,毫不客氣地吃起來。

    一塊兩塊三塊,童欣悅在感覺胃暫時被填滿后,放下了手里的叉子。

    “吃飽了?”陸陽朔坐在對面,挑了挑眉。

    “吃點飯后水果不可以嗎?”童欣悅不悅。

    “可以。不夠還可以繼續給你切。”

    “不用,我又不是豬。”

    “隨意。”陸陽朔拿起擱置在旁邊的辦公包,從里面拿出筆記本電腦,把童欣悅晾在一邊,開始工作起來。

    童欣悅無趣地玩弄著手機,抬頭看了一眼陸陽朔,又再次低頭,這樣的動作來回重復幾次。

    “我有話跟你說……”

    “你有什么話直說……”

    兩人幾乎異口同聲。

    “嗯,你說。”陸陽朔又繼續低頭工作。

    “陸陽朔,我們就開誠布公談一談。”

    “談啥?”陸陽朔的眼睛,依舊停留在電腦上。

    “我覺得我們并沒有很適合,我相信你也是這種感覺,所以其實沒必要……”

    “我們哪來不合適了?我覺得挺好的啊。”

    “什么……?”陸陽朔突然這么峰回路轉,完全在童欣悅意料之外,這下突然沒法搭話了。

    “況且你剛才不也覺得我挺好人的,我們這相處下去沒問題的。”陸陽朔停下了鍵盤上律動的手,雙眸對準童欣悅。

    “你開什么玩笑?”

    “沒開玩笑。”陸陽朔把筆記本電腦放在桌子上,起身往對面的童欣悅走過去。

    童欣悅看著陸陽朔向她走了過來,開始慌張,剛想起身,陸陽朔疾步走過,把童欣悅重新按了回去。接著自己便往童欣悅的身邊坐下去,故意湊得很近。

    童欣悅瞪大了眼睛,此刻兩人的距離,童欣悅很明顯地聞到,陸陽朔衣服上散發的淡淡香氣,而童欣悅身上清新的香水味,也被陸陽朔嗅進了鼻子里。

    “陸先生,你不覺得,你坐的離我太近了嗎?”

    “不會啊,這種距離,總要習慣。”陸陽朔又更加湊近了童欣悅。

    童悅悅排斥地盡量往旁邊挪了挪,顯然已經沒地方可以移動了,耳朵早已微微泛紅。

    “陸先生,請你禮貌點,跟我保持適當的距離。”

    “童小姐,我看你是口是心非吧。”

    “你!”童欣悅惱羞成怒,指著陸陽朔,說不出話。

    “童小姐,我們可以好好聊天,不至于動怒。”陸陽朔伸手抓住童欣悅的手,按了下去。

    童欣悅被陸陽朔這一系列舉動嚇蒙了,這家伙究竟發什么神經?!

    “我覺得我有事,可以先回去了。”

    “我送你。”

    “不用,我自己可以回去。”

    “我說了,送你。”陸陽朔手搭在童欣悅背后的沙發上,“不然童小姐今晚留宿這里,也是可以的。”

    “你……”

    二樓墻邊,時不時露出一個腦袋,王婉寧此刻偷偷藏著,觀察著樓下兩個孩子的動態,捂著嘴笑起來,轉身回了房間。

    4

    秦雨萌家。

    余凱樂一整晚都沒說話,但晚飯也給秦雨萌做了,吃完晚飯碗也洗了,就這樣躺在沙發上看著電視。

    秦雨萌也不說話,一直刷著手機。

    整個空間,除了電視和手機傳出來的聲音,就沒其他雜音了。

    秦雨萌感覺自己快呆不下去了,再也憋不住,“哥!不就一份兼職,再找不行?”

    “你倒是說得云淡風輕。”余凱樂的眼睛持續盯著電視屏幕。

    “讓我幫你你又不同意?我都不知你怎么想的!”

    “……”余凱樂不語。

    這時秦雨萌的手機屏幕亮起來,是童欣悅的信息。

    “萌萌,你哥的事情,我托人解決了,過后會有人聯系你哥。”

    “謝謝親愛的!那你現在在哪?”

    “陸陽朔現在車我回公寓。”

    “陸陽朔車你?”

    “一言難盡,待會給你電話哈。”附上一個吻。

    “我真不知,除了我,誰還受得了你。”今晚變成秦雨萌開始嫌棄余凱樂。

    “這句話從你嘴里說出來,怎么那么別扭?你真說得出口。”余凱樂一記更為嫌棄的眼神拋向了秦雨萌。

    “喂,余凱樂,請對我好點。”

    “你到現在還不餓死,我還不是對你上心了?”

    “好嘛……知道你對我好。”秦雨萌都懶得跟余凱樂吵了,就等著余凱樂的手機何時響起來。

    “知道就好,以后對我說話禮貌點。”

    這時余凱樂的手機響了起來,余凱樂拿起手機一看來電顯示,微微皺了眉,匪夷所思接了起來。

    “李經理,您好。”

    “凱樂,下午跟你說的那事,就當沒發生,以后健身房可以隨時來。”

    “真的?”余凱樂下意識瞟了一眼秦雨萌,看到秦雨萌若無其事地刷著手機,收回了目光。

    “嗯,另外,由于你一直表現不錯,所以給你申請加了工資。”

    “謝謝李經理。”

    “嗯,沒什么事,我就先掛了。”

    “好的,再見。”

    掛了電話,余凱樂保持轉頭的姿勢,一直盯著秦雨萌。秦雨萌感受到那道灼熱的目光,努力控制自己保持不要慌張。

    “是你搞的吧?”余凱樂開了口。

    “嗯?什么?”秦雨萌努力裝傻。

    “這次就謝謝你,以后不要這樣了。”

    “好嘛!可我們是家人,有困難肯定要相互扶持啊。”秦雨萌把自己挪了過去,擁抱了余凱樂。

    余凱樂被秦雨萌突如其來的擁抱嚇了一跳,也不拒絕,就給秦雨萌一直抱著。

    突然大門外面有人在開門,秦雨萌本能望了過去,但雙手還環抱著余凱樂。

    “你打算用這幅姿態,讓爸媽欣賞嗎?”

    “哦……哦……”秦雨萌急忙松了手,直起身。

    這時門被推開,余文德夫妻前后走了進來。

    “爸媽,你們散步回來了?”

    “對呀。”

    “來,我給你們泡茶喝!”

    “好啊,萌萌真乖!”秦馨蘭開心地脫了鞋,安閑地往沙發一坐。

    余凱樂坐在旁邊,看著秦雨萌的一舉一動,心里油然升起一絲說不清的情愫。

    5

    晚上十一點半。

    秦雨萌躲在自己的房間,呈大字型仰臥在床上,和童欣悅講起了電話粥。

    “別提多尷尬了……”

    “哇!陸陽朔居然選擇這么做。不過……人家湊這么近,你什么感覺呀?”

    “什么什么感覺……”童欣悅放下手機,開了擴音,對著鏡子開始敷面膜。

    “就是害羞之類的。”

    “哪有……”

    “陸陽朔再怎么說,人也是長得挺帥的嘛。所以你內心到底怎么想的?”

    童悅欣提起面膜的手指輕輕抖了抖,對準自己的臉蛋敷了上去。其實今晚發生的事情,完全是她自己預料之外的,她猜測陸陽朔可能處于公司股份原因而選擇將就跟自己在一起,童欣悅又不想成為這件事里的一個工具。可是自己今晚卻沒有排斥陸陽朔的行為,而且當下自己的心跳亂了節奏,也是欺騙不了自己的。

    “人咧?”電話那頭停頓了好幾秒,秦雨萌喊了句。

    “我……在貼……面膜……”童欣悅思緒被拉了回來,回應道。

    “貼完回答我的問題呀!”

    “啊!我也不知道自己對他什么感覺嘛……”

    “心跳的感覺……”秦雨萌說到這幾個字的時候,心里不自覺提了一下,怎么她現在腦海里,居然浮現出余凱樂的臉。秦雨萌使勁搖了搖頭,想把余凱樂的畫面從自己的腦袋里甩干凈。

    “心跳的感覺……”童悅欣緩緩地重復念了一遍,“可是親愛的,陸陽朔是因為什么事才會選擇這么做,我們都清楚的。”

    “那也是……要不你冷靜想想,再找個時間跟他說清楚?”

    “也只能這樣了……對了,下午買的面膜還不錯,你試試!”

    “我家親愛的買的東西,肯定好用啊!等你電話完,我再去敷。”

    “對了!明天周日,陪我去趟金宋島,我爸覺得那邊海景不錯,想要買套沿海別墅,我們先去觀摩觀摩。”

    “好呀好呀!那親愛的,明天叫我起床喲。”

    “好吧。不熬夜了,早點睡喲。”

    “好的,晚安。”

    “晚安,愛你。”

    秦雨萌和童欣悅掛了電話后,各自懷著心事,躺在了床上,一致地嘆了一口氣。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