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喵來運轉 > 第六十章 請假
    被咬疼了的寧安意皺了皺眉頭,大喊一聲,“大膽蜜蜂,竟敢蟄本仙!”

    話音剛落,揚起手,一巴掌就呼了過去。

    啪的一聲脆響,把毫無準備的顧令渺打蒙了……

    顧令渺愣愣看著眉頭緊鎖的寧安意,一秒,兩秒……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憤憤的咬了咬牙。

    “寧安意!”

    顧令渺恨不得一盆冷水潑在寧安意的臉上。

    不就親了她一下,至于下這么狠的手嗎?他清楚的感覺到,臉上火辣辣的疼。

    長這么大,還沒吃過這樣虧!

    “我明天再和你算賬!”

    顧令渺咬牙切齒的說完這句話,把寧安意打橫抱抱回房間,本來想就這么一走了之,讓寧安意自生自滅的。

    可看看寧安意紅彤彤的臉,到底不忍心,只能閉著眼睛給寧安意換了睡衣。

    想了想,打來熱水給寧安意擦了擦臉。

    又想了想,又給寧安意擦了擦手。

    再想了想,決定放盆走人。

    睡得跟豬一樣的寧安意絲毫不知道自己闖了禍,雷打不動的睡到第二天早上。

    察覺自己身上穿著睡衣,她也只當是自己迷迷糊糊換的,才不會想到顧令渺,一來,顧令渺那么嫌棄她,肯定不會給她換衣服,二來,顧令渺不瞎,長那么大眼睛,不至于幫她把衣服穿反了。

    寧安意換好衣服就準備下樓,出去房間關好門,剛邁開步子,顧令渺也推門出來了。

    穿一身白色棉麻家居服,可謂是長身玉立,只是腳上套著昨天剛買回來的拖鞋,風格奇異。

    寧安意怕自己失笑,趕緊彎腰打招呼,很客氣的喊,“顧先生早!”

    抬起頭時,一眼看到顧令渺的半邊臉有點兒紅,隱隱的,能看出五個手指印,又細又長,像是女孩子的手指。

    她還在找打巴掌那人站的角度,顧令渺一個冷眼就掃了過來。

    狠狠地,恨不得吃了她。

    寧安意被看得一個哆嗦,忙笑嘻嘻的說,“這房子里有蚊子,我昨天晚上也被咬了,你看。”

    寧安意指著自己破皮的嘴唇往顧令渺跟前湊,說,“我建議,要不然買點兒檀香蚊香什么的。”

    顧令渺冷哼一聲,錯開身子下了樓。

    寧安意趕緊跟上。

    第一件事,給顧令渺沖咖啡,讓顧令渺消消起床氣,有什么事兒,不要沖著她來。

    等到顧令渺一邊喝咖啡一邊看報紙了,她才系上圍裙開始拖地。

    左拖拖右拖拖,拖到顧令渺跟前,顧令渺分明知道她在拖地,就是不抬腳。

    “顧先生……”寧安意滿臉笑容,“麻煩您高抬貴腳。”

    顧令渺看她一眼,置若罔聞,把手里的報紙翻得嘩啦啦響。

    寧安意是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她知道顧令渺生氣,可又不是她打的,擺臉色給她看也沒用啊。

    要不然?

    寧安意彎腰,沖顧令渺來了個九十度鞠躬,言辭懇切,“我代她向您道歉,下手這么狠,她錯了。”

    顧令渺不可思議的看向寧安意,“代她,代誰?”

    誰打的就代誰,除了罪魁禍首,她還能代誰。

    顧令渺放下報紙,“把我打成這樣,道個歉就完了?”

    “您也可以選擇打回去,如果您不怕別人說您沒風度打女人的話。當然……”寧安意拄著拖把往后退了一步,“君子有所代有所不代,挨打的事情,我不代。”

    顧令渺呵一聲,繼續看報紙去了,看得出來,還是不大高興。

    寧安意趕緊自我反省,她很懷疑,這問題是不是出在她的身上?

    她腦補了一個場景。

    昨天晚上,她喝了酒,喝著喝著,就醉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漂亮的女人從門外走了進來,假裝就是上次和顧令渺相親的那個漂亮美眉。

    漂亮美眉本來是來告訴顧令渺,她愿意給他一個機會,然后,一不小心就看到了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她,對,就是那個揚言顧令渺是她干爹的她!

    美眉一看見她就怒火中燒,罵了一句,“顧令渺,你個王八蛋!”

    因為太過生氣,一個耳刮子就甩到了顧令渺的臉上。

    然后,踩著十厘米的恨天高,摔門而去……

    “天哪!”寧安意驚恐的捂住嘴巴,她指天發誓,“我什么都沒有聽見,什么都沒有看見!”

    顧令渺皺眉,“又在自娛自樂什么?”

    寧安意一個箭步沖上前,坐在了顧令渺旁邊,問,“顧先生,她打你,你沒有還手,是不是喜歡她?”

    顧令渺拿著報紙的手驟然捏緊。

    寧安意一副恍然的樣子,她拍拍顧令渺的肩膀,安慰,“你放心,只要你把她的聯系方式告訴我,由我出馬幫你把她追到手。嚴格說起來,我也覺得劉子伊配不上你,還是那個女孩子好,烈焰紅唇小蠻腰,身材好到爆。”

    顧令渺知道寧安意說的是誰了,當即就咬了牙,“寧安意,當保姆就要有當保姆的樣兒!”

    寧安意連聲說是,立馬從沙發上彈跳起來。

    因為顧令渺不配合,寧安意放棄了拖地,轉而拿起抹布,擦茶幾時,顧令渺再一次不配合,故意把手放在茶幾上,死活不讓。

    寧安意看出一點端倪來了。

    “顧先生,你是不是想找個理由扣我工資!要是是的,那我選擇和你離婚。”

    顧令渺抬眸看著寧安意,抵不過寧安意眼睛里面的認真,默默移開了手。

    接下來,不管寧安意做什么,顧令渺都相當配合。

    寧安意覺得自己扳回一成,脊背都比之前挺得直了,當然,也越發得寸進尺了。

    說,“顧先生,我想請一天假。”

    顧令渺斜睨她一眼,“干什么?”

    “吃飯。”

    寧安意說著,已經脫下了圍裙。

    顧令渺也放下了手中的報紙,“和誰?”

    “秀兒。”寧安意漫不經心的回答。

    顧令渺的眉頭擰成了麻花,“還有誰?”

    “我……”

    說到這一句,寧安意明顯底氣不足。

    顧令渺那么聰明,不會不知道她是去和那位表叔相親。

    看一看顧令渺的臉色,果然已經黑成了鍋底色……

    喵來運轉

    喵來運轉在線收聽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