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喵來運轉 > 第五十四章 送手機
    回到家里,寧安意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買來的東西歸位。

    該洗的洗,該涮的涮,該擺放的擺放,解決好這些之后,才把剩下的一半拎著去隔壁屋。

    不錯,寧安意的房間就在顧令渺的隔壁,兩個房間不過一墻之隔。

    隔得近了點兒,感覺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顧令渺的視線之內,有些不自在,但也有好處,最好的就是,說話方便,兩三步就走到門口了,不用樓上樓下的跑。

    這不,幾秒鐘的時間,寧安意已經到了隔壁門口,敲門。

    “請進。”顧令渺說。

    寧安意躡手躡腳的進去,下意識把房間打量了一遍。

    房間比她的大了一點,布局精致了一點,柜子什么的也只是大了一點,像是兩個人住的,其他的,和她的房間沒有多大的差別。

    就是吧,顏色太素了,從床單被罩到柜子書桌,不是灰色就是棕色,沒有丁點兒的裝飾。

    她都好奇,她住的房間是誰設計的,按照顧令渺這審美,不可能拾掇出那樣漂亮的……

    她揚揚手中的口袋,“我幫你的東西拿過來了。”

    顧令渺坐在書桌前,兩只手把鍵盤敲得噼里啪啦響,頭也不抬的說,“幫我收拾好。”

    寧安意小聲問,“怎么收拾?”

    顧令渺終于舍得抬起頭來了,看她一眼,“你的怎么收拾我的就怎么收拾。”

    “哦,好的。”

    寧安意點頭,自顧自的去收拾了。

    經過這兩天的相處,她發現,顧令渺這人還是挺好相處的,只要她服從安排,基本上沒什么脾氣。

    出手么,也是挺大方的。

    如果能一直這么下去,倒也不會太委屈。

    寧安意很快把東西放好,正準備出門,顧令渺開口讓她過去,從抽屜里拿出一個盒子遞給她。

    “什么?”

    寧安意有些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不知道盒子里面裝的是什么閃亮亮的首飾。

    一打開,是個和顧令渺同款的手機,超薄超高清。

    寧安意看一眼就放下了。

    顧令渺敲鍵盤的動作立即停下,問她,“不喜歡?”

    不是不喜歡,而是她根本就沒打算要。

    手機多危險吶,一個不小心就會被雷劈,與其這么擔驚受怕的打個電話,不如不要,反正,到處都是公用電話,不愁找不到人。

    顧令渺聽得笑了,狹長的眸子微微瞇著,可是勾人。兩只手環在胸前,問,“誰告訴你要被雷劈的?”

    寧安意不說話。

    想她做神仙的時候也見過那些人往屋頂上安避雷針……手機直接把信號接到天上去,能沒有風險嗎?

    顧令渺笑得更厲害了,“被雷劈了我負責。”

    寧安意:“人都死了,怎么負責?”

    顧令渺:“給你陪葬。”

    如果她死了,顧令渺也跟著死,兩個人一起飛升,她也算是完成任務,死得其所。

    拿著吧,寧安意告訴自己,好歹是二十一世紀,有個手機很方便的。

    有一個問題……

    “這個要錢嗎?”

    看這手機,質量挺好的,價錢應該不便宜,如果要從她工資里扣,就不要了。

    顧令渺盯著寧安意那張寫滿錢的臉,長長嘆了一口氣,“不要,以后我給你的東西,都不要你的錢,你可以放心。”

    那就好,那就好。

    寧安意高高興興的拿過手機,看看這個,點點那個,去看了看通信錄。

    不出她所料,里面只有一個號碼,備注赫然寫著渺,還默認為第一聯系人。

    寧安意趁顧令渺不注意,趕緊把備注改成喵喵。

    渺渺,喵喵,還挺配。

    寧安意嗤嗤的笑了兩聲。

    顧令渺剛想問寧安意笑什么,電話來了。

    那號碼寧安意也認得,是劉家的。

    劉家打電話干嘛?連顧令渺的號碼都知道,這關系不簡單吶。

    寧安意豎起耳朵去聽。

    是秀兒的聲音——

    “顧先生,我們家安意真是麻煩您了,您總照顧她,我們心里過意不去,早就想著請您來家里坐坐。您今天有空嗎,有空的話,來家里吃飯?顧先生,這回,您可一定要來。”

    寧安意想笑,什么時候,她都成了秀兒家的安意?喊得那么親,說得那么好聽,怕是忘了把她攆出去那時候的嘴臉。

    應該是不知道她在顧令渺這兒,以為顧令渺完全不知道她們的所作所為,還在扮演慈母的形象吧?

    切,簡直太不要臉了。

    “顧先生,您來嗎?”秀兒滿懷期待的問。

    顧令渺看著寧安意,“我去嗎?”

    寧安意點頭,去啊,怎么不去。鐵公雞請吃飯,不去白不去!

    “好的,那我待會兒過來。”

    顧令渺說完,兀自掛了電話。

    拍拍旁邊的椅子,示意寧安意坐下,問,“你打算怎么辦?”

    結婚的事情,是說呢,還是不說。

    寧安意覺得,堅決不能說。

    要是一開始就說了,秀兒沒戲可演,那就不好玩兒了。

    再說,不是假結婚么,有什么好說的!

    顧令渺微微垂了眸子,掩去其中情緒,看不出喜怒。

    只是問一句,“你去嗎?”

    去啊,她當然要去。

    顧令渺點頭,“那去換衣服。”

    “不用換,剛才才穿的。”

    “不好看。”

    好吧……

    沒有什么比這句話更實誠了。

    寧安意轉身回房間換衣服,走到門邊,聽顧令渺叮囑她,“不要穿那些太暴露的衣服。”

    寧安意就納了悶兒了,那些衣服不是顧令渺自己買的嗎,現在嫌棄這嫌棄那的,買的時候干嘛去了。

    哪家的裙子不是露胳膊露腿兒的,要是覺著露得多了,不如給她買漢服算了。

    那個左一層右一層的,一點兒也不露。

    “衣服是讓他們送過來的,他們應該不知道你的風格,明天我會讓人過來篩選一遍,能扔的扔,能換的換。”

    聽聽這話,果然是有錢人嘴里出來的。

    行,換吧換吧,反正都是顧令渺掏錢,他愛怎么換怎么換。

    這就是當保姆的命,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寧安意沒好氣兒的看顧令渺一眼,接觸到顧令渺嚴肅的目光后,灰溜溜的走了。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