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喵來運轉 > 第五十二章 都是雙份的
    寧安意只顧著高興,哪里在意顧令渺喊她寧同學還是顧太太。

    她高興,高興啊。

    天上掉餡餅了,賜給她一衣櫥的漂亮裙子!

    顧令渺說了,每逢有新款上市,第一個就讓人送到她的手里。

    顧令渺還說了,吃的穿的住的用的,怎么好怎么來,絕對不會虧待了她。

    只需要一點,她要乖乖聽話。

    寧安意一口一個好,答應得好不暢快,那些都不是事兒。

    說什么遇見顧令渺太倒霉,她收回之前的話,她這簡直是掉進福窩里了好嗎!

    寧安意興奮得圍著衣櫥轉了好幾圈,情緒還是難以克制。

    “要不然?”寧安意小心觀察著顧令渺的神色,確定顧令渺心情還可以了,才說,“我出去買菜吧!您喜歡吃什么菜,我去買回來。”

    寧安意是出了名的能坐著絕不站著,能躺著絕不坐著。

    這么大熱的天,不說找個涼快的地方坐著吃西瓜,還一反常態的要出門買菜,著實詭異。

    千萬不要以為她是良心發現,決定做好保姆的本職工作,把顧令渺伺候得好好兒的。

    她只是需要一個出門的機會,換上新裙子,美美的出去走一遭的時機。

    順便為自己買一點兒吃的用的。

    這個時候,如果能叫上祁月就更好了!

    算起來,她和祁月好幾天沒見面了,剛好可以趁這個機會把祁月約出來。

    寧安意喃喃,“我去打電話。”

    “打給誰?”

    “祁月。”

    “干嘛?”

    “逛街……啊,不是,是去買菜。”

    “她在上課。”

    寧安意一拍腦門兒,是啊,她退學,祁月又沒退學,這個時間點,正是上課的好時間呢。

    她自己破罐子破摔,不學好,總不能把祁月拖下水。

    而且,看顧令渺的臉色,貌似不是很愿意她找祁月。

    還是換個時間再約吧。

    “我在樓下等你。”顧令渺撂下這句話就出去了。

    “不……”

    用字還沒有出口,走到房間門口的顧令渺折身回來了,剛好聽見寧安意說不,就嚴肅的回了句,“我總不好在你房間等著你。”

    “不用了。”寧安意可算是把這句話抖落清楚了,但是剛才那個話題已經過去了……

    顧令渺叮囑,“要穿哪件就拿哪件,不要挨個都試一遍了再挑選,時間有限。”

    說完,轉身就走了。

    寧安意沖著顧令渺下樓的背影直撇嘴,之前是不給買,現在是買了不給試。果然是喵生的,腦子里裝的東西就是和他們不一樣。

    不試就不試,她就這么挑選總可以了吧。

    今天天氣晴朗,心情也好,穿什么顏色的比較搭呢?

    寧安意的手,從這條裙子落到下一條裙子,再到下下條裙子。

    還沒摸完十分之一,顧令渺冰涼的聲音出現在門外,半點情緒沒有的說,“已經四十分鐘了。給你五分鐘時間,再不下樓,一分鐘十個蛙跳。”

    寧安意沒心思一一欣賞了,隨手抓過一條裙子換上。

    別說,尺碼剛剛好,像是為她量身定做的一樣。

    鞋子也是,兩三厘米的細跟,既有高跟鞋的美感,又不會讓她崴腳,穿著健步如飛,完全沒問題。

    寧安意美滋滋的下了樓。

    顧令渺抬眸看去。

    米白色及踝暗紋長裙,黑色高跟鞋,如他所想的那樣,很簡單,不突兀,只不過是把窈窕的身材都展現出來了。

    說來奇怪,寧安意穿著那些稍顯幼稚的衣服,活脫脫一個沒長大的孩子,跟只猴兒似的上躥下跳沒個正行。不過換一身衣服,卻像變了個人,安靜了,成熟了,眉目間,竟然帶著別樣的風情。

    好在,規規矩矩,挑不出錯處。

    “你怎么知道我尺碼的?”寧安意湊上前,樂呵呵的對著顧令渺笑,“剛剛好!”

    顧令渺咳嗽兩聲,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微微錯開身子從沙發上站起來,再一次警告,“下次出門再磨蹭,直接一千個蛙跳!”

    寧安意沒敢吱聲,亦步亦趨跟在顧令渺身后上了車。

    去的是市中心最大的那家購物商場。

    吃一塹長一智,有了樂哥這個前車之鑒,寧安意不敢讓顧令渺陪著她去買東西。

    所以,車剛停下,她就把顧令渺給她的那張卡拿了出來,問,“里面有錢嗎?”

    顧令渺點頭。

    錢肯定是有的,但是有多少就不確定了。

    寧安意不管那么多,有錢人的卡里面,少了個幾千幾萬的可能嗎?夠她買東西就行。

    “要不您去喝杯咖啡吧?”寧安意提議,“這附近有家藍山咖啡不錯。”

    顧令渺卻是直接下車了,看那陣勢,是要跟著一塊兒過去了。

    寧安意舔了舔嘴唇。

    顧令渺該不會真的以為她是出來買菜的吧?

    實不相瞞,其實她出來也是想買點兒個人用品的,有些東西,不好意思讓顧令渺看了去。

    “顧先生,您喜歡吃什么菜,您告訴我,我去買就是。”

    寧安意磨磨蹭蹭的下車,想用行動告訴顧令渺——她不方便,自己老實找個地方待著。

    偏顧令渺不吃這套,直言讓她買自己需要的,他不急。

    寧安意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進了一家進口超市。

    推著購物車走了一圈,購物車依舊空空如也。

    顧令渺眉頭一皺,“你確定你要買的東西在這兒?”

    “在,在的。”

    寧安意隨手拿過一瓶沐浴乳放進車里。

    剛放進去就被人拿出來了。

    顧令渺一臉嫌棄的說,“不喜歡玫瑰味兒的。”

    寧安意:……

    她是去給他當保姆的,又不是給他暖床的,他還管她身上什么味兒啊?

    一米八七的塊頭,能不能不要這么霸道,愛護弱小知道嗎!

    顧令渺一眼瞟過去,“家里有未拆封的,我回去給你拿。”

    得,直接和他一個味兒了……

    寧安意敢怒不敢言,隨手拿過一雙粉色拖鞋扔購物車里,緊接著,一雙同款白色的男士拖鞋也入了購物車。

    “我瞧著還不錯。”顧令渺一本正經的說。

    寧安意橫看豎看,那就是一雙再普通不過的鞋,沒看出哪兒不錯,不由得懷疑顧令渺的眼光。

    接下來,不管寧安意買什么,顧令渺都說說一句,“我瞧著還不錯。”

    到最后,所有東西都是雙份。

    寧安意不干了,“你的一份你自己付錢。”

    別以為她不知道,她花的錢要從她工資里扣,想占她的便宜,門兒都沒有!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