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喵來運轉 > 第五十章 商議結婚
    “我要是想解雇你,就不會把你帶回來。”

    寧安意一想,也是,就顧令渺那脾氣,如果真的不愿意要她,別說把她帶回來,接都不可能去接她。

    人家站在食物鏈頂端,才不會為了她區區一個小人物委屈自己。

    “如果你怕我解雇你,我倒是有一個主意。”

    那還等什么,大家趕快坐下來合計合計!

    寧安意拽了顧令渺的手腕,把顧令渺拽到客廳的沙發坐下,還殷勤的剝了個橘子。

    “你想,如果我們是雇傭關系,首先,我們的身份就不平等,肯定是說不要你就不要你。”顧令渺在寧安意認真的眼神下,繼續說,“但是如果我們身份平等,還是我必須養你的關系,那我就不能想當然的做事了。”

    寧安意發自內心的覺得顧令渺說得很有道理。

    雇主和保姆的關系,好像真的是不太把穩,顧令渺說不要她,飛起一腳就能把她踹了。她連發言權都沒有,是不公平。

    只不過,身份平等,顧令渺還必須養她的,那是什么關系?

    顧令渺問,“你身份證帶了嗎?”

    寧安意點頭,處處都要用身份證,她是隨身攜帶的。

    此時此刻,渾身上下,只剩下這張身份證了。

    “您要用的話,就拿去用吧,只是記得還我。”

    寧安意把身份證拿出來,輕輕放在茶幾上。

    看到身份證上丑到她自己都不認識的照片,默默翻了個面。

    顧令渺看著近在咫尺的身份證,手半攏著放在唇邊,輕輕咳嗽了兩聲才說,“我們可以去民政局,讓民政局的人給我們做個見證。”

    “民政局,那不是結婚的地方嗎?!”寧安意唰的把身份證拿回手里,連連搖頭,“我只賣藝,不那啥啥。”

    顧令渺抻抻兩條長腿,起身,伸了個懶腰,看也不看寧安意一眼,就準備上樓了。

    寧安意急忙起身,“你這就走了?”

    就沒打算,給她另想個主意,兩全其美的那種?

    顧令渺搖頭,“你想太多了。是你沒保障,不是我,我要是請保姆,人選有很多。你么……”

    寧安意懂顧令渺的意思。

    像她這樣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保姆,沒有幾個人愿意要。

    更何況,為了避免麻煩事,很多人家都不愿意請年輕的小保姆……

    “我們再商議商議。”寧安意拍拍沙發,把顧令渺請了回去。

    顧令渺一邊吃著寧安意送過來的橘子,一邊說,“就是拿個本本而已,說起來,還是你占了便宜。你有了保障,不用擔心我不要你。我要是不要你,還會賠出去一半家產……哎,不行不行,萬一哪天離婚了,我的一半家產就沒有了,不行不行,這個主意不行,你左耳進右耳出,當我沒說。”

    顧令渺說著說著,像是真的后悔了之前的提議一樣,放下橘子就要走。

    偏也是這句話入了寧安意的心里。

    寧安意想,顧令渺不反悔就算了,她安安心心當保姆,拿著固定的工資,還可以監視著顧令渺的一舉一動,看看顧令渺哪天死。

    顧令渺反悔的話,她就可以得到顧令渺的一半家產,個十百千萬,管她多少個萬,反正她后半輩子衣食無憂了。

    就像顧令渺說的那樣,占便宜的都是她,這到手的便宜,不占白不占啊!

    寧安意忙不迭伸手把人拽住,當即拍板,“我們明天就去。你可不能后悔,男子漢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怕顧令渺后悔,寧安意這話一說完,立馬飛奔去了她選定的客房,順帶著把房門鎖上。

    刺激,真是刺激,就這么三言兩語就把顧令渺的財產弄到了一半!

    寧安意洗了澡躺在床上,數了成千上萬顆星星,激動的心情還是沒有得到平復。

    想著她的房,她的車,她的漂亮裙子……

    直到第二天早上,依舊精神抖擻。

    七點鐘,寧安意準時打開房門,去客廳等著顧令渺下樓結婚。

    心急如焚的等了近半個小時,顧令渺才不緊不慢的下樓來,好在已經收拾利索,西裝合身,發型利落。

    寧安意滿意的點點頭,不錯不錯,這造型應該挺上鏡!

    她也不差,尤其是身上還穿著她的漂亮裙子,整個人都美美噠!

    目光落到顧令渺手上。

    咦?

    “怎么還拎個紙袋?”

    顧令渺把紙袋往寧安意面前一送,語氣溫柔,“換上。”

    “給我的!”寧安意兩眼直泛光。

    就知道顧令渺不是那種不解風情的人!

    知道她喜歡漂亮裙子,肯定會找個合適機會送她一套的。

    就是不知道是哪種款式,露肩的,露背的?要是太閃亮了,怕顧令渺低調的西裝配不起。

    打開一看,寧安意的失望溢于言表。

    什么意思,這大好的日子,就要她穿這個?

    白襯衣加牛仔褲?!

    這可是結婚啊,要拍照的,不是去郊游踏青。

    這么重要的日子,怎么可以這么敷衍了事?

    寧安意看著顧令渺,發現顧令渺沒有一點知錯就改的覺悟,就提醒著問,“是不是拿錯了?”

    顧令渺言簡意賅,“就這個。”

    那還不如她身上的裙子呢!

    穿什么白襯衣,她要穿裙子!

    “那我回去睡覺了。”顧令渺說,“剛好我不是很想去。”

    一只腳已經做好打道回府的準備。

    寧安意摸摸繡了白色小花的裙擺,又摸了摸純色滿繡的腰帶,默默跟自己心愛的裙子做了個道別,轉身回房間換衣服去了。

    兩分鐘不到,寧安意換好衣服,笑呵呵的站在顧令渺面前,還轉了個圈。

    看她多聽話,說換就換。

    顧令渺點點頭,“順眼多了。”

    寧安意笑。

    看在后半生保障的份兒上,顧令渺說什么就是什么,她不辯駁。

    等到她有錢了,她就給自己很多很多漂亮裙子,多到讓衣櫥都裝不下!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