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喵來運轉 > 第四十八章 開車來接我
    寧安意不怕天不怕地,就怕身處人世間,而她沒法力。

    雖然她深信,人間有真情,人間有真愛,人間遍地是好人,但她還是怕。

    看到光著膀子,露出左青龍,右白虎的壯漢,她怕!

    看到三五成群,拎著酒瓶子唱歌的壯漢,她怕!

    看到一路跟著她,一個勁兒傻笑的壯漢,她還是怕!

    反正大街上的人,在她眼里,都是妖,都是魔,都是會把她心肝肺挖出去賣了的壞人!

    寧安意跑啊,跑啊,拿出一百米沖刺的速度殺進最近一個電話亭,打給祁月。

    嘟……

    嘟……

    嘟……

    寧安意氣得捶xiong頓足,為什么不接她電話?平時都要熬夜追劇看小說,為什么今天要那么早睡覺?

    氣急敗壞的發泄一通后,自覺的蹲在角落面壁思過。

    為什么不存很多很多的錢?

    為什么不接受樂哥的賠禮道歉?

    為什么,為什么要得罪顧令渺?

    “咚咚!”

    背后的玻璃被人敲響,寧安意回頭,可不得了!

    是個長滿絡腮胡的外國男人,身高起碼一米九,倘若一出手,絕對能打得她滿地找牙。

    寧安意顧不了那么多了,用最快的速度按下在腦子里回憶了無數次的號碼。

    電話很快被人接通,冷冷的聲音傳入耳中,卻比任何時候都讓寧安意安心。

    “顧……”寧安意顧半天,也不知道顧什么好,干脆開門見山說了,“可不可以來接我?”

    顧令渺默了默,“還有事嗎?”

    這是顧令渺掛電話的前兆,寧安意著急忙慌開口,“別掛,別掛電話!我就只剩這兩塊錢了,你要是把電話掛了,我就完蛋了。”

    寧安意越往后說,聲音越抖,不難聽出來已經帶了哭腔。

    她說,“你開車來接我……”

    顧令渺:“我喝酒了……”

    “那你還要不要這個保姆了!你要是不來接我,我就去給別人當保姆!”

    寧安意沒想哭,要問眼睫毛上掛的是什么,她只能說,實在是眼淚來了擋不住。

    外邊那個外國人不停的拍打著玻璃,嘰里呱啦說了一長串,她一個字都沒聽懂。

    不知道他會不會直接沖進來,把她的器官挖走。

    “你在哪兒?”

    顧令渺終于開了金口,軟了態度。

    寧安意左看右看,在夜幕星河下,完全看不出來這是哪兒。

    “只知道在離我家小區最近的那個電話亭。”

    “在那兒等著,別動,我馬上……”

    馬上怎樣還沒說完,電話自動切斷。

    寧安意憤憤看著聽筒,罵了一句,“說幾句話就兩塊錢,搶人啊!”

    好在電話掛斷的剎那,她聽到了引擎發動的聲音。

    寧安意退回到剛才蹲的位置,繼續蹲著,兩手抱著膝蓋,頭埋在兩手之間,刻意忽視電話亭外面的動靜,耐心的數數。

    從一數到一百,再從一數到一百,反反復復數了十次,明亮的車燈照進電話亭。

    寧安意抬頭,只看見顧令渺高大的身影從電話亭外邊逼近,在車燈的照映下,整個人仿佛鍍上了一層金光,神圣不可侵犯。

    從沒見過顧令渺這么帥的時候,這速度,這走姿,這氣場,帥得犯規!

    寧安意花癡了,直到顧令渺推門進來,她還保持著兩眼發光的動作。

    顧令渺居高臨下看著寧安意,朝那個眼淚在眼眶里打轉,還可以分神花癡的寧安意伸出一只手,說,“起來!”

    聽到顧令渺的聲音,寧安意一秒回神,本是想著起身給顧令渺一個大大的擁抱的,怎奈還沒完全起身,就咚的跪在了顧令渺腳下。

    顧令渺一本正經的說,“感謝歸感謝,不用行大禮。”

    寧安意:“我只是腳麻了。”

    顧令渺無奈的搖頭,蹲下去把人扶了起來,緩步往外走。

    剛出去電話亭,一直守在電話亭外邊的男人迎了上來,嘰里呱啦說了什么,還配上了動作。

    寧安意聽不懂,只能兀自揣測,小聲跟顧令渺說,“就是他,想把我的心肝肺挖了去賣錢。”

    顧令渺看寧安意一眼,用寧安意聽不懂的語言跟男人說了一通。

    然后,男人笑了。

    再然后,顧令渺說,“Thank you.”

    這一句,寧安意聽得懂。

    可是,為什么要說謝謝?

    等到男人邁步走了,寧安意才問,“他說什么?”

    顧令渺深深的看寧安意一眼,兩只眼睛明亮亮的,仿佛能把人吸入其中。

    寧安意也看出了里面的笑意。

    這事兒,絕對不簡單。

    “他說,他看見你在電話亭里,一會兒抓頭發,一會兒捶xiong,一會兒跺腳,一會兒這樣一會兒那樣的,以為你有病。想進去吧,怕嚇到你,敲玻璃問你吧,你只顧抹眼淚,理都不理。”

    寧安意被說得面上一紅。

    有那么夸張嗎?

    她不過就是很糾結,很緊張,下意識發泄了一下。

    她理一理被抓亂的頭發,低著頭問,“那你又說了什么?”

    “哈!”顧令渺笑出了聲,“我說你在跳大神,還跟他普及了一下,這巫蠱之術。”

    寧安意就知道,顧令渺嘴里,說不出什么好話。

    她有心里準備,不氣不氣。

    “上車吧。”

    顧令渺甫一打開副駕駛車門,寧安意就鉆了進去。

    她是真怕顧令渺想起她的所作所為,把她扔大街上。

    這不,兩分鐘不到,顧令渺就開始興師問罪,問她,“不是和你朋友走了嗎?怎么,被你朋友拋棄了,只能流落街頭?”

    “他出差了……”寧安意心中很是失落。

    要是宋格在,肯定不許樂哥如此那般的欺負她。

    要是宋格在,肯定不會讓她獨自一人在街上游蕩。

    “這么說,我來得不是時候。我應該不來的,應該讓人把你的心肝肺挖去,你朋友一看你那么慘,直接就養你一輩子了。”

    顧令渺說話時眼睛看著前方的路,寧安意卻總是有一種錯覺,覺得顧令渺在看他。

    聽得出來,顧令渺的心情不好,還沒有剛才好。

    和宋格又是商場上的對頭……

    寧安意趕緊握緊車把手,避免被顧令渺一腳踹下去。

    她賠笑,“您過來接我,我很感激,您真好。”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