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喵來運轉 > 第四十五章 兩清
    宋格每次都被寧安意的直腸子刺激得無話可說,你了半天都想不起來剛才的說辭,只能作罷。問了寧安意要去的地方,把寧安意扶到車上坐好了,趕緊取出毛巾要給寧安意擦頭發。

    “我來,我來就好。”寧安意急忙接過毛巾,胡亂的往頭發上擦了兩把。

    她先是砸壞人家的車,再是弄濕人家的車墊,就算臉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再享受人家的伺候。

    哪知,宋格這只手剛松開,那只手又拿了一條毛巾,還是沖著她腳去的!

    “我來,我來就好!”

    寧安意驚叫一聲,顧不上手上的毛巾往哪兒飛,一把奪過宋格手里的毛巾,三兩下把腳上的雨水擦干凈。

    把毛巾墊在腳底下,寧安意一個勁兒的傻笑。

    宋格問她,“怎么弄成這個樣子了?遇到搶劫的了?”

    遇到搶劫的了還好,她一個左勾拳,一個右勾拳,再加一個回旋踢,充分發揮與生俱來的本事,保準讓搶劫的人落荒而逃。

    偏偏,遇到的是顧令渺。

    打,打不過!罵,罵不過!人家還有王母娘娘,以及天上的一眾神仙撐腰,她半點兒轍沒有。

    說到這兒,寧安意很是好奇,她問宋格,“你說,是不是每個資本家都喜歡欺負弱小,所以才被叫做萬惡的資本家?”

    寧安意這么說,宋格就明白了。和他猜測的一樣,就是顧令渺,他觀察了這么多天,發現,寧安意也就在顧令渺跟前老老實實的,也只有顧令渺能讓寧安意吃癟,他就不明白了,寧安意為什么那么害怕顧令渺?

    “你喜歡顧令渺?”宋格問。

    寧安意越發坐得端正了。這個問題,她拒絕回答,她想靜靜。

    為什么所有人都覺得她喜歡顧令渺呢?難道她喜歡顧令渺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嗎?

    憑什么,就是她喜歡顧令渺,而不是顧令渺喜歡她呢?

    她很漂亮,性格也好,除了上不得廳堂,下不了廚房,其他方面,很優秀的。

    不不不,扯遠了。

    這不是她喜歡顧令渺還是顧令渺喜歡他的問題。

    寧安意在宋格期待的眼神當中,把宋格的臉掰了正對她的,一個字一個字的告訴宋格,“格格,我欠顧令渺錢。”

    “多少?”

    “一百塊。”

    “就一百塊?”

    當然不可能是一百塊錢的事情。

    寧安意把她欠下一百塊,到被威脅去當保姆,再到把顧令渺的愛車撞壞的經過都說了一遍。

    她狠狠喘了一口氣,嘆息,“那車多少錢,我也不敢說,也不敢問,然后,就這樣了……”

    “這事兒你不用管了。”宋格愛憐的拍拍寧安意的腦袋,放柔了聲音說,“你欠他的錢,我幫你還。”

    這樣的結果,寧安意一點兒也不意外。宋格是真有錢,不會在意那一星半點兒的。

    可她心虛。

    都說無功不受祿,要是宋格給她還債的條件是讓她去給宋格養寵物,那她是不愿意的。

    “我沒說讓你去給我養寵物,我是說,讓你去給我當寵物!”

    “嗯?”寧安意不解的比劃了兩下,“就是那種,我什么都不用做,你養我的那種?”

    “是啊,我養你,好吃好喝養你的那種。”

    聽到這里,寧安意只想說一句,好人一生平安,像宋格這樣的大好人,一定有好報的。

    話說到這里,寧安意決定問問清楚。

    “那我要什么你都會給我買嗎?比如各種各樣漂亮的裙子?”

    別跟顧令渺一樣,承諾了要給她買的,臨了又反悔。

    分明也不差錢,非要弄得她心情不愉快。

    男人的心思,呵,她委實猜不透。

    “買!只要你要,只要我有,要什么我都給你買。”

    好!

    寧安意只用一個字就把后半輩子定下了。

    真該讓顧令渺來看看,什么叫說人話,什么叫干人事!

    顧令渺那只,恐怕一輩子都不知道怎么樣哄女孩子開心……

    想誰看見誰,寧安意抬頭一望就望見撐了傘站在車旁邊的顧令渺,神色冷冷清清的,就那張面癱臉,怎么看也看不出差別。倒是眼神,好像比任何時候都銳利一些。

    顧令渺的心情,她可以理解,并且深表同情。

    作為一個沒有女朋友還沒有朋友的正宗單身狗,看見她有女性朋友還有男性朋友,并且美的美,帥的帥,心里面肯定羨慕嫉妒恨。

    情理當中,情理當中,她理解,完全理解,但她要炫耀,狠狠的炫耀!

    車停下,寧安意迫不及待的打開車門跳了下去。

    宋格跟著下車,嗔怪的抓住那只瘦瘦的胳膊,“安意,你沒穿鞋。”

    沒穿鞋算什么,能見人就可以了。

    寧安意已經聽不進去宋格說什么了,她滿腦子裝的都是炫耀,指著宋格就耀武揚威的跟顧令渺說,“顧院長,這是宋格,我的朋友,非常好的朋友!”

    顧令渺沒正眼看宋格一眼。目光從宋格抓著寧安意胳膊的手上,一路向下,落在寧安意踩在雨水里的兩只腳上。

    問,“鞋呢?”

    “壞了……”

    “扔了。”

    寧安意和宋格同時開口,說的是截然不同的兩個答案,兩個答案代表的意思,也是天差地別。

    寧安意沒骨氣,當即軟糯糯的解釋,“壞了,就扔了。”

    “顧先生,安意欠您的錢,我會替她還,包括這雙鞋,一共多少,勞煩您算一算,連本帶利,只管開口,別客氣。”

    顧令渺還沒說話,宋格已經先一步開口。態度倨傲,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樣兒,寧安意看了都來氣,別說是顧令渺。

    寧安意很怕顧令渺當場就和宋格打起來,忙往宋格面前站,想把宋格遮擋嚴實。

    打死顧令渺沒什么,大不了她頂罪,皆大歡喜,就怕死的是宋格,畢竟,顧令渺是練過的,萬一宋格打不過,那不就死翹翹了……

    顧令渺目不轉睛盯著寧安意,把寧安意所有的動作都看在眼里,看著看著,竟然笑了。

    問,“寧安意,我缺錢嗎?”

    也是拽得跟二五八萬似的。

    寧安意冷哼,他不缺錢,他缺的是心肝!

    顧令渺大手一揮,“保姆的事,一筆勾銷,兩清,有宋先生作證。”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