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喵來運轉 > 第四十二章 婚紗
    “這附近都是監控,你會后悔的。”

    寧安意抱著手臂往后退。

    怕一萬,更怕萬一。

    萬一顧令渺獸性大發,饑不擇食,那她豈不是名節不保?那她以后還怎么在人神兩界混?

    “我勸你不要輕舉妄動!”寧安意出言威脅,“要不然我就咬舌自盡!”

    “自戀可恥。”顧令渺鄙夷的撇撇嘴,把脫下來的衣服甩到寧安意懷里,順便,再次打量了一下寧安意的身材,說,“你這身材……”

    寧安意聞言,不悅的挺了挺胸。

    小是小,好歹有,她才多大點年紀,又不是停止生長了……換句話說,她都不嫌棄,他有什么好嫌棄的,從頭徹尾,不管他的事!

    以為給她件破衣服就能讓她妥協低頭了?今天,她還就爭這口氣了!

    寧安意刷的把西裝外套扔回到顧令渺懷里,頭一回在顧令渺面前露出趾高氣昂的姿態,“賠我新的!”

    “你是掉進錢眼里了吧?”

    她不僅掉進錢眼里,還被金錢腐蝕了,她不管,她就要新衣服,還要那種,質量很好的,款式很漂亮的的新衣服!

    要是不答應,她就扯著嗓子喊非禮,讓顧令渺登上明天的早報,從此印上欺負良家少女的烙印,直到死都洗不干凈!

    顧令渺認栽。

    “好,給你買新的……寧安意,我想問問,你不冷嗎?”

    冷啊,怎么不冷?渾身濕透,還在雨水里坐了那么久,不冷就怪了。

    尤其是冷風吹過的那一剎那,渾身的雞皮疙瘩都在叫囂著冷。

    冷,是真的冷。

    寧安意很應景的打了個噴嚏。

    渾身冰涼,她趕緊抱住即將涼透的自己。

    顧令渺的外套搭在身上,暖暖的,很貼心,像是往身子里放了一個暖爐,不過瞬間的功夫,暖得她都快融化了。

    “謝……阿嚏!”

    好好的道謝沒道完,寧安意揉了揉鼻子。

    顧令渺眉頭微皺,“先去買點兒藥吧,不遠處就有個藥店。”

    藥是肯定用不著的。

    寧安意哪哪兒都不好,唯獨這一點最好,不生病,不吃藥,天大的病來了,緩幾分鐘就好。

    要不是有這千金難買的神仙體質,她也不敢這么造作。

    “我們先去買衣服!”寧安意指著邊上的一家婚紗店,不由分說把顧令渺拽了過去。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寧安意也是非常喜歡漂亮衣服的,尤其是婚紗店里潔白無瑕的婚紗,像極了天宮仙子們的著裝。

    “漂亮,莊重,挺好。”寧安意給出看法,她是很滿意的。

    顧令渺不為所動,甚至有了轉身要走的動作。

    寧安意眼疾手快,一把把人拽住,“你說了你給我買的。”

    “是啊,先生。”店員小姐姐帶著最最粲然的笑容走到兩人面前,說,“既然您女朋友喜歡,就給她買吧,千金難買她樂意。”

    寧安意贊同那句千金難買她樂意。

    不過,人可以亂夸,話不可以亂說。

    她不是顧令渺的女朋友,現在不是,以后不是,永永遠遠都不可能是!

    小姐姐的臉色一下子變了,里面的情緒萬千,寧安意看得不是很懂。

    懷疑?尷尬?不可思議?羨慕?嫉妒?恨?

    再看小姐姐,掙扎半天,想出來一句,“先生,您太太真漂亮。”

    這話是對著顧令渺說的。

    顧令渺面不改色,倒是寧安意,化身為別人踩了尾巴的貓兒,只差亮爪子抓人。

    女朋友都不是,還能是老婆?

    “不買了!”寧安意氣呼呼的拽著顧令渺出了門,嘴里哼哼,“太沒有眼力見兒了,不得不說,眼力太差!”

    顧令渺慢慢悠悠的撐開傘,邁步走到寧安意的旁邊。

    問,“你不知道那是婚紗?”

    寧安意想了想,反問,“婚紗怎么了?”

    雖然,看上去笨重了些,但是,是真的好看呀。

    祁月說買了婚紗藏在衣柜里,難道,婚紗是禁品,只能看不能買的?

    顧令渺:“寧安意,你吃過豬肉嗎?”

    寧安意點頭,不僅豬肉,雞鴨魚肉她都吃過,她很好養,完全不挑食的。

    顧令渺:“見過豬跑嗎?”

    寧安意搖頭,那倒是沒有,有時間的話,可以去看看的。

    世界這么大,總要什么都看看嘛。

    顧令渺扶額,覺得頭有點兒疼。

    人活到這個地步,不是笨,是蠢,也是真厲害,可以蠢得這么清新脫俗……

    顧令渺掏出手機,在度娘上輸入了婚紗,把手機遞過去的同時,無比誠懇的告訴寧安意,“多看看書,多看看世界。”

    寧安意本來還對顧令渺的輕慢態度感到不爽,把百度頁面瀏覽一遍之后,悻悻的閉嘴了。

    好在,鬧笑話的次數多了,也就不尷尬了。大不了,之后搞好惡補一下二十一世紀的美好世界,不要再出此類的洋相就好了。

    寧安意的心之大,不知多大,眨眼功夫就把剛才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凈,拽著顧令渺去了下一家服裝店。

    剛邁進店門,就把顧令渺晾在了一邊。

    往店子里轉了一圈,寧安意兩眼放光,由衷的感慨一句,“真漂亮!”

    真的漂亮!

    紅的藍的白的紫的黃的,長的短的,露肩膀的開叉的,但凡是她在學校里見過的漂亮款式,這兒都齊全了!

    “這件!這件!還有這件,我都想試試!”

    寧安意高興的點了一通衣服,把身上的外套一脫,扔回到顧令渺手里,再是手舞足蹈的進去了更衣室。

    第一件,黃色齊膝連衣裙,復古的款式,腰部有巴掌大的剪切,剛好露出一截白花花的腰肢。

    寧安意很滿意。

    顧令渺搖頭,“丑!”

    第二件,大紅色齊踝長裙,除卻漏了一側香肩,完全是中規中矩的款式。

    寧安意一般滿意。

    顧令渺搖頭,“丑!”

    下一件,白色的,哪兒也不露,就是裙子短了點兒,在膝蓋上面。

    寧安意勉強滿意。

    顧令渺搖頭,“丑!”

    寧安意——赤橙黃綠青藍紫,長短開叉露肩的。

    顧令渺——無一例外都很丑!

    寧安意不干了,說好的給她買衣服,挑三揀四的,是不是不想給錢?

    顧令渺淡然回答,“我說的是買衣服。”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