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喵來運轉 > 第三十五章 裝嫩
    寧安意一聽到顧令渺去家里了,心跳的速度都加快了,比懷里揣了幾只活蹦亂跳的兔子還要夸張。

    那句話說得沒錯,為人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自覺欠了別人的,再怎么自欺欺人,還是心虛。

    站在寧安意的立場,身為保姆,她拿著顧令渺給她的工錢,就應該聽從顧令渺的指揮,放學以后就應該買了菜去顧令渺家里,別管誰做飯,別管做出來的飯菜是什么味兒,至少她得去……

    結果,她把顧令渺晾在一邊,跟著宋格走了。自己吃飽喝足,美美的睡了一覺不說,從頭到尾沒想過雇主顧令渺。

    也不知道,顧令渺有沒有眼巴巴的等她買菜回去?希望沒有吧,要不然,望眼欲穿的等了一下午,人影兒都沒見到一個,還不氣死?

    顧令渺那睚眥必報的性子,那收拾人的手段,單是想想都覺得膽寒。

    寧安意心里跟明鏡似的,她回去,絕對是死路一條,唯一的區別可能在速度上。早點兒回去,早死早投胎,有個全尸;晚點兒回去,剝皮抽筋,千刀萬剮,全尸都不剩。

    被顧令渺嚇成這副模樣,是命!真是前世欠了顧令渺的,這輩子才會被一只貓欺負成這樣!

    腹誹歸腹誹,頹然歸頹然,寧安意一秒鐘都不敢浪費,打車去到小區樓下,三步并做兩步爬樓梯回家。

    大門沒關,透過門縫,寧安意一眼看到端端正正坐在客廳沙發上的顧令渺。

    穿白色短袖,套淺藍色九分牛仔,配一雙黃色高幫帆布鞋,加上中規中矩的短發發型,看上去溫文儒雅,活脫脫一個三好學生,怎么看怎么順眼。

    寧安意一面不得不承認,是她帶了有色眼鏡看顧令渺,其實顧令渺一點兒不老,一面又打死都要堅持,顧令渺一大把年紀還做學生打扮,擺明了是裝嫩。

    她小心觀察著顧令渺的臉色,越看越不懂顧令渺什么意思。

    按照正常人的思想,被她放了鴿子,一定怒不可遏,既然堂而皇之的進了她家大門,肯定會想方設法的整她,比如,說她壞話,比如,擺出老師的架子,各種批評她。

    可是,都沒有。

    顧令渺在笑,一說一笑,還是發自內心的笑。

    寧安意偷偷摸摸聽了幾句,可以確定,顧令渺在說這個小區得居住環境不錯云云,是的,一個字都沒提到她。

    這就讓人匪夷所思了。

    難道,天殺的顧令渺不按套路出牌,又改變了戰術?

    寧安意準備靠近了再聽幾句,奈何用力過猛,一下子就栽進了客廳里。

    手忙腳亂的,堪堪穩住身子。

    “還知道回來?”

    寧安意一聽這聲音,心更涼了。

    剛才只顧著聽顧令渺說話,居然沒注意到劉德柱。

    不是說要出差很久嗎,怎么那么快就回來了?

    她不怕秀兒,不怕劉子伊,就怕劉德柱追根問底。

    如今,她闖了禍,說了謊,一堆破事兒堆在面前,怎么跟劉德柱交代?

    是承認偷鞋,把之后的連鎖反應都一一說清楚道明白,讓劉德柱把她送進去警察局接受教育了再為她出頭?還是認慫,繼續被顧令渺欺負下去?

    進一步,顏面掃地,可能從此一蹶不振,再沒有出頭之日,退一步,丟人現眼,進退兩難,壓根兒拿不定主意。

    “愣著干嘛?”挨著劉德柱坐的秀兒幸災樂禍的看著寧安意,說,“真是出息了,多大的年紀,就敢夜不歸宿!你不要臉,我們還要呢。要不是顧先生說,我們還真的以為你在學校認真讀書。”

    她就說,她謊話說得那么溜,憑秀兒的智商,不可能聽出來不對勁兒的,果然是顧令渺干的好事兒!

    一個大男人,上趕著告狀,真不是好東西!

    寧安意一口氣堵在嗓子眼,脫口抵了一句,“他說什么你們都信?”

    會告狀的男人會是好人嗎?

    “瞧瞧你那樣兒!人家顧先生日理萬機,能把注意力放你身上,來告你的狀?你算個什么東西?!”

    秀兒霍的從沙發上站起來,底氣十足的給顧令渺說公道話。那護犢子的樣兒,不知情的人還以為顧令渺是她兒子。

    寧安意就看不慣秀兒這樣,仿佛說兩句好話,顧令渺就會把她放在眼里。秀兒以為自己是誰啊,顧令渺這種眼睛長在頭頂上的人,會真心實意看她一眼?

    說她不算東西,那感情好,秀兒是東西,和秀兒有血緣關系的都是東西!

    她夜不歸宿怎么了?一沒殺人放火,二沒聚眾鬧事,就是吃了飯喝了酒,順便睡了一覺,一沒有影響到社會發展,二沒有影響地球的正常運轉,過著正常人的生活,怎么就不要臉了?

    她,寧安意,神仙年齡三千六,人間年齡一十八。哦,對了,那個寧安意生病期間,住了一年多的院,她借用她身體,假裝氣息奄奄,也耽擱了一段時間,這么算起來,也有虛二十歲。

    二十歲的年紀,夜不歸宿不行嗎?她就不能包個vip,看一晚上的電影?

    要是平時時候,她死大街上都未必會管,說她夜不歸宿,也是找個由頭想讓她滾蛋。

    攆人就攆人,非要找這么多理由。

    她又沒說賴著不走。

    劉德柱咳嗽兩聲,語重心長的對寧安意說,“雖然讓你搬出去住,也給你時間讓你去張羅住處,但是你不能撒謊,你去哪兒,和誰一塊兒,都老老實實的說。”

    又看著顧令渺說,“我昨天晚上回來聽說顧先生幫子伊找了份工作,特意請顧先生來家里坐坐,顧先生來到家里,順便問了一句你怎么不在家……你說說你,多大的孩子,一點也不讓人省心。”

    劉德柱變相的解釋了一下,證明真不是顧令渺小人行徑,告寧安意的狀,也是暗示寧安意對顧令渺客氣點兒。

    卻是劉德柱多慮了。

    寧安意吃了熊心豹子膽,才敢說顧令渺的不是,那也是被秀兒的嘴臉刺激的,也不過是剎那,當了剎那的英雄,依舊是狗熊,不敢對顧令渺不客氣的。

    何況,這事兒明顯有奸情。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