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喵來運轉 > 第二十八章 登門
    “寧安意!”劉子伊的食指恨不得戳到寧安意的腦袋上去了,她惡狠狠的威脅,“你給我聽好了,你要是敢打顧令渺的主意,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寧安意拍拍胸脯,她好怕呀。

    就顧令渺那個煞星,人見人跑,鬼見鬼躲,送給她她都不要,只有劉子伊當成香餑餑。

    “要是讓我發現你背著我勾搭顧令渺,我要了你的命!”

    劉子伊氣呼呼的出門去了,把門甩得老響。

    寧安意無所謂的聳聳肩膀。

    反正,劉子伊什么本事沒有,就嘴皮子厲害。

    說起來不得了,還不是老老實實的翻垃圾桶去了?

    寧安意搖搖頭,哼哼著小曲兒收拾東西。她是真的高興,離開顧令渺,她的人生堪稱一片光明,隨隨便便找個謀生的工作,等著顧令渺生老病死,然后回去仙界,繼續過她神仙的日子。

    妙啊,妙不可言!

    為了更好的迎接明天的太陽,寧安意早早就睡了,睡眠質量一如既往的好,一夜無夢,等到醒來,天已經大亮。

    寧安意伸了個懶腰,動作利索的洗漱完畢,看到桌子上破破爛爛的名片,不由得輕笑出聲。

    這么破,也虧得劉子伊有耐心拼湊起來。

    話說,劉子伊哪兒去了?

    不睡到日曬三竿絕對不起床的劉子伊,居然不在床上?

    會不會是……名片太破爛了,看不清楚上頭的內容,劉子伊一時想不開,尋了短見?

    寧安意急忙跑到窗戶邊,睜大眼睛往樓底下看去。

    也是這個時候,聽到了劉子伊油膩膩的聲音——“不知道您來,沒有準備,也沒什么好用來招呼您的,這是托人買來的苦蕎茶,味道還湊合,您嘗嘗。”

    劉子伊很難得有這樣正兒八經的時候,一旦正經,只能說明,對方來頭不小。

    何況還泡上了苦蕎茶。

    要說這苦蕎茶,還是劉子伊提議買來的。

    幾年前的事兒了,劉子伊不知道從哪兒聽說有錢人都喝這個茶,吵著鬧著就是要喝這個茶,說是要培養品味,家里沒法兒,就買了來,可寶貝著,平時時候都是鎖在保險柜里,看一眼都不行的。

    如今給人喝上了,還這么溫聲細語的陪著,那人好大的臉面。

    天底下還能有這樣的人?

    寧安意打開門,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卻是看也不看沙發上坐著的兩人一眼,徑直走到飲水機旁邊接水去了。

    她說,“苦蕎茶,可了不得,據說是好喝得不得了。要不是頂重要的客人,可舍不得拿出來。”

    “是嗎?那寧小姐需要來一杯嗎?”

    “不用了,人微言輕,無福消受。”

    寧安意也是說完了以后才發現不對勁兒的。

    她是沒睡醒嗎?要不然怎么會聽到顧令渺的聲音?

    不行不行,她是沒睡醒,精神不佳,需要再來個回籠覺。

    寧安意佯裝犯困的打了個哈欠,小心挪著步子,一點點的往后退。

    一步兩步,可謂是如履薄冰……

    “不坐下聊聊?”顧令渺問。

    不聽不聽,王八念經。

    寧安意閉上眼睛,繼續往后退。

    顧令渺笑出了聲,“寧小姐怎么不睜眼睛看看?”

    不看不看,王八下蛋。

    寧安意以一種奇怪的姿勢,一路退到了門邊。

    奈何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顧令渺終于還是喊出了她的名字。

    “寧安意。”

    不是憤怒,不是高興,語調平緩,語氣溫柔。把平淡無奇的三個字喊得低回婉轉,還帶了些許吳儂細語的味道。

    要不是知道顧令渺的為人,寧安意差點都沉溺其中,無法自拔。

    涼涼了,寧安意告訴自己。

    顧令渺那張不茍言笑的臉可不是單純長來看的,這樣的人,會溫柔嗎?

    那是不可能的,一輩子都不可能的。

    這么溫柔說明什么?說明平靜過去,暴風雨就要來了!

    寧安意惹不起,只能躲。

    回想一下,房間的窗戶下邊兒有一塊草坪,草坪里面的草很久沒有修理,已經長得很高了,她跳下去的話,最多是摔得半身不遂,死不了的。

    就當自己在夢游,進去房間后,房門一關,爬到窗戶上,縱身一跳,這事兒不就完了么?

    總比落到顧令渺手里好啊。

    “咳咳!”劉子伊適時的咳嗽兩聲,意在讓寧安意停下來。

    寧安意才不管,貓著腰就要進去房間。

    離消失在顧令渺面前不過一步之遙,寧安意想,天王老子挽留都留不住,她說了要走,那就是要走。

    “寧安意。”

    又是這三個字。

    寧安意一口銀牙咬碎,喊什么喊,喊什么喊!不就是認識她嗎,有什么好得瑟的?認識她的人多了去了,就沒見誰有顧令渺這樣厚的臉皮。

    她表現得那么明顯,不愿意和他說話,他卻沒皮沒臉的,就是要和她說話。

    要不是聽出了顧令渺的殺意,要不是想著大丈夫能屈能伸,她才不會睜開,才不會笑瞇瞇的沖顧令渺揮手打招呼!

    寧安意笑,仿佛是夢游結束,剛看見顧令渺在家里一樣,她嗨了一聲,很是意外的說,“顧教官,什么風把您吹來了?”

    一雙大眼睛無辜的看著顧令渺,眨呀眨呀。

    顧令渺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可能是龍卷風。”

    除了龍卷風,還真沒有什么能把顧令渺這尊大佛吹過來!

    這一刻,寧安意恨死了劉子伊,平時不見本事,這次動作為什么要這么快?就不能等她走了以后再約顧令渺來家里喝喝茶,說說笑話嗎?

    劉子伊笑得迷茫,“你們認識?”

    何止認識,熟都熟得很!

    寧安意給劉子伊解釋,“這是我軍訓時候的教官。”

    劉子伊更迷茫了,“教官?不是顧令渺嗎?那來家里,是干嘛的?”

    寧安意被劉子伊問得糊涂了。

    劉子伊不知道顧令渺來家里干嘛的?所以說,顧令渺不是劉子伊打電話請來的?

    那顧令渺來家里,是干嘛的?

    房門打開,秀兒拎著大包小包的早餐進來,笑呵呵的對顧令渺說,“顧先生,不知道您喜歡吃什么,一樣買了點兒。”

    看見屋里三個人,寧安意和劉子伊都是不解的樣兒,不由問,“怎么了?”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