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喵來運轉 > 第二十五章 想辦法脫身
    一天下來,寧安意發現,顧令渺并不是很難相處,只要順著顧令渺的意,說顧令渺愛聽的話,做顧令渺希望她做的事,就是萬事大吉。

    她也沒做什么,就是把所有的碗洗了一遍,把家里的地拖了一遍,把家里面的窗簾床單什么的洗了一遍,順便把車禍現場仔仔細細的清理了一遍。

    顧令渺說,在當保姆的第一天,什么事情都要嘗試,難免辛苦,但是萬事開頭難,明天就不用那么累。只需要把家里的擺設物件擦干凈,把所有的柜子抽屜重新整理,把書架里的書分門別類就可以了。

    對了,顧令渺還說,民以食為天,不會做飯是萬萬不能的。不奢求她做出滿漢全席,只要一個星期不重樣就可以了。不需要色香味俱全,只要吃著好吃就可以了。如果可以的話,建議把每種菜系都學習一下,逢年過節,也好改善伙食。

    寧安意只是聽顧令渺把之后的生活安排說了一下,她就可以斷定,這樣下去,她活不過一個月。

    給顧令渺做事,難,實在是太難了。事情要做好,態度還得好。

    態度好,說起來簡單,不過就是打碎牙往肚子里咽,事事忍讓,事事遷就,不過就是意味著低聲下氣,低眉順眼,卑躬屈膝,沒有自尊,沒有自主權。

    這些,寧安意都做不到。

    她想了一路,決定了,還是先想個辦法脫身才是。

    欠顧令渺的一百塊錢,不辭勞苦,當牛做馬的伺候了顧令渺一整天,也該還清了……

    顧令渺親自送寧安意回家的,到了寧安意家所在的小區門口,寧安意死活要下車。

    顧令渺叮囑,“明天早一點,要是打車不方便,就給我打電話,我來接你,來回的路費從你工資里扣。”

    寧安意默默呸了一聲。

    腰纏萬貫還那么摳,怨不得找不到女朋友,作,讓顧令渺作,往死里作!

    顧令渺抬眸看著寧安意,“給你的名片都拿好了?”

    說到這個寧安意就來氣,她見過給名片的,沒見過給一打名片的。讓她在書包里放一張,枕頭下放一張,手機殼里夾一張,電話旁邊藏一張,其他的作為備用。

    她只是單純的記不住數字而已,又不是老年癡呆……

    “有想法?”顧令渺再次出聲。

    寧安意趕緊搖搖頭,她哪里敢有想法?笑瞇瞇的說了聲顧教官再見,推開車門下去,目送著顧令渺遠去。

    態度之恭敬,不像保姆,倒像小弟。

    等到車子絕塵而去,馬上掏出手機給祁月撥了過去。

    “干嘛?”祁月的興致明顯不高。

    寧安意也顧不上祁月的心情怎么樣了,她這十萬火急的事關性命的事情,還得指望著祁月拿主意呢。

    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邊,寧安意虛心請教,“如此如此,這般這般,我該如何是好?”

    祁月有氣無力的嗯了一聲。

    “然后呢?”寧安意追問,“就沒了?”

    祁月又是有氣無力的嗯了一聲。

    寧安意算是看透了,靠不住的人始終靠不住。幸好,了解顧令渺的人不止祁月一個。

    “我找我哥去。”

    寧安意說到這話時,語氣里滿滿都是驕傲,現如今,她也是有哥的人了!要不是缺了個認親的儀式,她或許還可以上許家的族譜。

    祁月漫不經心的問,“你哪來的哥哥?不是命中帶煞,克死了親爹親媽,孤身一人茍活于世嗎?”

    寧安意哼了一聲,“今天剛認了一個哥哥,那人你也認識,許朗,他挺喜歡我的。”

    “許朗?喜歡你?”祁月一改死氣沉沉,戰斗力瞬間達到最值,幾乎是吼出聲,“寧安意,他對你做了什么?!”

    也沒什么,就是給她煮了面,幫她洗了一半的碗,晾了所有的衣服……

    唔……要不是顧令渺那個挨千刀莫名其妙發脾氣,把人攆走了,也許還可以幫襯著她把整個小洋樓里里外外拖一遍的。

    “我這哥哥,真的好疼我。”寧安意由衷的說。

    祁月已經崩潰。

    “寧安意,你丫的是不是想死,明知道我喜歡許朗,喜歡到冒天下之大不韙跟無數女生的夢中情人顧令渺取消了婚約,你竟然背著我勾搭許朗?!”

    “你不喜歡暗的,那明著也行,我不挑的。”寧安意甜甜的笑,聲音也是甜甜的,“反正,只要鋤頭揮的好,沒有墻角挖不倒。”

    “寧安意,你敢!”

    “你教我的,防火防盜防閨蜜,還是你教我的,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算你狠!寧安意,你給我等著,我馬上幫你把事情擺平,十分鐘后給你回電。”

    得到祁月的保證,寧安意放心的往樓梯口一蹲。

    祁月在其他事情上不靠譜,事關許朗,那是相當靠譜的。

    果不其然,十分鐘沒到,祁月就回復電話了,內容簡單粗暴——擺平!

    寧安意剛想說聲謝謝,就聽到電話那頭傳來了許朗的聲音。

    很是驚恐,又無奈,“祁月,祁同學,祁大小姐,祁祖宗!我早就說過,不要老是蹲在我家門口!”

    緊接著,電話就被掐斷了。

    寧安意聽得直搖頭,看看,這就是戀愛中的女人,不顧一切,豁出所有,要不是智商為負,能干出蹲點這樣的蠢事兒么?還被人嫌棄……

    應該向她學習,不動情,不傷人,不傷己。

    出現個宿命糾纏的顧令渺,也能見招拆招,明哲保身,絕不多一分紛擾。

    寧安意看著名片上金印的顧令渺三個大字,手一揚,把一打名片都往天上扔去。

    名片一片片的往下落,真像極了天女散花的壯觀相。

    “顧令渺啊顧令渺。”寧安意開心的扯了扯嘴角,一只腳踩上純白的名片,笑容逐漸變態,“你這只死貓,遲早有一天我要拔光你的毛,把你扔進牲畜輪回道!你給我好好兒等著!蒼天為證,如果做不到,天打五雷……”

    轟字沒有出口,一道驚雷轟隆隆劃破天際。

    寧安意嘴角一抽,過過嘴癮也不行?

    什么破世道!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