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喵來運轉 > 第二十三章 不用加個嗎
    “其實,喊什么都覺得不太合適。”寧安意小聲的嘟囔,“總覺得我被占了便宜。”

    顧令渺連話都懶得說了,倒吸一口涼氣,大步進去屋里。

    剛進去,就把門關上了。

    寧安意看看身后火辣辣的太陽,又看看前面目瞪口呆的許朗。

    一只手拿在耳邊扇扇,笑瞇瞇的說,“許教官,外面好熱。”

    許朗瞇著眼睛看一眼太陽,也說,“是的,外面很熱。”

    熱?熱!他倒是輸密碼進去啊。

    能刷臉進來大門的人,難道還能不知道客廳的密碼嗎?

    許朗笑,看傻子似的看著寧安意,說,“顧令渺干什么的你知道么,密碼組的組長,他家的門,你以為那么容易進?”

    說話的同時,抬手,敲了敲門。

    對著里面說,“不餓嗎?我進來給你煮泡面。”

    里面沒動靜。

    許朗搖搖頭,繼續說,“有雞蛋嗎?給你做一份正宗的煎蛋泡面。”

    然后,門開了小小的一條縫。

    寧安意心中大喜,趕緊跟著許朗往前走。

    進去好啊,不僅涼快,還有煎蛋泡面吃。

    寧安意厚著臉皮問,“許教官,我可不可以多要一個煎蛋?要不然,半個也可以的,另外半個給您。”

    腳已經邁進去客廳的許朗回過頭,咧著嘴笑,一只手搭上寧安意的肩膀,用力一推,宣布寧安意出局。

    客廳的門再次被關上。

    寧安意后悔得不行,干嘛非得在這樣重要的時候暴露吃貨的本質?少吃一個煎蛋會死嗎?!

    她拍著門,可憐巴巴的說,“給我半個煎蛋就可以了……不不不,不給煎蛋也可以的。”

    客廳里,顧令渺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手里把玩著那張金色的名片,聽著寧安意的說話聲,絲毫不為所動。

    許朗輕笑,“干嘛跟一個小姑娘計較,說不準,她就喜歡老男人呢?”

    顧令渺抬眸,“再說一遍。”

    許朗連連擺手。

    不敢了不敢了。

    “顧大少年輕有為,羨煞我等。”

    不過,顧令渺把一個正在上大學的小姑娘帶家里來,還說是什么保姆,真就沒有別的居心?

    “放長線,釣大魚。”顧令渺把金色名片推到許朗面前,叮囑,“找人暗中盯著宋格,隨意一點兒。”

    許朗把名片收好,點點頭,又問,“盯著宋格還是盯著小保姆,依我看,宋格能把名片放到小保姆手里,說明對這小保姆不一般啊,盯著宋格,不如盯著小保姆,要不然,給小保姆洗洗腦,讓她用美人計?”

    “美人計?”顧令渺冷笑,“腦子都沒有的人,你要她用計?”

    許朗煞有介事的點頭,這倒是,除了長得好看之外,寧安意可以說是一無是處,這樣的人要她用美人計,根本是送命。

    不過,話說回來,感情的事情誰說得準,萬一呢,萬一宋格就是喜歡寧安意,從此陷入感情的漩渦,無法自拔,再無心于其他事情,也不是不可能的。

    宋格有錢,人也長得帥,聽說性格也挺好的,寧安意跟了他,不會吃虧的。

    顧令渺睨許朗一眼,“要我送你進廚房?”

    許朗一溜煙兒的進去廚房,順帶著關上了廚房的門。

    顧令渺輕嘆一聲,起身去開了門,往外一看,人沒了。

    走了?

    這么大熱的天兒,寧安意打算走著回去?

    寧安意這么有骨氣的嗎?

    顧令渺一把把門拉開,正打算走出去,就看到了門邊貼墻坐著的寧安意。

    寧安意一看見顧令渺,立馬站了起來,抹汗說,“顧教官,熱。”

    寧安意的臉被太陽曬得紅彤彤的,像是熟透的蘋果,汗水把頭發打濕了,看上去,的確挺熱的。

    顧令渺懶懶的靠在門框邊,“你進屋能干什么?”

    寧安意很想說出個子丑寅卯來,很想很想讓顧令渺哭著求她進去,可她,真的是什么也不會。

    端茶遞水,洗衣做飯……從前的寧安意也許是會的,她么,來到人間才幾天,地皮都沒踩熱,她能會什么?

    要不然……

    “我可以和你們一起吃面。”

    吃面不用教,這個她是會的。

    就是不知道,這個算不算?

    顧令渺沒說好不好,轉身進屋了。門沒關,就是許了。

    寧安意歡天喜地的跟在顧令渺身后,一口一個顧教官真好,走到沙發跟前,作勢就要坐下。

    累死她了,熱死她了,果然還是房子里舒服,有了前車之鑒,下一次一定不要得罪顧令渺。

    哪知屁股沒挨到沙發,一件寬大的T恤就飛到了懷里。

    顧令渺說,“左數第二間,浴室。”

    這么好?

    還可以洗個熱水澡?

    寧安意笑得眉毛彎彎,抱著衣服就往浴室里跑。

    洗著澡,哼著調兒,舒服一秒是一秒。

    出來的時候,許朗煮的面上桌了,雖然是泡面,但是有菜有煎蛋,不失為一種美味。整整兩大碗,看得人直吞口水。

    寧安意很自覺的去了餐廳,拉開顧令渺對面的椅子,一點兒不客氣的坐下。

    位置有了,面沒有。

    顧令渺和許朗并排坐著,兩人面前各自放了一碗面。

    寧安意問顧令渺,“我的面呢?”

    不給煎蛋,好歹給碗泡面啊,她不是說了嗎,她可以陪著他們吃面的。

    顧令渺冷眼旁觀,“我怎么知道?”

    說完,筷子往碗里一撈,一大柱面就這樣進去了嘴里。

    寧安意咽了咽口水,起身,一把奪過許朗手里的筷子,藏到背后。

    許朗沒想到寧安意還能有這樣機靈的時候,等到反應過來,筷子已經沒了。

    伸手去搶吧,有失風度,不伸手去搶把,他總不能用手。

    看顧令渺沉默的樣兒,也是不打算管教這個小保姆的。

    許朗認栽,主動把面碗推到寧安意面前,順帶問了一句,“寧同學,以后可以叫你安意嗎?”

    寧安意嘿嘿笑著,兩手把面碗護得死死的。

    她一本正經的說,“叫我安意就可以了,不用加個媽,我年紀還小,當不起的。”

    顧令渺津津有味的吃著面,沒打算理會寧安意和許朗的奪面大戰的,奈何聽到這一句,被嗆得連連咳嗽,差點兒沒把心肝肺一并咳出來。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