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喵來運轉 > 第二十二章 再喊一次
    寧安意從柱子后邊跳了出來,刻意暴露在顧令渺的眼皮子底下。就算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她還是要告訴顧令渺,她沒有躲在柱子后邊睡覺,她只是累了,休息了那么一小下下,其實她是很認真的在蛙跳的。

    然而,想要很豐滿,現實太骨感。

    顧令渺怎么可能讓寧安意自圓其說,只一句話,就讓寧安意的偽裝毀于一旦。

    他說,“睡覺的時候,記得把口水擦干凈。”

    那鄙夷的眼神,仿佛在說,這么大的人了,睡覺還流口水,毫無形象可言!

    寧安意撇撇嘴,不緊不慢的去擦口水,摸了兩把,憤憤的咬了咬唇,騙子,她就說嘛,她睡覺根本就不會流口水的。

    許朗一開始覺得寧安意挺眼熟,看到寧安意小媳婦兒的委屈樣兒,終于想起來了。

    指著寧安意,說,“你不是……不是那個英勇捉賊,還轉了專業的學生嗎?”

    寧安意極力否認。

    不是她,怎么可能會是她,她壓根兒不是海城醫科大學的學生好嗎。她也沒有賊喊捉賊,沒有自作自受的把一把好牌打得稀巴爛。

    不是她,認錯人了,真的不是她。

    “我是顧……”

    寧安意脫口想要稱呼顧令渺為顧教官,但如此一來,她是海城醫科大學學生的身份就藏不住了。

    她急忙改口,稱呼顧令渺為顧叔叔,說,“我是顧叔叔請來的保姆。”

    “哈?”許朗笑得花枝亂顫,“顧叔叔?是我以為的那個叔叔嗎?”

    寧安意默認,不然呢,還能有其他認為的叔叔?

    顧令渺的臉黑了,兩只眼睛盯著寧安意,恨不得把寧安意的眼珠子摳出來。

    一開始是干爹,現在是顧叔叔,他們相差不過五六歲,非得要把稱呼弄得隔了輩兒嗎?

    要知道,顧令渺平生最恨的就兩件事,一是有人虐待貓貓狗狗,二是有人說他老。

    顧令渺老嗎?

    不老。

    看長相,顧令渺生得白白凈凈,高高瘦瘦的,根本不像是二十七八的人,目測年齡比實際年齡至少小了四歲左右。

    認識的這么多人里面,說顧令渺老的人屈指可數,寧安意就是其中一個。

    別人還好,是開玩笑的,看著顧令渺老成,故意拿著年紀打趣兒的,也只是說,年紀大了,該找個對象了。

    寧安意倒好,一點兒不開玩笑的喊顧令渺顧叔叔。

    喊得那么順口,喊得那么理所當然,要不是親自看了顧令渺,還以為這位顧叔叔是個大腹便便的,年過半百的小老頭兒。

    顧令渺啊,也有有苦說不出,有火發不了的一天。

    許朗咳咳咳嗽兩聲,把話題轉移回到寧安意身上,“我沒記錯,你就是那個學生,你們學校的論壇里都是你蛙跳的照片,剛才是因為換了蛙跳的地方,我一時沒想起。你說的保姆,是怎么回事兒?”

    “就是請我當保姆唄,洗洗碗,拖拖地什么的。”寧安意說。

    找這么個水靈靈的小姑娘當保姆,說沒有故事,許朗第一個不信。

    “我聞到了不同尋常的味道。”許朗拐拐顧令渺的胳膊肘,嬉皮笑臉的說,“你聞到沒有?”

    寧安意嗅了嗅,搖頭,“沒有啊,什么味道都沒有。”

    許朗嘿嘿嘿的笑,“有的,真的有的。”

    一股子奸情的味道。

    退役軍官誘拐單純少女,這消息,勁爆了!

    對了,說到勁爆,許朗想起來了。

    問顧令渺,“你不是有個干女兒嗎?”

    寧安意雙眼猛地瞪大,好他個許朗,哪壺不開提哪壺。要不是因為那聲干爹,她完全可以喝著茶吃著瓜,才不會簽下賣身契,在烈日下跳來跳去。

    什么干女兒,就是顧令渺挖了個坑給她跳,不僅不花錢,還賺了一個勞動力!

    寧安意的眼神示意太過明顯,許朗想不明白都不行。

    恍然,干女兒就是小保姆,小保姆就是干女兒,干女兒和小保姆都是剛踏入大學大門的小姑娘。

    怨不得海城的名媛圈里都傳開了,說顧令渺好這口。

    怨不得很久不回部隊的顧令渺突然要參加什么大學生的軍訓活動。

    怨不得日理萬機的顧總裁有時間去學校當什么院長,督促學生學習。

    原來,一切都是幌子。

    這招醉翁之意不在酒,妙,妙極了!

    許朗看著寧安意,寧安意瞪著顧令渺,顧令渺看著寧安意。

    顧令渺到底是忍無可忍的問了,“寧安意,我老嗎?”

    他到底哪兒老了?

    長得不年輕嗎?思想太落后嗎?滿口之乎者也了嗎?

    為什么寧安意鐵了心的要說他老呢?

    寧安意稍微考慮了一下,認真斟酌過了才回答,“顧叔叔不老。”

    想要討好顧令渺,特意加了一句話,“顧叔叔老當益壯。”

    可不就是老當益壯。

    她在太陽底下曬了一小會兒,已經是汗流浹背,精疲力盡,隨時隨地可能中暑暈過去。

    顧令渺呢,從頭站到尾,面不紅,氣不喘,如此的不怕熱,真像是從地底下爬出來的。

    老,堪稱老不死的。

    礙于膽子,寧安意只能找出老當益壯這樣委婉的說法。

    顧令渺這回是真的找不到反駁的話了,邁步就往客廳走。

    顧令渺一走,許朗趕緊跟上,一邊笑著喊,“顧大少,顧大少!”

    寧安意聽到的是許朗喊顧令渺,“顧大嫂,顧大嫂!”

    她就納悶兒了,顧令渺是單身太久,才會愛上這樣的稱呼嗎?

    讓別人喊自己顧大嫂,是不是寂寞太久,做夢都想要有個對象,而顧大嫂就是最好的祈禱?

    顧令渺聞言,停下腳步,沖寧安意招招手,讓寧安意過去。

    “你再喊一次。”顧令渺面色平靜的和寧安意說話,言語誘惑,像是誘惑著寧安意再喊一遍某個好聽的稱謂。

    寧安意不敢。

    “顧叔叔,我以后會注意的。”

    顧令渺呵了一聲,冰冷的威脅,“再喊一次。”

    寧安意求助的看向一邊的許朗,不確定顧令渺是不是犯病了。

    許朗攤手,表示不清楚。

    寧安意只能自己問,“是要我喊一次顧大嫂,還是喊一次顧叔叔?還是說,要我喊干爹?”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