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喵來運轉 > 第十四章 擺攤子算命
    “宋少。”樂哥看著那年輕男子,點點頭,“就是她!”

    說著,一只手就要來拽寧安意的衣領。

    寧安意脖子一縮,“有話好好說,君子動口不動手。”

    要是仗勢欺人,別怪她不客氣。

    瘦死的駱駝還比馬大呢,她就不信還能被一介凡夫俗子欺負了去。

    寧安意心里這樣想著,已經撩起了袖子,露出兩條白花花的手臂。

    瘦是瘦,好歹有二兩肉。

    宋少一開始是面無表情的看著寧安意的,當看到寧安意撩起袖子,一副打架陣仗的時候,忍不住笑出了聲。

    “宋少!”樂哥明顯不高興了,這么嚴肅的時候,怎么可以笑呢?

    宋少一個眼神,樂哥趕緊退去一邊站好。

    寧安意對宋少的好感蹭蹭蹭的直往上升,又帥又氣質,真是對她的胃口。

    宋少蹲下身子,和寧安意四目相對,語態溫柔,“你幫我算算,如果算得準,我給你錢。”

    “你想算什么?”寧安意問。

    剛才的桃花不算嗎?

    宋少還是笑,“隨便你算什么。”

    “額……”寧安意咬著嘴唇想了片刻,“一分鐘不到,你左眼皮要跳。”

    宋少的笑容更甜了,好看的桃花眼似挑非挑,最是誘惑人。

    他搖搖頭,說,“我不信。”

    怎么能不信呢?

    她可是寧安意,寧安意說出來的話,絕對是可信的。

    寧安意默念咒語,只不過眨眼功夫,宋少的左眼皮跳了,為了證明不是跳著玩的,還跳了四五下。

    “信了嗎?”寧安意笑瞇瞇的看著宋少的眼睛,花癡的問,“你叫什么名字?”

    宋少也笑,“你如果再算準一件事,我就告訴你。”

    寧安意點頭,這有何難?

    緊接著,宋少的右眼皮也跳了跳。

    不過瞬間,宋少眼睛里的玩味越發明顯了,他兩只手抱在胸前,問,“魔術練得挺溜,可以變錢嗎?”

    錢,能啊!

    寧安意刷的變出了一疊鈔票。

    宋少明顯意外,“冥幣?”

    不然呢?寧安意攤手。

    要是她真的法力無邊,就不會落魄到給人算命的地步了。

    關于這個問題,寧安意也無奈,物質性的東西,她什么都變不了。

    錢是冥幣,房是紙房,車是紙車,說到底,要想生活下去,只能靠雙手掙!

    錢啊,命也!

    “小東西,跟我走吧。”宋少從衣兜里掏出一張名片遞到寧安意手里,無比認真的跟寧安意說,“不用擺攤子算命,我養你。”

    寧安意的人生格言,唯美食與美男不可辜負也,美男當前,當然是有求必應。

    走了也好,解決了目前的困境不說,還可以不用回學校受顧令渺的氣。顧令渺,變著法兒的折騰人,她倒是要看看,她走了,他還能折騰誰去!

    寧安意站起來,一只手拍了拍褲子上的灰塵,一只手把金燦燦的名片舉到跟前。

    她瞧瞧美男的名字先。

    叫什么?

    “宋……咯咯?”

    寧安意不信,堂堂一美男,怎么會叫這樣的名字。

    咯咯,母雞咯咯咯叫的那個咯咯嗎?

    “咳!”宋少差點兒被自己的口水嗆死,活了二十多年,還是第一次遇見有人喊錯自己名字的。

    把字看錯了不說,兩個字而已,怎么在她看來就成了三個字?

    關鍵是,那人手里還拿著他的名片。

    宋少建議,“你再看看。”

    好,她再看看。

    寧安意橫著看了豎著看,猶豫了又猶豫,試探著問出三個字,“宋……格格?”

    比宋咯咯是好聽了那么丁點兒,不過,宋格格,性別上是不是不大對勁兒?

    宋少無語的看了一下天,真是絕了,還能撞見這樣的人才,是裝傻充愣還是真的不識數?

    是宋格,不是宋格格,金色名片上大喇喇寫著,她就真沒看出來?他這么大名鼎鼎的人物,她沒見過,總得聽說過吧?

    寧安意鄭重的搖搖頭,“這個真沒有!就比如說,我吃過豬肉,但我當真沒有見過豬跑。怎么,格格,你很出名的嗎?”

    宋格不想說話,一點兒也不想說話。

    想他宋格,小小年紀就出來打拼,年紀輕輕就闖出了一片天地,江湖人稱宋少,那是他自己謙虛,否則,就是喊他一聲爺他都有資格答應。

    他要錢有錢,要手段有手段,聲名顯赫,赫赫有名,怎么會被一個黃毛丫頭說得無言以對。

    要說這是一顆死棋,他想留她一命。

    要說這是一個寵物,他想留她一世。

    “喂,小東西。”宋格拍拍寧安意的肩膀,“想養寵物嗎?”

    寧安意的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不喜歡,她一點兒也不喜歡。

    說了半天,原來是想雇她去養寵物啊,不行的,她會瘋的。

    給她再多的錢都不行。

    “不是……我不是讓你……”

    “沒關系,沒關系,買賣不成仁義在,你要是實在喜歡寵物,我可以送你一只。你喜歡什么寵物?”

    “兔子。不是,我的意思是……”

    “兔子,沒問題!”

    “不是,我是想說……”

    “兔子是吧?”

    宋格的話,幾次被寧安意打斷,想要表達的意思就這么徹徹底底的化為了泡影。

    寧安意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理解錯了什么,她盯著宋格好看的臉,暗暗使力變兔子。

    紙的也挺好,不用照顧,不用洗澡鏟屎。

    哎?怎么變不出來?是飯沒吃飽,沒有力氣變了嗎?分明吃了兩碗大米飯的,不至于沒吃飽吧?難道飯量還要漲上去?

    “呀,完蛋了!”寧安意突然想到了,有顧令渺在的地方,她的法力是沒有用的。

    顧令渺在附近,那就趕緊跑啊。

    寧安意戴上墨鏡,一手拎著一塊紙板,不要命的往前邊跑。

    跑出沒幾步,duang的撞到了墻上。

    寧安意摸了一把,這墻的彈性真不錯,就是那張臉太嚇人了。

    她是出門沒帶腦子嗎?往哪兒跑不好,非要往顧令渺的身上撞。

    “顧教官,好巧啊。”寧安意硬著頭皮跟顧令渺打招呼,說,“我突然想起來,我給人算了命,他還沒給錢。”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