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喵來運轉 > 第十二章 事情敗露
    寧安意拿過聽筒,狗腿的笑著,“顧教官,您這么忙,怎么有空打電話來?”

    顧令渺好像也笑了,說,“沒什么事,就是想問問你書背得怎么樣了?”

    能怎么樣?當然是不怎么樣!在顧令渺的眼皮子底下都不背書,回家來了,成了脫韁的野馬,她還會背書嗎?

    單純,真是單純。

    回家了也不放過,吃飽了撐的。

    但寧安意慫啊,有些話,只要怕死,她就絕對不會說的。

    再說,這事兒也很好解決,一點兒難度都沒有,反正隔了十萬八千里,顧令渺什么都看不見,又不知道真的假的,還不是她想怎么說就怎么說。

    寧安意都不用打草稿,直接上口,“您放心,我有認真背書的,書全部帶回來了,一本沒有落下,我打算頭懸梁錐刺股,不辭勞苦、夜以繼日的……”

    這個時候,寧安意的耳朵里鉆進五個字——書在我這兒。

    像是按了慢放,每一個字鉆進耳朵里都要停頓一秒。

    書、在、我、這、兒!

    寧安意一時懵逼,繼續懵逼,一直懵逼。

    怎么可能?!

    她走之前再三確認她把書藏到了垃圾桶旁邊,再三確認顧令渺不會走到垃圾桶旁邊,書怎么會在顧令渺那兒呢?

    這不就是說,她說謊話被抓了個正著嗎?

    不不不,在顧令渺跟前說謊話,那是自尋死路,非死即傷,得不到好下場的。

    “顧教官!”寧安意急急忙忙的喊了一嗓子,脫口而出,“您聽我狡辯!不,不是狡辯,是解釋。”

    “嗯?”顧令渺尾音上揚,說不出的魅惑人心,卻是聽得寧安意直起雞皮疙瘩。

    “我錯了。”寧安意能屈能伸,勢頭不對,立馬認錯,“明天,明天我一定回學校拿書,從此以后,認真背書,認真上課,立字為據,不兌現承諾是狗!”

    “好……那么,寧同學,再見。”

    “再見。”

    掛了電話,寧安意急忙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

    懸,真懸,差點兒就進去十八層地獄了。

    “還知道怕呀!”

    一聲尖利的吼聲從背后傳來,尖利得能劃破人的耳膜。

    寧安意心有余悸,正是驚魂未定的時候,再被這么一嚇唬,想也沒想,站起來,兩只手胡亂的在半空中甩。

    直到啪的一聲脆響在耳邊回蕩,才終于回過神來,看了一眼那張面色鐵青的臉,下意識甩了甩打痛的手。

    打的不是別人,就是劉德柱的老婆,劉子伊的媽,真名叫什么,時間太久,寧安意忘了,只記得大家都喊那人秀兒。

    要說秀兒,寧安意真心不討厭她,就喜歡秀兒喜怒哀樂都寫在臉上,不管好點子壞點子都掛在嘴上。

    說白了,秀兒的心思,根本不用猜,這樣的秀兒,好掌控。

    就說現在,看看秀兒眉毛上挑的弧度,眼睛里面的幸災樂禍,寧安意知道,秀兒這是又又又抓住她把柄了。

    就是不知道這次是因為什么。

    是說她吃西瓜吐了西瓜子兒,還是說她洗衣服時多放了兩盆水?

    寧安意是真想勸秀兒算了,摳到這樣令人發指的地步,左鄰右舍都要說一句不是。

    上次鬧得沸沸揚揚的,說她洗澡用了熱水,不是被劉德柱黑著臉罵了一頓嗎?

    當著小區男女老少的面兒,秀兒可以不要臉,劉德柱卻是丟不起這個人。

    屢戰屢敗,秀兒也該清清腦子里面的垃圾了。就這樣的智商,怎么把她掃地出門?

    要是能有一分顧令渺的能耐,說不定還能掙扎掙扎。

    呸!

    寧安意啐了一聲,她怎么無端端的想到顧令渺了,顧令渺就是個災星,想到他,絕對沒好事兒!

    看一眼眉眼帶笑的秀兒,寧安意腦袋里轟隆一聲,似乎什么東西轟然倒塌。

    誰讓她接電話來著——秀兒。

    秀兒當時的語氣怎么樣來著——挺高興的。

    秀兒怎么稱呼顧令渺來著——顧院長。

    不是吧!

    顧令渺那個大嘴巴子在讓她接電話之前,已經把事情全說給秀兒聽了?!

    “秀兒美女。”寧安意搓搓手,諂媚的看著秀兒,“其實很多事情,都可以好好商量的,進一步,沒什么用,退一步,可以得到一條新上市的花裙子。”

    秀兒眼睛一橫,對著父女倆所在的房間喊,“德柱啊,你知道這個拖油瓶做了什么好事兒嗎?”

    寧安意給秀兒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完全被忽視了。

    驟然想起來,這里又沒有顧令渺,法力又不會受限,直接讓秀兒閉嘴就是了。

    秀兒的嘴是閉上了,可是秀兒手機里的錄音卻是打開了。

    顧令渺的聲音,就這樣毫無防備的,通過空氣,無比準確又清晰的進去了幾個人的耳朵——

    “鑒于寧安意同學轉專業,轉到獸醫分院這件事,我覺得我有必要說明一下,特地弄了這套錄音作為解釋才好。海城醫科大學的獸醫分院雖然不出眾,教學質量也不怎么樣,每天都是和貓貓狗狗打交道,以后也不會有什么大的作為,但是,是很好找工作的,每一家寵物店都需要獸醫,不僅可以給寵物看病,閑暇的時候,還可以給寵物洗澡,剃毛,喂食,鏟屎……”

    寧安意聽不下去了,奪過秀兒的手機,按了暫停鍵,順便把錄音刪除了。

    別說那一家三口受不了,她自己都受不了。

    聽聽顧令渺說的什么混賬話!

    混賬就算了,還說的那么有代入感。

    她仿佛已經看到了,她站在一群貓貓狗狗中間,頂著一身貓毛狗毛,四處追逐著上竄下跳的貓和狗,有的狗咬住她的褲管,有的貓順著褲管一路爬到她頭上,汪的汪,喵的喵,鬧得她頭都快炸開了。

    畫面一轉,她系著圍裙,蹲在浴盆邊,拼命的揮舞著刷子,剛給這條狗洗完澡,轉過身就要給那只貓洗。

    那一條條搖著尾巴的狗,那一只只舔著爪子的貓……

    寧安意呼吸不暢,幾近失控。

    要不然,還是一道雷劈死她吧!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