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喵來運轉 > 第十一章 相親對象
    一放學,寧安意就歡歡喜喜的回家去了。

    這么好的心情,都是托了顧令渺的福,要是平時,一到星期五,她肯定是苦著臉的。

    怎么說呢,還不是因為家庭情況太特殊。

    寧安意啊,是名副其實的拖油瓶,還是很大很大的那種,七歲的時候,跟著媽媽嫁去了劉家。

    這不算什么,尷尬的是,嫁過去不到三年,她媽媽就病死了。

    劉德柱,也就是她的繼父,不知怎么想的,二話不說,直接和前妻復婚了,人家夫妻和睦,恩愛如初,養著和比她大四五歲的女兒,別提多幸福了。

    于是乎,她這個外人,整天在人家一家三口面前晃晃悠悠,別說人家嫌棄,她自己都覺得礙眼。

    說來說去,只能怪她自己,你說,選個當官的爸,有錢的媽,當著千金小姐,享受著萬人追捧,該有多好,非要尋求刺激,找個情況特殊的,日子過得苦巴巴的,真就是應了那句話——自作孽,不可活。

    幸好她明智,沒把自己變成個弱智,考上國內數一數二的,也是海城最好的醫科大學,給劉家光耀了門楣,給劉德柱臉上貼了金,她在劉家的一席之地算是保住了。

    衣食無憂,不必風吹雨淋,居無定所,這命數,還算可以。

    盡管,一家三口對她的態度都不算友好,但混日子么,馬馬虎虎,過得去就是了,等到顧令渺掛了,她就走了,不會在這兒待一輩子的。

    寧安意開門進去客廳,見沒有人,呼了一口氣,輕手輕腳的進去了房間。

    “做賊呢?”

    背后傳來一聲譏諷的笑,把寧安意嚇了一跳。甫一回頭就看見了躺在她床上涂指甲油的劉子伊。

    不用說,下床一片狼藉,衣服包包一大堆,臟的衛生紙滿床飛,果綠色的床單上沾著大紅色的指甲油,想裝瞎都沒辦法。

    再看看上床,被蓋疊得整整齊齊,床單拉得平平整整,那干凈整潔的樣兒,不知做給誰看。

    要說寧安意從骨子里討厭的人,就是劉子伊,沒有之一。

    劉子伊是劉德柱的獨生女,自然是被捧在手心養大的,聽說寧城高中好,劉德柱砸鍋賣鐵在寧城買了房供劉子伊讀書。

    劉子伊考上了海城大學,劉德柱把寧城的房子賣了,再一次砸鍋賣鐵,在海城買了房,順便欠了一屁股債。

    可劉子伊……

    說句良心話,寧安意覺得這人就是個扶不起的阿斗,命里注定沒出息!

    人窮還沒志氣。

    為了不讓別人知道自己的家庭條件不好,穿名牌衣服名牌鞋,連個書包都要喊得出名字。

    偏偏人又不長進,說啥啥不行,干啥啥不會,畢業一年了,還待在家里混吃等死。

    混吃等死就算了,非要糟蹋她!

    要不是條件不允許,兩室一廳的房子只能這么安排,她真想一腳把劉子伊踹出去,天各一邊,各自安好!

    “醫科大學的高材生回來了?”劉子伊坐了起來,大喇喇的霸占了大半床鋪,翹了個二郎腿,問,“聽說你們有解剖課,好玩兒嗎?”

    寧安意笑了笑,走上前去,把堆在她床上的東西全扔到了上床去,一張衛生紙都沒有放過。

    劉子伊見狀,怒了,食指指著寧安意的鼻子,語氣不善,“寧安意,你給我悠著點兒,惹毛了我,小心我……”

    “小心你怎樣?你可能不知道,我們醫科大學的解剖課,都是自帶尸體,殺一兩個人不犯法的。”寧安意湊近劉子伊兩分,笑瞇瞇的問,“要不我周一帶你過去?”

    要不怎么說劉子伊傻呢,這樣天方夜譚的話,一聽就是信口胡謅的,她竟然也信,看那煞白煞白的一張臉,滿滿當當寫著“我是弱智”。

    凡人吶,就是凡人。

    寧安意放下書包,正想整理整理床單,劉德柱進來了,手里握著一打照片,眉飛色舞的高興樣兒,對劉子伊說,“閨女,這是你媽精挑細選給你選出來的相親對象,我看過了,很不錯的。”

    寧安意心里笑得不行。

    上次也說不錯,結果呢,不是歪瓜裂棗就是奇葩,關鍵是,人家還看不上劉子伊!

    寧安意往劉德柱手里瞥了一眼,想要看看這回又是哪路神仙,還沒看清楚呢,劉子伊一把把照片奪過去了。

    “看什么看,再優秀也輪不到你,你還是找具尸體過日子吧!”

    寧安意撇撇嘴。

    她要找的如意郎君,人間都有不起。

    看劉子伊那趾高氣昂的樣兒,不知道的,還真以為照片上是哪個風流倜儻的富家子弟。

    咦?

    寧安意揉揉眼睛,是她眼睛花了?她怎么在照片上看到了顧令渺那張欠揍的臉?

    “閨女,這個人可了不得。”劉德柱走上前跟劉子伊解釋,“這是顧老司令的長孫,商業圈里出了名的鉆石王老五,有權有勢,還有錢,這么優秀的人,打著燈籠都難找,你可要把握住機會。”

    還真是顧令渺?!

    顧令渺這個有權有勢還有錢的鉆石王老五,怎么淪落到相親的地步了?

    還是和劉子伊這樣的人……

    莫不是,身體有問題,需要個掛名太太?

    怪不得祁月會退婚,換作是她,她也要退!

    “唉,不是那樣的。”劉德柱握著劉子伊的手,“人家身體沒問題,就是吧,剛被前未婚妻甩了,面子上過不去,自暴自棄,想要找個門不當戶不對的。”

    顧令渺自暴自棄了?開玩笑吧,那整死人不償命的勢頭,像是自暴自棄的嗎?

    不過,找了劉子伊也好,有劉子伊這樣的賢內助,顧令渺一個頭兩個大,總沒有閑工夫管她了吧?

    這叫什么?惡人自有惡人磨,人賤自有天收!

    “寧安意,顧院長給你打的電話!”

    這聲音,無異于平地一聲雷,把寧安意嚇出一身冷汗。

    她嚴重懷疑王母娘娘給顧令渺開了后門,給了顧令渺能掐會算的能力!

    要不然,怎么她剛想到顧令渺,顧令渺就來了電話?

    而且,那句話怎么說來著?

    來者不善,善者不來,顧令渺絕對沒安好心!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