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喵來運轉 > 第十章 不信邪
    寧安意脖子一縮,“好巧,顧教官,您也在吶……”

    顧令渺脧寧安意一眼,走到寧安意給老師拉開的椅子上坐定,骨骼分明的手指落在桌上的幾本書上。

    不咸不淡的說,“課上得挺精彩的。”

    第一節課就把老師氣走了,這樣的課要是不精彩,都對不起寧安意的奮力表演。

    寧安意,她也真的能耐。

    寧安意感覺到了若有若無的殺氣,于無形中,想要殺她千萬遍。

    她怕,真的怕,怕顧令渺沒掛她先掛,最可怕的是,對著顧令渺,她總是拿不出氣勢來,好像骨子里有那么一股子奴性,受了詛咒似的,甩都甩不掉。

    她只能賠笑,溫聲細語的回答顧令渺,“其實,也還好。”

    至少,她是按照靈喵的養法來說的呀,一沒有捏造事實,二沒有添油加醋。

    實話實話,她可是個名副其實的好孩子。

    顧令渺扯了扯嘴角,像是笑了,又像是沒笑,食指彎曲,一下一下的敲打在書本上,他一本正經的告訴寧安意,“之后的每節課你都用來背書,什么時候知道養貓的常識了,什么時候正式上課。”

    末了,還語氣溫柔的補充了一句,“我沒事,可以每天監督你。”

    不要吧!

    寧安意一萬個拒絕。

    讓顧令渺監督,從今往后她都別想過好日子。

    她是陪顧令渺歷劫的,又不是來歷劫的,要她天天兒的受顧令渺的氣,她不干!

    大不了……大不了,視頻曝光,她退學。

    天大地大,大不了她四海為家。

    家里人靠不住,隨隨便便找份差事,餓不死自己的。

    顧令渺就笑了,“因為偷竊被開除的學生,哪個單位敢要?”

    掃大街啊,實在不行去撿垃圾,天下的職業都是平等的,沒有高低貴賤之分,只要是她雙手掙來的錢財,她問心無愧。

    “他不是這個意思……”祁月適時的說了一句,“他的意思是,只要你上了黑名單,不管掃大街還是撿垃圾,都行不通的。”

    有的人,表面上看是教官,其實是腰纏萬貫的鉆石王老五,人家一句話,完全可以把寧安意逼上絕路,讓寧安意無路可走,天涯海角都一樣,除非寧安意會打地洞。

    寧安意這爹不疼娘不愛的,憑什么跟人家斗?憑不夠大的胸,還是不夠用的腦?

    “算了吧。”祁月好心勸說,“背書就背書,不就是動動嘴的事兒嗎?”

    總比活不下去強啊。

    跟顧令渺斗的人,無論男女老少,沒有一個是不求饒的。

    世界那么美好,這么極端,不好不好。

    寧安意聽了祁月的話,呈掙扎的態度。

    退一步,不想,進一步,怕死。

    偏偏顧令渺那個威脅人不用帶刀的還攤攤手,若無其事的告訴她,“自己考慮清楚,我不強求。”

    寧安意有考慮的余地嗎?顧令渺拍著良心說,真的沒有強求嗎?

    她不就是想簡簡單單的活著嗎,怎么就那么難?

    世界上的獸醫那么多,為什么還要加上她一個?

    她不開寵物店,不進獸醫院,當獸醫沒用。

    顧令渺說,“你可以養只寵物。”

    寧安意直搖頭,養的那叫寵物嗎,那叫祖宗!經驗告訴她,她養不起。

    顧令渺沒有再說什么,站起身子,轉身就走了,清瘦的背影告訴寧安意,要么學,要么死。

    寧安意再一次刷新可自己的底線,是的,她就是那么沒出息,不敢反駁顧令渺的提議。

    不因為什么,反正就是一句話,就算是死,也得是顧令渺先死!

    她半死不活的學,耗不死顧令渺她就不姓寧。

    只是吧……

    寧安意看了看桌上的那堆書。

    貓咪養成日記、貓咪的一年四季、貓咪的那些事兒……

    顧令渺真的確定什么都不記得了?她怎么覺得,顧令渺是來報仇來了。

    貓,全是貓,看得她頭都大了。

    事實證明,世上無難事,只要肯放棄,否則,開頭難,中間難,結尾難,什么都難。

    尤其還有外敵干預——春困,夏盹,秋乏,冬眠。

    寧安意覺得自己病了,每一天都覺得困,吃飽了困,餓了也困,而且,一困就打不起精神,還容易腰酸、背痛、腿抽筋。

    “那是蛙跳多了!”顧令渺把戒尺啪的放在寧安意的桌子上,冰涼的手拖住寧安意的腦袋,左右晃了晃。

    寧安意皺眉,又不敢把顧令渺的爪子打下去,只是問,“干嘛?”

    “我聽聽你腦子里是不是進了水!”顧令渺沒好氣兒的瞪了瞪眼,語氣分不清是憤怒還是無奈,“我見過蠢的,目前為止,你是我見過最蠢的!多長時間了,整整半個月了,一本書你都沒背完,寧安意,我教一頭豬都教會了。”

    寧安意噗嗤笑出了聲。

    顧令渺擰眉,“你笑什么?”

    “你說祁月是豬!”寧安意解釋的同時,笑得前仰后合,“她知道了肯定要氣死。”

    顧令渺頭一次如此清楚的感覺到,對牛彈琴是什么意思。

    祁月是豬,所以十天日子就把幾本書看完了,記牢了,去隔壁教室進一步學習了。

    寧安意是人才,所以半個月了還在這兒看著書,興沖沖的鬧著笑話。

    好好的一女孩兒,都不要自尊的嗎?

    寧安意撇嘴,自尊是什么,能吃嗎?她又不是來揚名四海的,學習那么多干什么,左不過是混日子,當然得過且過。

    這不,轉眼就是星期五了,這節課一完,她就可以回家去吃香的喝辣的,整整兩天不用看見顧令渺這張討人厭的臉了,簡直是人生巔峰,想想都激動。

    顧令渺淡淡的點點頭,“那就提前祝你周末快樂。回家去,好好兒的享受你的天倫之樂。”

    寧安意聽著這話不對勁,可她想,顧令渺再怎么翻手為云覆手為雨,那貓爪子還能伸到她家里去?

    這都兩個星期了,要撓人早該撓了,難不成還要挑個好日子?

    寧安意不信邪,打死都不信!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