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喵來運轉 > 第二章 你說巧不巧
    寧安意尷尬的收回手,小聲嘀咕,“不給握就不給握,蹲下干嘛?”

    又拐拐祁月的胳膊肘,壓低了聲音說,“你這熟人裝過頭了,你說說她。”

    “好!”

    祁月滿口答應,卻在答應的同時,聽話的蹲下了。

    “你蹲下干嘛……”

    寧安意后知后覺,祁月的那聲好,不是回答她的……

    “開始!”

    那人一聲令下,祁月乖乖把兩手背到背后,開始蛙跳。

    不撒嬌賣萌求放過就算了,好歹是熟人面前,居然連討價還價都沒有?

    寧安意被這突如其來的反轉驚得差點沒把眼珠子瞪了掉出來。

    祁月剛才不是那么囂張嗎?敵不動我不動的氣勢呢?

    “怎么?”從牙縫間擠出來的冰冷聲音就在身后,擦著耳邊而過,冷得人直哆嗦。

    寧安意轉過身,換上一副討好的嘴臉。

    問她怎么,她敢怎么?

    當然是,“沒怎么沒怎么。”

    那人冷冷瞥她一眼,“那是要我踹你?”

    說話的同時,踢了一下腿。本來就是大長腿,再這么一繃直,就更長了。

    而且,踢腿的動作很標準,呼啦啦直帶風。

    寧安意毫不夸張的想,這個時候,別說是她的細腿,就算來塊石頭,也會毫無意外的被踢碎。

    天上的神仙說得好,明知斗不過的時候,就不要逞強,聽話一點,總歸是沒錯的。

    寧安意二話不說,立馬蹲下,卯足了勁兒的往前方跳。

    她發現,手握成拳頭往前邊送,可以借力。

    只是,剛跳出沒兩步,那人陰冷的聲音又來了,“背手!”

    寧安意抬頭,沖冷眼望著她的那人咧嘴一笑,心里卻是把那人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遍。

    拽什么拽,要不是突然沒了法力,她打遍天下無敵手,還有他得瑟的勁兒?

    不是她吹牛,等到她歷劫回去,頭一個找他算賬!

    小子,給她好好記住了!

    “看什么看!跳!”那人好看的眉毛一擰,黑眸一瞇,有風雨欲來風滿樓之勢。

    寧安意暗暗啐了一口。

    丫的,等到她回去天上,絕對讓他變青蛙,她還要拿了鞭子催,讓他天天加速跳,看跳不死他!

    “不服?”

    摔倒的老人都不扶,就服他!

    寧安意腹誹千千萬,一個不滿意的表情都不敢表現出來,她又是點頭,又是哈腰,就差沒有撲上去抱大腿。

    笑嘻嘻的說,“跳,這就跳。”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于趕上了祁月。

    “這……這……”寧安意大口大口喘氣,好不容易才稍微穩住了呼吸,“這不是你熟人嗎?”

    她現在很懷疑祁月的話,要真的是熟人,那人能這么鐵面無私的對她?

    好歹是祁月的室友兼朋友,不看僧面還得看佛面吶。

    “實話跟你說吧,這不是總教官,總教官有事,他是代替總教官來的。”祁月面色平靜的告訴她,“我的,前未婚夫。”

    未婚夫就未婚夫,非得加個前字!難道不知道,加了個前字的稱呼,背地里都是血流成河嗎?

    這樣不共戴天的關系,虧得祁月敢說是熟人!這壓根兒不是熟人,是仇人好嗎?

    挨千刀的,怎么就信了祁月的話!

    寧安意叫苦不迭,還是忍不住問出了心里的另一個疑問,“他只訓我倆,其他兵呢,不管了?”

    不能因為她們兩顆耗子屎,就壞了一鍋湯。

    在場的,她的意思是,在操場上的,都是祖國曾經的花朵,未來的棟梁,身為教官,肩負著訓練棟梁重任的軍人,不能因小失大,把精力放這兒來呀。

    她和祁月,一個大傻子,一個二愣子,成不了材的。

    “別說你真的不知道。”祁月看傻子似的看著寧安意。

    所以,她應該知道什么?

    “他不管其他兵的,他是總教官,是那些教官的頂頂頂頂頭上司。”

    “頂你個肺啊。”寧安意欲哭無淚,“那你怎么不早說。”

    早知道那人是總教官,她會一本正經的找各種理由解釋自己為什么遲到,說她生病了,說她崴腳了,哪怕是說她的床成精了,哭著求著要她多睡一會兒,也比嬉皮笑臉套近乎,被總教官放在眼皮子底下教訓好啊。

    “抱歉啊。”祁月心虛的咂咂嘴,“我忘了,他是我的熟人,不是你的。”

    寧安意生無可戀的糾正,“是仇人!”

    話音剛落,低沉的聲音再次在耳邊炸開——“三百個蛙跳不夠,要不要把零頭給你們加上?”

    寧安意真的很想一口氣跳三百個蛙跳給那個總教官看,趾高氣昂的告訴他,三百個就是不夠,有本事把零頭加上了,再來三百個!

    可事實證明,寧安意慫,還是挺好的。

    才五十個,寧安意就受不了了。

    這是人干的事么?堂堂七尺男兒,目不轉睛盯著她跳就算了,她跳一個,他就中氣十足的喊一個,每分每秒都在關注著她。

    有沒有搞錯,祁月才是他仇人,他干嘛揪著她不放?

    聽說過愛屋及烏,沒聽說恨屋及屋的!

    祁月也看出來了,忙安慰,“我從小到大沒少跳,對我而言,三百個還好。你么,第一次,是重點關注對象。忍忍吧,顧令渺就這樣。”

    誰?

    顧令渺?!

    你說巧不巧,她把靈喵變成人,選的那人就叫顧令渺。

    誰能告訴她,好好的霸道總裁不當,跑到學校里搞什么軍訓!

    說好的八竿子打不著呢?為什么就冤家路窄,狹路相逢了?

    她這可悲的人生,一定是被誰改了劇本。王母娘娘啊,何必非要趕盡殺絕,她修煉成仙也不容易的。

    寧安意腿一軟,當場就跪了下去。

    祁月連忙把人扶住,給寧安意眨巴眨巴眼睛,順便掐了把寧安意的人中,淚流滿面的扯著嗓子喊,“阿意啊,阿意啊,不就三百個蛙跳,至于嗎?你可不能死,你死了我怎么活啊。”

    寧安意心里樂開了花兒。

    干得好,干得好,要的就是這種狀態,來來來,眼淚再多一點兒,哀嚎的聲音再大一點。

    “咳咳……”

    差不多了。

    寧安意咳嗽兩聲,把氣息奄奄四個字詮釋得再好不過,她緊緊握著祁月的手,叮囑,“我走了以后你要好好活著,咳咳,不要想我,咳咳,也別再哭了……”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