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我的重生不一樣啊 > 第74章 這樣的父親
    免費的東西,卻是最貴的!

    這個道理估計要十幾年后,很多人才明白。

    但是現在,周夢怡只看到,一個上午都不到,菜市場一百個攤位,被一搶而空!

    剩下最后幾個攤位時,為了搶名額,幾個菜販子甚至要打架。

    幸好有王金寶那一幫子保安在,事情才沒有鬧起來。

    菜市場攤位的瘋搶,也間接帶動了店鋪的租賃,剩下三十多個店鋪,今天又被租出去了十幾個。

    “看這架勢,估計再有個一兩天,我們的店鋪就全部租出去了。當初飛總還預估百分之二十的空置率呢,他也有失算的時候啊,嘻嘻。”

    站在繳費大廳,周夢怡興奮地說道。

    雖然自己只是名義上的股東,但總經理的職位是實實在在的,現在商業街前景這么好,她當然高興了。

    “大丫……?大丫!”

    正和李姐在談租金存在哪個銀行呢,就聽到繳費大廳門口有人在喊。

    不用回頭,周夢怡就聽出來了,那是自己的爸爸在叫自己。

    她臉上先是一喜,然后又板起臉來,扭頭看去。

    繳費大廳門口,一個裹著破舊軍綠棉大衣的中年男人,正畏畏縮縮地站在那里,探頭往里面瞅。

    看到周夢怡回頭,他終于確定自己沒有認錯人,臉上露出高興的神情,邁步走了進來。

    “你怎么來了?”周夢怡迎了上去,面無表情地問道。

    自從那天被父親打了一耳光后,周夢怡就真的再也沒有回過家,每個月三百塊的生活費,都是讓妹妹按時帶了回去。

    “嘿嘿,都是一家人,還能有隔夜仇不能?我這不是來看看你怎么樣嗎?”

    周爸說著,打量了一下大廳四周,驚嘆道:“這么大一個公司,你真的當了總經理?包括外面那條街?”

    雖然還沒有原諒父親,但是混得有點出息了,誰又不想看到父母贊賞的目光呢。

    周夢怡驕傲地一抬頭,“是啊,外面那一條商業街,旁邊的菜市場,都是我們龍湖商業公司的,我是公司總經理!”

    “哎呦呦!三個孩子中,我早就知道,也就你最有出息了!打小就和別的孩子不一樣,有主意!那個……當了總經理,是不是工資特別高啊?”

    “公司剛開始,工資一般般吧,也就一千來塊錢。不過年底時,會有獎金。”周夢怡簡單解釋道。

    “那也不少了!關鍵是有權啊,那么多店歸你管,還有那么多人!真有出息了啊。大丫啊,爸和你商量個事你看行不?”周爸搓著手,滿臉的笑容。

    “要錢免談!”

    周夢怡干脆地說道。

    周爸臉色就是一囧,諾諾地說道:“哪能呢,哪能呢……你看你這孩子,當爹的問你要……借點錢都不行嗎?”

    “你要錢做什么?”

    “還不是想做點小生意什么的,這年頭,靠種地是富不了啊。看看咱家那院子,那房子,早該翻新了啊。還不是供你們姐妹幾個讀書,錢都被你們用光了。”周爸叫苦道。

    “想好做什么生意了嗎?”

    周夢怡不為所動,繼續追問道。

    “我聽鎮上人說,去南方大城市開摩的,很掙錢的,開出租車更掙錢!我就想著趁年齡還不算大,去掙兩年錢。”

    “你會開車?摩托你也不會開吧?”

    “那還不是能學嗎?別人能學會,你爹就學不會嗎?”周爸不滿地說道。

    這話也有道理,周夢怡也有點被打動了,如果父親愿意走正道,那她自然愿意幫助他。

    “這樣吧,我現在手里錢也不多,先給你兩千塊,你去報個駕校去學著吧。別開摩的了,那太不安全,學開車!拿駕照也要幾個月,等你拿到駕照,都過完年了,我那時手里應該有點錢,到時再想想辦法。”

    周夢怡手里,確實就只有那么些錢,她才工作幾個月,龍湖商業街還沒正式開業呢,自然沒有拿到什么獎金。

    周爸一聽就不滿意了,嘟囔道:“你沒錢,你跟那個老板沒錢嗎?你怎么那么傻,都不敢開口問人家要錢,跟著人家圖個啥?”

    周夢怡一愣,反問道:“什么老板?我跟什么老板了?”

    “行了,在你爹面前別裝了,鎮上很多人都說了,你跟著一個有錢的老頭做……那個,不然的話,憑什么讓你當這個總經理啊!”

    說著,周爸把頭伸了過來,壓低了聲音小聲說道:“閨女啊,我跟你說,你這個選擇不能說錯。你媽那老糊涂,還說要來勸你,把你領回家,被我狠狠教訓了一頓!但是咱既然都走了這一步,趕快趁人家對你還新鮮,多要點錢!不然的話,過兩年人家老板的新鮮勁過去了,再想要錢就難了!”

    周夢怡渾身微微發抖,心如同墜入深淵,一片冰涼。

    這就是自己的父親啊……

    聽到外面的傳言,說自己做了小三,不但不以為恥,還盡想著跑過來問自己要錢。

    竟然還能跟自己的女兒說著這樣一番話。

    “啪!”

    周夢怡一揚手,給了他一巴掌,她咬著牙,一個字一個字地說。

    “這是還你前些天那一巴掌,現在……請你滾出去!”

    周爸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巴掌打懵了,捂住臉半天沒反應過來。

    等他回過神來,暴跳如雷,跳著腳喊道:“你個鱉孫,現在出息了是吧,敢打老子了!看我不把腿給你打斷!”

    說著,就要沖上去打周夢怡。

    剛剛周夢怡打出那一巴掌時,已經驚動了大廳內的幾個人,其中就有王金寶。

    他可不知道這男人是誰,以為只是來租店鋪的人呢。

    看到周夢怡突然打了那個中年男人一巴掌,立刻就警覺起來,走了過來。

    現在一看這個男人要還手打周夢怡,這還得了?

    要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嫂子被人打了,那都不用表哥說了,自己還有臉見表哥嗎?

    一伸手,抓住周爸的手腕,用力一推,就推出去兩三米遠。

    王金寶眼睛一瞪:“干什么你!”

    旁邊站著的幾個保安也走了過來,虎視眈眈地盯著周爸。

    一看這幾個彪形大漢,周爸就虛了,咽了咽口水,“你們要干什么?我告訴你們啊,現在是法治社會,敢打人小心我去告你們!”

    “金寶,把他趕走就行了。”

    周夢怡揮了揮手,轉過身,徑直上了樓,不再管這件事。

    走到二樓拐角,沒有人的地方,周夢怡停了下來。

    她仿佛已經無力支撐身體,依靠在墻壁上,突然間就淚流滿面。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