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先驅旗 > 第六十四章 行殤
    鐘鳴看著拿到主公身份牌眉飛色舞的那個小白,作為唯一一張可以亮出的身份牌,他似乎很是高興,的確,對這游戲而言,最好的結果是只死去主公一人,這樣對于其他人來說都是最低的代價。

    但對這些小白而言,除了鐘鳴和賈詡武將牌的持有者,輸了這局,就意味著死在這里。

    一號位的看著自己摸的四張卡牌,然后到了他的回合他又摸了兩張,手里一共六張。

    鐘鳴興趣乏乏的看了看自己的位置,嗯,二號位,還算得上不錯,再看看那賈詡武將牌的持有者,似乎是六號位,鐘鳴皺了皺眉,似乎在想該如何避開他的完殺。

    畢竟在游戲規則中,若是他開了完殺,那么自己,多半是輸了。

    “對你,出殺。”

    鐘鳴看了看,主公位置的小白,正是那個剛剛自己拒絕和他組隊的那個,那人眼中帶著憤恨,對鐘鳴出了一張殺。

    鐘鳴翻了翻眼皮,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幾張卡牌:殺,閃,無懈可擊,萬箭齊發。

    “閃。”

    鐘鳴將一張閃打出,然后空中朝著鐘鳴沖過來的虛影被一層奇怪的身影閃避開來,避開了這次攻擊。

    “南蠻入侵。”

    一號位打出了這張卡牌。

    鐘鳴:出殺 三號位:出殺 ......六號位:帷幕 七號位:出殺 八號位:出殺

    (帷幕:鎖定技,你不能成為黑色錦囊的目標。)

    一直到八號位,似乎人人手中都有一張殺。

    一號位結束了回合,棄掉了兩張殺,鐘鳴眼前一亮,笑容詭秘,這種不對等的戰斗,到了他的回合,也就意味著其他人都輸了。

    武將牌:鐘鳴

    技能:一:連破,每當你粉碎一張武將牌,你將會獲得一個額外的回合。

    二:權計,你每受到一點傷害,可摸一張牌。然后將一張手牌放置在武將牌上,稱為“權”。每有一張“權”你手牌上限+1。

    三:制衡:出牌階段限一次,你可以棄置任意張牌,然后摸等量的牌。

    四:完殺:鎖定技,在你的回合除你以外,只有處于瀕死狀態的角色才能使用【桃】。

    五:釋釁:鎖定技,你不會受到火焰傷害。

    六:橫擊:效果:???

    血量:7/7

    手牌上限+0(權x0)

    這張武將牌猛的亮起,六號位的玩家神色大變,其他人自己沒有屬性也看不到其他人的屬性,但賈詡武將牌的持有者看的到,于是他拿著手中的卡牌試圖越過游戲規則殺向鐘鳴。

    可惜的是,他連喊話都做不到,當鐘鳴從包裹中掏出一把卡牌和一件裝備時,瞬間面如死灰。

    他才想起來,如此強大的武將牌,包裹中又怎會沒有曾日勝利的存貨,可惜已經太遲了,他現在只祈禱鐘鳴拿到的身份牌是一張反賊牌或者是忠臣牌,這樣他還有活下去的希望。

    因為他的身份,正是忠臣,若是鐘鳴拿到的是反賊,那么主死了他只需要付出兩張卡牌作為代價就行了,若是鐘鳴是忠臣,那么最后自己仍舊會被判定為勝利,這樣就是所謂的躺贏。

    但若是鐘鳴手中那張卡牌是八分之一概率的內奸,那么他已經可以預測到接下來會發生什么,自然是全軍覆沒。

    在場的,將沒有一個人能活下來,自己雖然拿到了賈詡的武將牌贏在了起跑線,但和鐘鳴那張武將牌比起來,亦是嬰兒和巨人的差距。

    他眼楞楞的看著鐘鳴,旁邊人疑惑的看著他,似乎并不知道為何他會做出如此反應。

    鐘鳴笑容很是愜意,然后將一張卡牌打出:萬箭齊發。

    從一號位到八號位,人人掉了滴血,似乎誰手中都沒閃,但拋開驚慌失措的三人,還有三人似乎有些許底氣,手中肯定不是有閃就是有桃。

    鐘鳴朝著六號位笑了笑,然后將另一張萬箭齊發打了出來。

    六人眼中不可置信,眾所周知牌堆中萬箭齊發只有一張,但六號位的那人已經是面如死灰,從鐘鳴的動作到神色,他都能猜測出,十有八九,那是一張內奸身份牌。

    “決斗。”

    “完殺發動。”

    “三號位陣亡。”

    第二張萬箭齊發打出時候,三號和七號出了閃,其他四號五號都使用了酒,六號還有一血而八號位使用了桃,至于一號,鐘鳴對他使用了無懈可擊。

    鐘鳴拿出一張決斗,對三號位說道,三號位的人眼中有怒色,還是碎掉了武將牌,然后翻開了自己的身份牌,那是一張忠臣牌。

    三號位似乎想說什么,還是選擇了離場,然后似乎打算在游戲結束后教訓鐘鳴。

    而六號位的看到這一幕,心中徹底冰涼,若是剛才只是推測,那么現在,已經可以肯定,鐘鳴的身份,覺得是內奸。

    一號位的主公還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鐘鳴,和三號位一樣把他當成了忠臣。

    鐘鳴笑的很是奇怪,卻只有六號位注意到,沒有了任何武將牌,會在離開游戲的那一刻灰飛煙滅,但三號臨死前還沒猜到自己的結局,若是鐘鳴是忠臣,那么游戲結束他不僅會復活還會得到幾張卡牌,但如今,六號位賈詡武將牌的持有者膽戰心驚,祈禱著鐘鳴卡手牌。

    “連破發動。”

    鐘鳴的連破摸了三張卡牌,這時候,六號位傻笑了起來,他知道,自己已經輸了,手中武將牌被他拋在地上,靜靜等待死亡那一刻的到來。

    “機巧弩裝備。”

    “殺。”

    “完殺發動。”

    “四號位陣亡。”

    鐘鳴將剛剛拿到的三張卡牌丟進包裹里,然后無視一號位試圖在游戲結束抱大腿的眼神,結束了回合。

    “連破發動。”

    “南蠻入侵。”

    鐘鳴將這張牌打出

    “完殺發動。”

    “五號位陣亡。”

    “六號位陣亡。”

    “七號位陣亡。”

    “八號位陣亡。”

    這個時候,鐘鳴就沒對一號位打出無懈可擊了,而一號位的人也終于清楚,鐘鳴這張身份牌,并不是忠臣,但他一臉無所謂,卻并不知道,自己,已經沒有以后了。

    一場游戲后,七人化作飛灰散落在漫天黃沙中,然后空中閃現出一個箱子,箱子上有兩個選項:

    1卡牌十張

    2獲得一個技能

    鐘鳴自然選擇了第二個。

    一陣墨色的光澤鉆進了鐘鳴的眼中,然后他的武將牌出現了一串新的字跡。

    武將牌:鐘鳴

    技能:一:連破,每當你粉碎一張武將牌,你將會獲得一個額外的回合。

    二:權計,你每受到一點傷害,可摸一張牌。然后將一張手牌放置在武將牌上,稱為“權”。每有一張“權”你手牌上限+1。

    三:制衡:出牌階段限一次,你可以棄置任意張牌,然后摸等量的牌。

    四:完殺:鎖定技,在你的回合除你以外,只有處于瀕死狀態的角色才能使用【桃】。

    五:釋釁:鎖定技,你不會受到火焰傷害。

    六:橫擊:效果:???

    七:行殤:當其他角色死亡時,你可以獲得其所有牌。

    血量:7/7

    手牌上限+0(權x0)

    鐘鳴走在黃沙地里,將自己懷中鉆出的兔子放在肩膀上,兔子通紅的眼中神色不變,它的世界,唯有鐘鳴一人而已,其他人的死活并不在意。

    鐘鳴從懷中掏出剛才的內奸身份卡牌,當一場游戲勝利后,可以將它帶出來,似乎只能用一次暫且還不知道效果,就算把這卡牌放在隨筆上,隨筆也沒有給出解答。

    但很顯然,這是一張非常珍貴的卡牌,有多珍貴?至少,可以抵消一次武將牌的損耗。

    鐘鳴捧起地上的一捧黃土,默默的為那七人送行,然后撿起地上那塊已經近乎碎成粉末的賈詡武將牌,這武將牌顯然沒有得到歷史人物的意識過繼,鐘鳴用自己的修補卡牌消耗十張錦囊牌后修好了它,帷幕,完殺,亂舞,三血齊全,鐘鳴滿意的把這張卡牌塞進兜里。

    若是讓那人打出亂舞,還真的有點麻煩,至于其他的化作淀粉的武將牌,鐘鳴沒有那個精力去收集加復原,畢竟,那些武將牌也沒有必須拿到的意義。

    鐘鳴從那個位面回來,隨筆上出現一串新的字跡,上面像是一個鐘表,記錄著時間,似乎在告訴鐘鳴,他還能在這里待三天,就會被再次帶入那個三國殺位面中進入戰斗。

    看到這新鮮的信息,鐘鳴笑了笑,在當下而言,還沒有人,能成為他的武將牌一合之敵,但以后會發生什么,鐘鳴也不清楚。

    走到自己的家中,門戶似乎鎖的很是嚴實,鐘鳴敲了敲門。

    “別問了,我要等鐘哥回來,不會去參加那個游戲的。”

    鐘鳴笑了笑:“我回來了。”

    “碰。”

    管野似乎不信,但鐘鳴還是聽到屋里有人摔倒的聲音,那人走到門口在那個鏡頭中看了看,然后猛的打開門給鐘鳴一個熊抱:

    “鐘哥,你終于回來了。

    “你知不知道...”

    鐘鳴拿起桌上泡好的咖啡,放在唇邊喝了一口聽管野慢慢講著自己離開后這里發生的人和事,但他很快噴了出來,對著管野豎起大拇指。

    “高,實在是高。”

    唐三中文網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