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九品相婿 > 第一百八十六章是真是假!
    蘇長周微微一愣,要一只手,李子揚居然這么爽快答應了?

    難道必勝了?

    蘇長周看了擂臺上自己的人一眼,臉色微微難看起來,“你就這么認定我會輸??”

    李子揚微笑不語,有些話沒必要多說。

    蘇長周冷哼一聲,“記住了,輸了別不認賬,因為不認賬也沒用,在這里,還沒人賴我蘇長周的賬!!”

    李子揚還是微笑不語,不過點頭了。

    蘇長周不爽道,“開始!”

    李子揚這么自信,也不過是裝模作樣罷了,自己找的野龍,可是最近風頭一時無兩的長勝將軍!

    自己會輸?

    絕對不可能!

    你李子揚準備被砍手吧!

    “李先生,你就這么大把握?”老板下意識小聲問。

    蘇長周找來的這個野龍一直在打黑拳,他之前想找,可是已經被蘇長周花大價錢捷足先登了,他只能退而求其次的找了王拿。

    他心里面沒多大底,畢竟實力,名氣的懸殊在這里明擺著。

    “有!”李子揚自信點頭。

    老板聽了李子揚這話,咬咬牙,便是不再說什么了。

    不過心里面的緊張依舊。

    蘇長周一聲令下!

    擂臺上的野龍和王拿已經打起來了,兩人都是三品武者,所以打起來,也是迅猛無比。

    李子揚目光閃爍,對于武者,李子揚并沒有學習過。

    心中其實也有很大的興趣,注視之間,也看著他二人的武者招式。

    突然的轟的一聲,野龍一拳打在了王拿肚子上,這一拳觸不及防!

    還真是顯露出了微高于王拿的實力,畢竟就算是同道行的人,實力之間也是有差距的。

    王拿嘴角抽搐的后退了一步。

    蘇長周發出得意的笑聲,并拋來了一個“你看”的眼神,顯然對野龍一拳占上風正沾沾自喜。

    老板焦急,李子揚神色不變,戰斗繼續。

    轟!!

    野龍乘勝追擊,拳打王拿之后,又踹了王拿一腳,顯示了常勝將軍的實力!

    這一腳將王拿踹地上了,幸虧王拿反應快,要不然一個腳踩,他可能要重傷了。

    不過這一腳,算是重傷了他,這點可以從他流血的嘴角看出來。

    “打得好!”蘇長周微笑的拍手叫好。

    “李先生,你快想想辦法啊!”老板心急如焚了,這一輸,他不但要退出這邊,還輸給蘇長周一個生意最好的夜總會,這對他影響太大了。

    “不急,不急!”李子揚搖頭。

    “唉!”老板嘆氣,怎么能不急啊!

    “李子揚是吧?你準備自己動手,還是我叫人動手?”蘇長周撇頭看了李子揚一眼,似乎認定了他的人贏定了。

    李子揚微笑對他不語,而是走過去在王拿耳邊簡短的說了一句。

    臉色蒼白的王拿下意識露出詫異之色,甚至還有一抹將信將疑,他試探性的問,“李先生,你說的這……可能??”

    “信我就行了。”李子揚自信說道。

    王拿咬牙點頭,到了這個時候,不信也不行了。

    蘇長周冷笑,他的人還一點傷都沒受,而王拿已經重傷了,這場賭局,已經勝負已定,會因為你李子揚幾句話而扭轉乾坤?

    老板沒聽到李子揚對王拿說什么,但是看到王拿臉上的遲疑之色,他心中失望,唉,看來也是命了,自己找人也沒什么用。

    “野龍,給他最后一擊!”蘇長周笑道。

    野龍點頭,面孔冰冷下,一拳就對王拿爆轟過來!

    王拿露出猶豫,李子揚慎重道,“聽我的沒錯!”

    王拿咬牙點頭,在野龍拳頭轟過來的那一剎那,身體堪稱恰到好處的躲過了野龍的一拳,野龍露出驚色!

    轟!

    王拿抱起野龍就是一個膝頂!

    “啊……嗚……”

    野龍瞪大眼睛,一下子變成血紅之色,捂著胸口,仿佛木雕一樣的摔地上痛苦呻吟起來。

    “不可能!”蘇長周震驚!

    野龍被秒殺了?

    瞬間的轉變,蘇長周都沒回過神來!

    “野龍。”蘇長周急忙跑過來。

    而野龍臉都蒼白了,根本爬都爬不起來了,更別說回應了。

    老板目瞪口呆,李子揚剛才對王拿說了什么?居然反敗為勝了?

    王拿重重的松了口氣,他詫異的看著李子揚,心想,難道李子揚也是武者?

    “李子揚,你剛才說了什么?”蘇長周深深吸了口氣,死死盯著李子揚。

    “我告訴王拿,野龍會用拳頭攻擊,攻擊的方向速度,還有可趁之機的缺口,就這些。”李子揚說了一句。

    野龍吃驚,“你,怎么知道的?”

    “對,你怎么知道的?”蘇長周冷冷問。

    “你剛才不是問我,我怎么知道你有塊地要賣?”

    “對,你怎么知道的?”蘇長周下意識再問。

    “面相!我是算命師,當然可以看出你的面相,看出你有地想賣,還有,野龍你的面相了,看出你出招的意圖,”李子揚淡淡說。

    “什么??”

    野龍,蘇長周紛紛震驚!

    “嘶,你說的是真是假?”蘇長周倒吸一口涼氣。

    “不信?那好,這么跟你說,我勸蘇總你玩女人的時候還是要注意,都得三次病了啊!俗話說吃一鱉長一智,你這越戰越勇了,還是得注意了,”李子揚意味深長。

    蘇長周吃驚,“你,你怎么知……你胡說什么??”

    蘇長周臉色憋得通紅,最后聲音都小了。

    老板和王拿面面相覷。

    “那當我胡說好了,剛才的賭注定了,那麻煩蘇總把那塊地的手續明天辦一下吧!”李子揚說道。

    “李子……李先生,”蘇長周急忙道。

    “想賴賬?你蘇老板的賬賴不了,我李子揚的也同樣賴不了!”李子揚緩緩說道。

    “我不是這個意思,李先生你的看相讓我大吃一驚了!我想請李先生給我算一卦!”蘇長周客氣說道。

    “這個看緣吧!”李子揚沒有直接答應。

    蘇長周無語,也心痛,剛才自己太得意忘形了。

    接下來,蘇長周說明天會辦手續,他整個過程都在滴血,老板都激動了,連連對李子揚說,地下來,做什么都對半分,李子揚微微點頭。

    這是他應得的,所以他不會客氣。

    從地下酒局中出來,老板非要請李子揚吃飯,王拿也交換了聯系方式,王拿對李子揚深信不疑了,如果沒有李子揚告訴他,野龍的出拳,他這場肯定輸了。

    “你記住不要去找袁姍就行了,”李子揚說道。

    “當然,當然,我以后還要多靠李先生幫忙啊!”老板急忙道。

    這可是之后的軍師了,他肯定不會得罪。

    李子揚松了口氣,袁姍可以放心了,也不知道,袁姍在自己別墅那邊住得怎么樣了,李子揚沉思的時候,目光一轉,突然看到了一輛熟悉的車,他詫異,“倩姐的車,她也過來這里了?”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