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我與鬼怪打交道的日子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初入方天世界
    米陽懂了,怪不得就算是他把夢觸撕成兩半都沒能弄死對方,原來是要毀掉對方頭上的兩根觸角。

    然后米陽手中的夢觸死了,不過不是被米陽弄死的,而是被好奇心強盛的饅頭弄死的,饅頭的利爪就像是割韭菜用的鐮刀,輕而易舉就割斷了夢觸頭上的兩根觸角。

    隨著觸角被饅頭割斷,夢觸的身體很快就失去活力,然后在眾目睽睽之下化成光影消失不見。

    解決掉夢觸之后,因為晏清的原因,眾人并沒有繼續往前走,而是繼續留在原地休息。

    在這休息的時間段通過唐清的介紹,眾人知道了如果不是因為米陽的存在,那么接下來等待他們的近乎是全滅的下場。

    當然唐清并沒有直接說他們將會面對怎樣的危險,只是單純的介紹夢觸。

    夢觸本身的能力局限性太強,并不能對他們造成什么實質性的傷害,正面戰斗的能力更是幾近于無。

    但這只是在夢觸以本體面對他們的時候,夢觸除了能夠解開智慧生物對于‘惡’的控制以外,還能直接附身在智慧生物身體上,剛被附身的人,外表看不出什么變化,但是卻會變得極度虛弱,當被附身的智慧生物虛弱到一定程度——暈闕時,夢觸就能完全控制被附身的對象。

    并且除了能夠運用自身能力以外,還能夠使用被附身對象的能力。

    聽到這眾人也算是明白了,為什么晏清會突然變得虛弱無比了,很顯然正是因為夢觸的這種附身能力所導致的。

    要是晏清最后真被完全控制了,在用不了修為的情況下,他們的情況顯然會很危險。

    有些話唐清雖然沒有直說,但是猜也猜得到,他們用不了自身的修為,不代表被完全控制后的晏清也用不了,而擁有修為晏清想要對付沒有修為的他們,顯然不會太難。

    如果不是因為米陽和饅頭的存在,恐怕他們所有人都會死。

    不過這也是因為受到了心靈之蟲能力的影響,如果不是因為心靈之蟲讓他們在感知上認為自己修為盡失,就算是晏清被控制了,也算不了什么大危險。

    說到心靈之蟲,眾人從頭到尾都沒見過,只是聽唐清口述,讓他們知道心靈之蟲很牛逼,遠不是他們現在能對付的。

    通過唐清的話,眾人不難知道,之前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一切恐怕都落在了唐清眼中,如果到這個時候,還不知道這是唐清有意為之,是對他們的考驗,那真是個傻子了。

    而之所以他們沒見到心靈之蟲,恐怕是因為心靈之蟲對于他們來說實在是太危險了,所以唐清在他們不知情的情況下幫了他們,沒有讓心靈之蟲直接傷害到他們,而僅僅只是讓他們面對夢觸可能會帶來的危險。

    這次考驗,最倒霉的恐怕就是文鳴了,不僅是丟了自己生命,連尸體都被丟入了空間廊壁內,喂了銀色浮游。

    尸體是沒有價值的,眾人和文鳴有沒有什么過命的交情自然不會帶著一具尸體前行。

    至于扔尸體則是文宵,文宵將文鳴身上有價值的東西搜刮了下,就直接將對方的尸體扔進了廊壁內。

    對于文宵的這種行為,沒有人說什么。

    等晏清調息完畢之后眾人又開始繼續沿著空間廊道向前走。

    他們之前所感受到走了幾個小時,其實并沒有那么久,心靈之蟲不僅扭曲了他們對于自身修為的判斷,同時也扭曲了他們對時間的判斷。

    在唐清他們眼中,米陽他們只不過是走了十幾分鐘罷了。

    從進入空間廊道開始,一共走了大概一個小時的時間,總算是走到了盡頭。

    或許是因為,已經經歷過了夢觸危機的關系,之后半小時的路程,唐清沒有像之前那樣,對他們愛答不理的,反而時刻提醒著他們小心。

    而在唐清看護下,后面半小時路程,倒是走的風平浪靜,沒再發生什么危險。

    在跨入空間廊道盡頭的黑色旋渦內,經歷了片刻的失重感之后,米陽再次感受到了腳踏實地的感覺。

    隨即而來的事一陣并不算太強烈的眩暈感,好在經過唐請的提醒,米陽早就有了心理準備,知道這是通過空間廊道的正常現象,所以并不慌張。

    米陽搖了搖頭,很快就擺脫了這種感覺。

    相比于米陽,其他人表現的就差多了,實力最差的王俊然,腳步一晃,險些直接摔倒在地,重新站穩腳步之后,第一個動作就是彎腰干嘔。

    實力最強的王俊武等人也是臉色蒼白。

    然而米陽卻沒有心情去看其他的情況,他的目光全部被面前的景象吸引著。

    狂暴的罡風,銀色的閃電,再加上那充斥著整個空間的黑色氣息,三者組合在一起,就如同一首正在上演的死亡交響曲。

    米陽絲毫不懷疑,一旦他跨入閃電風暴中,以他現在的實力,片刻之間就會被撕成碎片。

    “轟!”一道碗口粗細的閃電落在遠處的一根石柱上,山巔上蘊含的力量看的米陽一陣心驚肉跳,但是落在石柱上卻只留下了一道淺淺的劃痕。

    “師父,我要回去,方天世界太危險了!”米陽朝著就站在他面前不遠處的唐清,滿臉后悔地大聲叫道。

    唐清笑了,笑的很溫柔。

    “啊~”隨即一道殺豬般的慘叫聲,響徹天地。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