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我與鬼怪打交道的日子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驚變
    米陽這突如其來的動作讓所有人都嚇了一跳,讓他們以為危險已經出現了,于是下意思的選擇離米陽遠點。

    然而米陽卻沒有理會他們緊張的表情,看著不知所措的王俊然自顧自的說道:“你別離我這么近,萬一我出了什么意外,精神失常,你實力這么低,怕是會被我直接打死。”

    米陽看得出來,之前王俊武望向王俊然的眼神,就有想讓王俊然離自己遠點的打算,現在的情況是,發現異常情況的只有他一個人,難保不是他被什么未知的危險針對了,一旦發生什么不可控的意外,他就很可能成為危險源,這個時候待在他身邊顯然是不理智的。

    王俊然雖然有些單純,但是并不傻,也明白了王俊武的意思,但是王俊然卻并沒有離開他身邊的打算。

    顯然是王俊然把米陽當成了自己的朋友,不愿在朋友有危險的時候離開。

    這是王俊然的選擇,但是王俊然把他當朋友,愿意和他一起面對危險,米陽有何長不是把王俊然當成朋友,他同樣不愿王俊然面對危險,所以米陽才會把話說的這么露骨。

    米陽也不怕王俊然會受不了刺激,因為在之前米陽已經刺激過王俊然很多次了。

    王俊然有心想要爭論兩句,但是就在這時王俊武卻將一只手掌放在了王俊然的肩膀上,聲音柔和地說道:“綿陽說的沒錯,你的實力確實是低了,就算米陽沒有精神失常,萬一危險直接出現在米陽身邊,你如果在他身邊,他出手抵擋危險的時候,反而要顧忌傷害到你,一身的實力,恐怕會有所下降,這反而會讓他陷入跟危險的境地。”

    “你哥說的沒錯。”米陽笑了笑,“你如果真的想幫我,就先顧好自己,我的實力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我都出現了意外,你估計也沒機會傷心了。”

    米陽的言外之意就是,如果自己都出了意外,那就說明那未知的危險很危險,到時候王俊然恐怕也不能幸免于難。

    這雖然是依據玩笑話,但是卻也是一句實話。

    王俊然張了張嘴,想要爭辯兩句,確實在想不到什么好的理由來反駁王俊武和米陽的話,最后有些沮喪的說道:“那好吧,你小心點!”

    然后老老實實的跟著王俊武和米陽稍微拉開了些距離。

    王俊武則是略帶感激地看了眼米陽,對此米陽則是笑了笑,沒有說話。

    原本沒想到米陽會成為危險源的一些人,在米陽將話說的這么明白之后,也“理智”地選擇了和米陽保持一定的距離。

    不過也并不是所有人都這樣選擇。

    饅頭和田翔自然不用多說,壓根就沒有離開米陽身邊半步的打算,米陽也沒有開口讓他們離遠點的打算。

    饅頭他們的實力可不是王俊然能比的。

    另外王俊武雖然拉著王俊然離米陽隔了些距離,但是并沒有隔太遠,僅僅只有兩三米的距離。

    空間廊道雖然是個廊道,但是廊道內的空間卻很大。

    單論廊壁兩邊之間的距離就有不下三十米,高度起碼上百米,兩三米的距離根本就不算什么。

    不僅是王俊武,另外實力站在第一批次的王峰,田昆兩人也特意控制自己的速度,特意接近米陽,不過也保持了幾米遠的距離。

    除了他們還有隱藏最深的宋慶,以及和米陽關系較好的周吉,晏清等人,同樣沒有離米陽太遠。

    這些人圍繞在米陽身邊,時刻保持著警惕,就像是在保護著米陽一樣。

    實力稍差的周吉,以及晏清做出這樣的選擇,可以說是因為和米陽的交情。

    實力最強的王俊武等人,認真來說的話和米陽都有一定的關系,王峰是因為唐清的關系,王俊武是因為王俊然,田昆是因為田翔,隱藏的最深的宋慶,本身就對米陽很感興趣。而他們會在沒有任何交流的情況下同時做出這種選擇,可不單單是因為這些原因。

    更多的是出自他們自身面對危險時的選擇。

    現在面對的危險充滿未知,而米陽是發現危險的唯一已知人物,空間廊道內的人這么多,為什么這個未知的危險獨獨選擇了米陽作為目標,是不是因為米陽有什么他們所不具備的因素,所以吸引了對方。

    如果僅僅只是因為米陽擁有什么他們所不存在的因素,引起了未知危險的關注,這對于王俊武他們來說并不算是什么壞事。

    既然是獨有的因素,那就說明對方僅僅只對米陽感興趣,大概率不會牽扯到他們。

    但怕就怕不是這樣。

    如果目標是隨機地恰好選中了米陽,這也就意味著,未知危險也有可能會選中他們,他們看似實在保護米陽其實也是在保護自己。

    如果出現意外,他們離得近,其他人也很快就能出手相助,這能大大地提高他們的生存幾率。

    至于其他人是否會作壁上觀,漠視危險出現,這種概率不大,除非是這未知的危險,已經遠遠超出了其他人的承受范圍,否則斷然不會做這種涸澤而漁的事。

    誰也不知道,對方在解決目標之后是否會就此消失,還是會變得更強大,然后繼續一個一個狩獵下去。

    對于未知的危險永遠懷揣著最惡意的想法,做好最壞的打算,這才是面對未知危險最正確的想法。

    他們能成為當代最出色的年輕人,可不是閉門造車就能成就的,他們也經歷過很多危險,就是因為在面對危險時,他們始終報著這種想法,所以才能活下來,所以才能有今天的實力。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

    而這空間廊道仿佛永無止境一般,米陽他們已經走了幾個小時了,但是卻還沒有走到盡頭。

    走在最前面的唐清和田沖也沒有絲毫停下來的意思,始終和他們保持著一定距離。

    “你沒事吧?”突然跟在米陽他們身后隔了一段距離的周吉,一把扶住險些就要摔倒了晏清,有些擔心的問道。

    本來現在情況就有些不對,稍有異動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沒事。”晏清感激地看了眼周吉,笑了笑,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努力地想要讓自己表現的輕松一點,強行站起身。

    結果剛站起來,腦袋一陣暈眩,身子又軟了下去。

    見此一幕,米陽也顧不得其他了,連忙跑到晏清身邊查看對方的狀況,上次黃玲的事米陽還欠晏清一個人情,所以有些擔心對方出現什么意外。

    結果剛跑到晏清面前,之后一直沒有出現的聲音又出現了。

    “呵呵呵,小哥哥,和我一起玩游戲吧!”陰暗又詭異的聲音帶著說不出的魅惑,鉆入米陽的腦海中。

    米陽目光如電,抬頭朝后側方看去,瓊鼻,媚眼,艷唇,曼妙的身姿,緊致的黑色皮褲,再加上一雙弧度夸張的高跟鞋,熟悉的模樣,再加上那熟悉的裝扮讓米陽終于想起了那道聲音的主人是誰了。

    “小哥哥,一起玩游戲啊!”輕咬下唇,橫拋媚眼,對方的聲音如同魔音一般,想要誘惑米陽過去。

    而米陽確實是過去了,而且速度很快,出拳的速度更快,直接一拳搗爛了對方的腦袋,對方無頭尸體直挺挺地倒下,然后很快就消失不見。

    “怎么了?”田翔警惕地問道,剛才他只看到米陽突然轉身,然后在他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米陽就以他都看不清的速度沖了出去。

    剛說完這句話,田翔就臉色一變。

    緊接著就響起了王俊武凝重地聲音:“大家都檢查下自身的修為!”

    王俊武的話音一落,很多人心中就涌起了不好的念頭。

    然后所有人都是面色一變,沒了!他們的修為都沒了!

    眾人都還沒在剛才米陽突然的舉動回過神來,就發現自身的修為沒了,哪怕他們的心性都不差,但是突然遭此變故,也不免受到了沉重的打擊,一個個失魂落魄。

    “對了,唐社長,還有唐社長!”突然有人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大聲叫道。

    其他人原本宛如死灰的眼神,在聽到對方的話之后,又重新煥發了光芒。

    “唐社長!”眾人帶著所有的希望朝著唐清的方向大聲喊叫著,但是唐清卻像是沒聽見一般,依舊向前走著,而且越走越遠,甚至都到了快要看不清身影的程度。

    有幾人想要不管不顧的向前追去,卻被臉色同樣難看異常王峰還有田昆攔住了。

    “放開我!”吳家的吳莉莉,一臉兇相地看著擋在她面前的田昆,大有馬上就要出手的痕跡。

    吳莉莉本身的實力也不弱,在修為盡失的情況下,田昆想要攔下對方也不容易,更何況此時科不僅僅只有吳莉莉一個人想要繼續往前追,另外晏家的晏海,言家的言猛,還有文家的兩人都有這種打算。

    光靠他們兩人顯然是攔不下這五人。

    “讓他們去!他們想死,何必攔著。”而就在氣氛劍撥弩張的時候,米陽突然說話了。

    原本就憤怒的吳莉莉在聽到米陽聲音后顯得更加憤怒了,轉頭看向米陽大聲道:“你閉嘴,會變成這樣還不是因為你,如果不是你招來了那未知的危險,我們怎么會變成這樣!”

    吳莉莉的話剛一落下,頓時就有幾道不懷好意的目光落在了米陽身上。

    米陽對于這些視線視若無睹,只是看著吳莉莉,一臉無所謂地說道:“是是是,你說的沒錯,都怪我,我這不是給你賠罪,讓他們別攔著你嘛,你怎么還不走?”

    “你!”吳莉莉頓時氣急,但是卻又說不出話來。

    她并不是完全沒腦子,之前只不過是,病急亂投醫,才會慌忙想要追上唐清尋求解決辦法,經過米陽剛才的提醒,她清醒了不少,也意識到了自己剛才的決定有多么危險。
澳客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