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我與鬼怪打交道的日子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提親
    米陽落腳的明城,全稱是明城市,而黃玲的老家在隸屬于明城臨市陽城市的馬川縣。

    馬川縣是一座很小的縣城,整座縣城內部也只不過才幾萬人。

    而此時在馬川縣內一家名為黃氏小吃店的店門口,正站著一位心事重重的中年漢子,漢子個子不高,圍著一個白色的圍裙,圍裙的顏色和對方那古銅色的皮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老黃,結賬!”忽然店內傳來一道刺耳的聲音。

    而中年漢子卻仿佛沒聽到一樣,依舊呆呆地站在門口。

    現在不是用餐高峰期,所以店內此時只有一位客人,對方是一位,長得尖嘴猴腮,眼袋泛青的瘦弱男子。

    對方將擦完嘴的餐巾紙隨手往桌上一扔,興許是見沒人搭理他,不由皺起了眉頭,轉頭朝著站在門口的中年漢子,大聲叫道:“老黃,我說結賬,你沒聽到嗎?”

    對方公鴨似的嗓子,讓他的聲音顯得有些尖銳刺耳。

    結果中年漢子依舊沒什么反應。

    “嘿~”這下顯然是讓公鴨嗓男子不爽了,剛要站起身發飆,從廚房里面就走出了一個身上帶著煙火氣息臉色泛黃的中年婦女。

    中年婦女,面帶笑容,雙手在身上的圍裙上擦拭著,朝著公鴨嗓男子說道:“聽到了,聽到了,李哥你別生氣,老黃這兩天心情不太好,我來給你算算賬。”

    “一份煎餃,三個肉包,再加上一瓶豆奶,一共十塊,這次老黃招待不周,就不收錢了,算是給你賠罪!”中年婦女樂呵呵地說道。

    聽到對方的話,公鴨嗓男子,臉上的神情這才由陰轉晴,顯然對對方的處理方式很滿意,不過嘴上卻說道:“那可不行,我像是吃飯不給錢的人嘛,該多少就多少,老規矩,都記賬上,另外按照這些再給我來一份,打包帶走。”

    “好說,好說!”中年婦女笑著應道,然后又轉身進了廚房,沒過多久中女婦女就出來了,手上還提著一個白色的塑料袋。

    公鴨嗓男子接過東西,滿意的笑了笑了,然后大搖大擺地向門口走去。

    只不過剛走到門口的時候,對方臉色就是一變,慌慌張張地就要向一邊跑去。

    “站住,姓李的,你要是趕跑,等你回去看我不把你腿打斷!”結果剛邁開腿,就聽到一道響亮的怒吼聲。

    李大山暗道一聲晦氣,然后轉過頭笑呵呵地看向來人,“老婆,你怎么來了?”

    李大山的老婆,是一位身材肥胖,滿臉橫肉的中年女子,馬上就要入秋了,對方卻還穿著夏天的裝扮。

    在對方身后還跟著一個身材同樣肥胖的男子,對方穿的西裝革履的,頭上還打了發膠,如果不是對方一邊舔著棒棒糖一邊流口水的話,雖然胖了點,但看起來還挺像樣的。

    “老婆這是我給你帶的早餐。”李大山討好地向對方走過去。

    而原本站在店門口的老黃,在看到肥胖女人帶著她兒子走過來之后,原本心事重重的臉色就是要變,轉身就想店內走去。

    劉芳看著黃鐘向店內走去的身影,頓時有些急了,先是狠狠地瞪了李大山一眼,“看看你像什么樣子,整天不著家,早晚要死在那些女人的肚皮上,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然后看著黃鐘的身影大聲叫道:“黃哥,你別走啊,我今天來是是和你商量正事的!”

    “嘿嘿,怕老婆,沒種!”劉芳的兒子劉大壯,用拿著棒棒糖的那只手指著縮了縮脖子的李大山傻笑著說道。

    李大山狠狠地瞪了眼自己的傻兒子,有些惱怒地說道:“有你這么說自己親爹的嗎?”

    劉大壯興許是被李大山的表情嚇到了,立馬張開嘴巴哭了起來,“媽,他兇我!”

    一只腳剛跨入店面的劉芳,聽到自己寶貝兒子的動靜,立馬轉過身小跑著來到劉大壯身邊,先是一把推開了李大山,然后一邊幫劉大壯擦著眼淚,一邊細聲細語地安問道:“哦,好了,好了,兒子不哭,不哭,我們今天是來給你找漂亮媳婦的,要是哭花了臉,就找不到漂亮媳婦了。”

    “漂亮媳婦,我要漂亮媳婦。”一聽到漂亮媳婦,劉大壯立馬就不哭了,臉上有露出了笑容。

    看著這一幕,李大山突然覺得自己著傻兒子一點都不傻,反倒是聰明的很。

    安慰住了劉大壯之后,劉芳就拉著劉大壯的手一起向店內走去,李大山,知道自己今天是不能走了,不然還不知道這娘們,會怎么折騰他。

    所以也就跟著一起進去了。

    “黃哥,我上次和你說的事,你考慮的怎么樣了?”劉芳看著坐在自己對方的黃鐘,面帶笑容和聲細語地問道。

    黃鐘則是板著一張臉沒有說話。

    見對方沒有反應劉芳又繼續說道:“黃哥,你家黃玲那丫頭,也到了結婚的年紀了,我家大壯同樣到了結婚的年齡,我看他們兩挺合適的,上次我和你說這事,你說考慮考慮,行,沒問題,畢竟結婚也不是件小事,我給你時間考慮,但是現在過了這么久,你也應該考慮的差不多了,是不是該給我個回答了。”

    聽到這話,黃鐘依舊沒有說話,反倒是臉色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劉芳本來也不是什么脾氣好的人,如果不是因為自家兒子看上了黃玲,她才不會這么和顏悅色的和對方說話呢。

    既然對方如此不識抬舉,她也不用再裝了,“姓黃的,別以為老娘不知道你在想什么,黃玲那丫頭人是不錯,但我們家的條件你又不是不知道,光是這條街,包括你這家,我就有五家店面。”

    “再加上其他街道上的店面,林林總總加起來共有十三家店面,就這條件,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嫁給我家大壯,如果......”

    “砰!”劉芳的話還沒說完,黃鐘猛地一拍桌子,怒氣沖沖地說道:“既然那么多人想要嫁給你兒子,那你還來我家干什么,去找那些想要嫁給你兒子的人啊!”

    黃鐘突然發飆,倒是把原本咄咄逼人的劉芳嚇了一跳,黃鐘的脾氣是出了名的好,在這開店多年從來沒有和誰紅過臉,曾經有人嫉妒他們家生意好,故意把垃圾倒在他家店門口,他也只是笑了笑,然后把垃圾掃了。

    別說是劉芳了,就連黃玲的母親張蘭都被嚇了一下,“好了,好了,別生氣了!”

    張蘭先是安慰了下黃鐘,等到黃忠氣順了以后,又看向劉芳,“芳姐,我看這門婚事,還是算了吧!”

    劉芳雖然手上店面不少,但是依舊是住在這條街上,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張蘭也不想把關系搞得太僵,所以語氣比較和善。

    “啊~”原本坐在劉芳旁邊的劉大壯,聽到張蘭的話,將手中還沒吃完的棒棒糖,一把扔到地上,聲音由低到高地立馬哭了出來,雙腿亂蹬,像極了孩子索要玩具時的表現:“媽,我就要玲玲做我媳婦,我就要,就要。”

    “好好好!”看著開始撒潑的劉大壯,劉芳也沒有什么好辦法,只能好聲安慰道。

    然后轉過頭看向張蘭,語氣不善地說道:“怎么的,你是覺得我們家大壯配不上你們家女兒了!”

    原本被黃鐘嚇住了,劉芳就覺得丟了面子,但是黃鐘生氣的樣子確實有些嚇人,她一時也不敢說話,但是面對柔柔弱弱的張蘭,再加上劉大壯這么一鬧,她就沒那么客氣了,說話的語氣刺人得很。

    “不是,不是。”張蘭連忙擺手,想要解釋一下。

    但是劉芳根本就沒給張蘭這個機會,直接搶斷話頭:“當然不是了,我們大壯這么優秀,我看你們就是因為我開出的條件不夠好,你們要是覺得這間店鋪當做彩禮不夠的話,那我......”

    劉芳一咬牙,為了自己的兒子她也算是豁出去了,“那我,再加兩間鋪子,地方你們隨便選!”

    在劉芳看來,她之前拿出這間鋪子已經算是很有誠意了,這件鋪子雖然只有八十平米左右,但是如果拿出去賣的話,起碼能賣到一百萬,在這個小縣城,一百萬已經算是很大一筆數字了,多少人十幾二十年都賺不到這么多錢。

    在她心里黃玲也確實值這個價,黃玲不僅長得好看,性格也好,關鍵黃玲還是個正兒八經的大學生,明城大學雖然不是什么名牌大學,但也是一所重點大學。

    劉芳雖然有錢,但是卻大字不識幾個,劉大壯這個樣子也沒讀過什么書,至于李大山是個倒插門的上門女婿,也沒什么文化。

    也就是說他們家沒有一個文化人,這也是她的一個痛楚。

    她雖然住在這里,但也認識一些有錢人家的婦人,別看那些人平常和她在一起玩的時候,一口一個姐啊,妹啊地叫著,但都是看在錢的份上。

    背地里都說她是土大款,大老粗,一家子都是文盲,她聽的心里特別不是滋味,但讓她去讀書是不可能的,她一看書都犯困,讀個屁的書。

    劉大壯和李大山也別指望,一個不如一個。

    所以她就尋思著最好能找一個讀過書的兒媳婦,這條街上,適合做她兒媳婦的,也就黃玲讀的書多,要是以后能帶上黃玲這么個兒媳婦一起去參加那些聚會,她臉上也特別有光不是,最起碼她們家也不全是文盲了。

    最重要的還是自己兒子喜歡對方。
澳客竞彩足球